斬仙》 最新章節: 第一章重生了(上)(05-12)      第一章重生了(下)(05-12)      第二章身為劊子手(上)(05-12)     

斬仙27 可以開始了(下)

這個念頭一出現,杜謙就再也抑制不住后面的想法。他甚至已經看到了一大堆高手名宿被震驚的目瞪口呆的樣子,想到得意之處,杜謙忍不住哈哈大笑出聲。
  楚亨皺著眉頭看著杜謙如此放肆的在自己面前大笑,想了想還是決定忍下來。雖然大家地位差不多,但是現在杜謙正在調查楊晨遇襲的事情,要是讓杜謙非要往自己身上追可就不妙了。
  “楚師弟,既然楊老弟已經成了正式的外山門弟子,那么你之前的那些就一切休提。”杜謙很是豪放的丟下一句:“以后楊老弟在九壤山莊的修行,還要多多指點!”
  杜謙的要求,實實在在的是一點都不過分,楚亨身為傳功弟子,楊晨是外山門弟子,本就有教導的責任,楚亨哪怕是再對楊晨看不過眼,也只能點頭。
  送走了杜謙,楚亨立刻變了一副嘴臉。面對著楊晨,冷哼一聲:“楊晨,還是那句話,既然你勝了煉氣三層的弟子,那你就有煉氣三層的待遇。不過,你可以試試看,在九壤山莊里,還能不能找人考校!有不懂的地方,你倒是盡管可以來向我請教。”
  說到這里,楚亨身體微微前傾,甚至根本不在乎楊晨身后就是沈達他們四個仆人,放肆的說道:“不過,我可不能保證你用貢獻度換來的指點,都是對的!”說完,也不管楊晨什么態度,哈哈大笑一聲,自顧自的走了出去,身形一晃,消失無蹤。
  沈達四人自然聽到了楚亨的話,看著楊晨,忽的多了一層擔憂。如果楊晨不能得到傳功弟子的親自指點的話,那豈不意味著修行上的很多問題都無法解決,至少在修行的速度上,將會被遠遠的拉開。
  楊晨聽著楚亨的話,實在是想翻幾個白眼。自己堂堂的一個大羅金仙,難道還需要你一個筑基期弟子的指點?饒是他已經算是久經大陣仗,也不由得為楚亨這種小丑一般的表演搖頭嘆息。
  這一聲嘆息,停在身后四個仆人耳中,卻又是另一種味道。不過,之前楊晨的表現還是給了他們很大的信心,既然他能指點上官峰和汪元,說不定筑基根本就不是什么瓶頸,需要的只是時間而已。況且,有千年的玄陽果,似乎所有的問題全部都不是問題。
  不管怎樣,楊晨總算是進入了九壤山莊,也算是進入了純陽宮的外山門弟子的行列。距離筑基之后拜入師父門下,再次的近了一分。
  九壤山莊的藏經閣,儲藏了在筑基期以下所有的修行法訣和各種各樣的煉丹煉器手法,甚至還有許多前輩高人留下的修行心得。只要是純陽宮的人,不管是外山門弟子,還是那些奴仆,都可以進入藏經閣翻閱。
  不過,并不是誰都可以隨時隨地的進入藏經閣無限期的翻閱。到了這一步,所有的權限,就和門派貢獻度相關。只有為門派做出了相應的貢獻,門派才會給予相應的待遇。而且,不僅僅是在藏經閣翻閱,請教傳功弟子的時候,同樣需要門派貢獻度。
  當然,每個月正式的弟子都有月例,全部都是用晶石來發放。而奴仆就沒有這么好的待遇,只有少量的晶石。但不管是正式弟子還是奴仆,想要貢獻度,都需要為門派做事才能夠得到。
  一個門派發展需要的東西很多,煉丹煉器需要的各種各樣的材料,甚至是晶石,全部都可以用來向門派換取貢獻度。如果手頭不方便的話,那么替門派辦事,做苦工出力,例如照顧藥園,幫忙控火煉丹,提純材料等等,都可以賺取到門派貢獻度。
  楊晨初來乍到,自然是貢獻度為零。不過這對楊晨來說,根本就不是什么問題。
  只要進了九壤山莊,就意味著可以在純陽宮的門派勢力范圍之內自由的行走,不受驛秀山莊那種不能離莊的限制。而周圍也有一兩個小規模的坊市,筑基期以下的,需要什么東西,除非是特別稀有的東西,否則基本上都可以在坊市里交換到。
  楊晨直接用自己在驛秀山莊內分到的一斤下品晶石,換取了十點的貢獻度,然后得到了在藏經閣翻閱一個時辰的資格。
  藏經閣之內,全部都是玉簡,而不是驛秀山莊的書本。不管是外山門弟子還是奴仆,都已經修出了神識,可以直接用神識閱讀玉簡。而玉簡不但閱讀起來方便,而且可以記錄數量龐大的資料,比書本不知道好了多少倍。
  進入藏經閣,楊晨開始放開神識,挨個的尋找起自己要找的東西。這次他要找的,是一片《煉丹初解》的玉簡。這片玉簡上,記錄了真正的煉丹術的基本概念和兩個最基本的單方。楊晨需要的,就是這個。
  有了這個《煉丹初解》,楊晨就可以堂而皇之的“學會”煉丹之術,然后就可以光明正大的煉制出一些低級的丹藥,進而能夠換到更多的門派貢獻度。有了大量的門派貢獻度,楊晨就可以接觸更多的修行法門,自己的修為提升,也就順理成章。
  由不得楊晨不謹慎,各門派對自己的功法傳承,十分的看重。楊晨如果不想在拜入師父門下之前被當做臥底或者別有心思的人干掉的話,就必須走出一條合理的修行道路來。為了師父,楊晨可以隱忍一切。
  在半個時辰的尋找之后,楊晨終于找到了想要的東西。隨后,楊晨在藏經閣內興高采烈的大喊大叫起來,甚至驚動了管理藏經閣的一位筑基弟子,被大大的申斥了一番之后,趕出了藏經閣。不過,楊晨“學習”到了《煉丹初解》的玉簡,幾乎已經人盡皆知。
  看著這一切布置完全按照自己的劇本演了下去,在自己的房間里,楊晨終于發出了快樂的笑聲。今后的一切,終于可以踏上正途,再也不用擔心露出什么馬腳。就算楊晨表現的再出格,放在門派的高層眼中,那也只能是天縱奇才,大有培養潛力。舉派上下,都應該歡欣鼓舞才對。
  ————
  狂求推薦收藏,謝謝大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