斬仙》 最新章節: 第一章重生了(上)(05-14)      第一章重生了(下)(05-14)      第二章身為劊子手(上)(05-14)     

斬仙267 神識太強也不好(下)

純陽宮高層現在對楊晨的態度是,只要是不涉及到楊晨安全的事情,一概照準,不問緣由。八一中文網
  聽說楊晨只是拜訪一下碧瑤仙島和青云宗,掌教宮主二話不說,大手一擺:“帶上佘奎謝沙,早去早回!”爽快的讓人咋舌。
  楊晨從海外歸來,有必要和青云宗解釋一下誤會,以免讓青云宗上下產生什么不必要的聯想。所以,楊晨的第一站,就是青云宗。
  因為之前收取洞府的事情機密,所以楊晨回來的消息,被嚴格的封鎖在純陽宮內部。剔除了梁紹明和一干叛徒之后,最近一段時期,宗門對弟子的掌控達到了一個全新的高度。在宗門內見過楊晨的弟子,幾乎全部都被告知要封鎖楊晨回來的消息。
  青云宗自然也不可能知道太詳細的消息,當楊晨出現在青云宗山門報上名號的時候,那幾個新的沒有見過楊晨的接待弟子,都是一副見了鬼的表情。還是在楊晨的提醒之下,才想起來向宗門報告
  楊晨是青云宗的貴賓,自然不用等著通報才能進去。楊晨也不客氣,直奔孫輕雪的居所,當孫輕雪接到消息的時候,楊晨已經出現在她的面前。
  “楊大哥!”見到楊晨的一剎那,孫輕雪登時無法控制自己的情緒,想都不想的,直接撲到了楊晨的懷中,放聲大哭,表現一如公孫玲當時。
  蒙著面紗,身著白色孝服的孫輕雪,近年來也闖下了諾大的名頭。出手之狠辣,對騷擾他的男子的不留情,讓她得到了一個雪仙子的名號。想來是小丫頭覺得自己當時拖累了楊晨,痛下苦功,而且放手開殺,所以才會這般的強悍。
  不過,當時的情形,的確和孫輕雪無關。只是小丫頭自認為宗門沒能替楊晨攔下那個大乘后期的駱元,所以小丫頭自責而已,其實當時孫輕雪被楊晨弄到昏迷,哪里有什么對不住楊晨的地方?
  孝服覆面的做法,讓楊晨尤為感動,所以,楊晨也主動的輕輕摟住了孫輕雪的腰肢,柔聲的安慰著,許久之后,孫輕雪才平靜下來。
  等到孫輕雪穩定住情緒之后,才愕然發現,師父以及宗主竟然已經都到了她這里,正在不遠處笑**的看著她和楊晨。小妮子登時再也無法壓抑羞澀,轉身逃回了屋里。
  青云宗的呂宗主,接到消息趕過來,一來是震驚楊晨如何從駱元手中逃生,二來卻是想要徹底的消除青云宗和楊晨以及純陽宮的誤會。
  當時的情形,楊晨只是飛速的過來將孫輕雪放下,什么話都沒有,青云宗一干人等根本不知道發生了什么事情。
  駱元連破兩道護山大陣,只是留下一個名號,一見楊晨逃跑,馬上追殺了過去,速度之快,無以倫比。就算是青云宗想要做些什么,當時以在場的幾位高手的速度,也追之不及,倒不是青云宗絲毫的不作為。
  楊晨當然知道當時的情形,事實上,如果不是孫輕雪在的話,楊晨也不會把駱元引到青云宗來。他當時的初衷是孫輕雪的安危,而不是把強敵引到青云宗借刀殺人。
  而且,以青云宗的立場,也沒有義務非要在那種情形之下替楊晨強出頭接下因果,畢竟不是本門的弟子。
  雙方都沒有要借機生事的念頭,自然溝通起來十分的融洽。而且青云宗事后補償純陽宮的做法,也十分的得當,充分變現了他們沒能在當時情形之下抱住楊晨這個貴賓的歉意。很快,楊晨就代表純陽宮和青云宗宗主達成了諒解。
  接下來,自然就是孫輕雪追問楊晨當時的情形。呂宗主和花婉婷長老同樣感覺好奇,一個筑基期的后輩,是怎樣在一個大乘后期的高手追殺下逃生的?在她們想來,似乎只有一種可能,就是楊晨投降,駱元大度,僅此而已,再無其他。
  當楊晨將自己當時的情形講出的時候,登時讓眾人瞠目結舌。楊晨竟然只是靠著一件飛行法寶,硬是把一位大乘后期的高手引到了一個要度劫的妖獸地盤當中,引起雙方爭斗然后自己悄悄逃走,這般作為,簡直是讓人難以置信。
  當然,楊晨沒有說有關藍影太多,只是說雙方爭斗起來之后,不關注自己這個小蝦米,順利逃脫。但即便如此,也足以引起呂宗主和花長老的震驚。她們宗門的筑基期弟子,可沒有楊晨這般的逆天。
  既然楊晨安然回歸,孫輕雪也除去了面紗,以后不再是白衣出現。楊晨當著呂宗主和花長老的面,也沒有隱瞞自己的打算,只等回去之后就閉關,沖擊金丹。
  “楊大哥,等你金丹的時候,我也會成就金丹!”這十幾年的磨練,加上四海玄珊液的效果,孫輕雪的修為增長驚人。聽的楊晨要閉關,當下也是馬上表達了自己會跟著楊晨的修為成長的意愿。
  呂宗主和花長老樂的看楊晨和孫輕雪修為相當,結伴而行,甚至連花長老都表示,這段時間也會大力的指點孫輕雪。
  這次會面,徹底的消弭了純陽宮和青云宗可能出現的裂痕,雙方皆大歡喜。宗門開心,楊晨開心,孫輕雪更開心,沒有比這更完美的結果。
  “去看看珊珊姐姐吧!”在楊晨打算離開的時候,很意外的,孫輕雪竟然勸楊晨去看看石珊珊:“珊珊姐聽說你的事情之后,很傷心,當天就蒙上了面紗為你守節。我還是第一次見到珊珊姐流淚。”
  石珊珊竟然為自己流淚?楊晨的心中,百感交集,也不知道該如何才能表達自己的心情。不過,本來就打算要過去看看石珊珊,這一趟,卻是怎樣都不會少的。
  不管是孫輕雪還是石珊珊,甚至假山公孫玲,楊晨發現自己竟然無法狠下心來拒絕她們,這讓楊晨非常的困惑,不知道該怎么辦才好。
  腦海中那個在飛梭上煮茶的身影,忽的清晰起來,好像怎樣都揮之不去。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