斬仙》 最新章節: 第一章重生了(上)(05-07)      第一章重生了(下)(05-07)      第二章身為劊子手(上)(05-07)     

斬仙271 和師姐一起修行(下)

陰陽焚天火丹剛成型不久,還十分的脆弱。八一中文網這個時候不管是用來戰斗還是用來煉丹煉器,都不是什么好主意。只有等陰陽焚天火成長到了一定的地步,才能夠完成這些任務。
  讓陰陽焚天火成長的唯一辦法,就是吞噬其他的火種。當然,低級的陰陽焚天火想要吞噬高級火種,例如太陽真火太陰真火之類的,那就只有一個結果,被這些高級火種煉化。所以,吞噬也只能從低品級的火種開始,慢慢壯大自身。
  一品火種,的確是陰陽焚天火的最好補品,在吸收了剩下的一品火種之后,楊晨體內的陰陽焚天火已經開始慢慢的變得強悍。
  楊晨體內,本來就有幾十種二品火種和三品火種融合的陰陽火,之前全部都做了陰陽焚天火的基礎,這也讓楊晨現在的陰陽焚天火比普通臥成型的火種要強悍許多。
  在吞噬了所有的一品火種之后,再吸收二品火種,自然也就沒有太多的障礙。現在楊晨已經不用太過刻意的去控制吸收,全部都是陰陽焚天火自發的在完成整個過程,比起之前完全需要楊晨來控制,簡單了不是一點兩點。
  至少楊晨無需再去控制火焰,生怕火焰的融合會引來爆炸,這一切,陰陽焚天火已經完全沒有這種擔憂,這種火焰的特性,除了焚天之外,就是吞噬。吞噬各種各樣的火焰,只要在它的品級許可范圍之內。
  或許完全由一品火焰組成的初級陰陽焚天火只能夠自動的吸收一品的火焰,但是,只要吸收了兩種以上的二品火焰,丙火丁火齊全,初級陰陽焚天火就能夠自動吸收二品火焰。當然,楊晨在吸收的時候,也要稍微注意一下陰陽平衡就行。
  現在的陰陽焚天火,可是包含了幾種三品火焰的,早已不是初級,所以,二品火焰完全就是自動的在吸收融合。唯一需要楊晨控制的就是,蘊靈爐里面的火焰要適時的切斷,免得蘊靈爐的火種被完全吸收干凈。
  楊晨體內的兩條火龍,就在楊晨的瘋狂吸收之下,開始了緩緩的變化。每吸收一種火焰,火龍的顏色就變化一分。紫色的火焰,越來越濃,而青色的火焰,卻是越來越淡。
  當然,這個變化只是趨勢,區區二品火焰,充其量也就是讓初級陰陽焚天火不再那么脆弱而已,距離真正脫胎換骨的變化,還差的很遠。
  楊晨身上有數十種二品火焰,但即便是陰陽焚天火自發的吸收,也依舊還是花費了楊晨至少半年的時間。哪怕一切都可以省下來,但是唯有時間是始終無法替代的。
  當二品火焰的數量超過了八八六十四種的時候,楊晨體內的靈力再次發生了變化。火屬性靈力又一次開始提升。
  不過,這一次,丙火丁火開始完整的平衡起來。首先是丙火靈力達到了筑基九重的境界,隨后,在陰陽焚天火似乎再次踏上一個臺階的變化中,丙火丁火兩種靈力開始了再一次的提升。
  陰陽焚天火的兩條火龍,比起原本的那個雛形,生動了許多,越發的像龍,甚至于楊晨能夠勉強的分清楚哪是頭哪是尾。
  讓楊晨詫異的是,原以為陰陽焚天火是兩條火龍頭對頭尾對尾的,現在才發現,完全不是這樣,紫色的火龍和青色的火龍竟然是頭尾相接,各自的腦袋碰著對方的尾巴糾纏在一起。
  丙火靈力和丁火靈力在兩條火龍的瘋狂卷動之下,如同沸騰了一般,在楊晨的經脈之內流轉著,攀升著,似乎只是短短的瞬間,就將楊晨的兩種靈力集體推到了筑基十重,這已經是筑基巔峰的地步,只差臨門一腳,就可以跨入到金丹期。
  其他的幾系靈力,在火屬性靈力的帶動之下,也開始了連帶性的提升,筑基七重,集體的提升到了筑基八重的地步才穩穩的停下來。
  陰陽焚天火的變化和靈力的提升,不可避免的帶來了識海的變化。仿佛與楊晨體內的兩條火龍在呼應一般,識海中的兩條火龍,也變得清晰了許多。唯一和楊晨體內不同的是,識海當中的兩條火龍,是盤繞在一根蓬萊神木的參天大柱之上的。兩條火龍將蓬萊神木直接變成了一根泛著兩種顏色的火柱。
  神識不出意料的再一次的暴漲,從元嬰初期的地步,直接沖到了元嬰中期的頂點,堪堪停在這個點上,沒有向前一步,否則的話,楊晨就不得不再次面對神識分裂的困境了。
  好險,楊晨也是偷偷的抹了抹自己頭上的冷汗。幸虧停在了這個點上,要是再進一步,那就麻煩了。現在這個點上臥丹好,下一次,楊晨晉升金丹,也許就能夠解決很大的問題。
  長吁了一口氣,楊晨停止了修行口這一次,陰陽五行訣集體提升一個等級,雖然只是短短的半年時間,但是接下來楊晨卻必須要再次停下來鞏固修為。
  這是無法省略的步驟,如果楊晨還想要以后有長期的發展的話。原本按照普通的修行方法,楊晨是不可能有如此快的提升速度的。但是,今生楊晨超強的御火能力,讓他有了這么一種近乎作弊一般的提升方式。
  通常就算是和楊晨一樣的火修,最多也就是能吸收一種火種,像楊晨這般數百種火種瘋狂吸收的,絕無僅有,可以說是前無古人,后無來者。再沒有人能夠比楊晨的這種修行方式更快。
  高月公孫玲雖然號稱是在閉關,但實際上采用的卻是完全不同的方法。除了在這靈力充溢之地閉門修行之外,她們鞏固修行的方式,就走出去和妖獸戰斗。
  但楊晨和這些低品級的妖獸戰斗,對于楊晨來說,并沒有太多的經驗可取。所以,接下來楊晨的鞏固修為的方式,又回到了楊晨擅長的方面上來。
  這一次,楊晨選擇的是煉器,為自己再次煉制一柄大陰陽五行的飛劍,甲木飛劍。大陰陽五行飛劍,楊晨已經擁有了兩柄。一柄是內定的丙火飛劍明光劍,一柄是乙木飛劍血妖藤劍。現在楊晨就要開始甲木飛劍的煉制。
  煉制甲木飛劍,再沒有比蓬萊神木更適合的材料,這是楊晨從得到了蓬萊神木之后就早已經定下來的事情。不過當時楊晨的修為低,而且蓬萊神木剛剛移植到藥園當中,還沒有完全的成熟,所以一直沒有進行。
  現在,蓬萊神木在藥園的滋潤之下,長勢十分的良好,而且經過了雷霆石榴的間接滋養之后,更是顯得郁郁蔥蔥。
  老樹妖桂山友只是吸收了一株蓬萊神木,修為就直線躥升,到現在,楊晨都已經無法判斷老樹妖的修為到底走到了大乘中期還是更高。
  完全成熟的蓬萊神木林當中,有一棵是最粗壯的,那是楊晨在精心挑選之后,特別用甲木靈力和戊土靈力滋養過的,也是楊晨為自己的甲木飛劍選擇的主材。
  一棵完整的蓬萊神木,被楊晨連根挖起,所有的旁枝末葉都被楊晨細心的處理掉之后,只留下筆直的枝干和那根粗壯的主根。
  如同血妖藤飛劍一樣,蓬萊神木飛劍,也需要用到神木的主根。事實上,木系飛劍用這樣的方法處理是最好的,保留主根,就保留了木系飛劍今后成長的可能性,也是飛劍以后能升級的關鍵。
  很少有人會如此奢侈的用一整株的蓬萊神木煉制飛劍,不是不想,而是不能。蓬萊神木的珍貴,哪怕到了靈界,也是讓人咋舌的。
  長長的枝干加上主根,足足有十丈長短,兩人合抱粗細。楊晨卻仿佛沒有看到這個長度一般,雙手開始施展出一個一個的法訣,向著自己面前的巨木打去。
  每一個法訣當中,都蘊舍著強大的甲木靈力。每一道法訣擊中巨大的樹干,似乎都會讓那支巨大的枝干稍微縮小那么一點。
  這個過程,楊晨做的異常的仔細和辛苦。以他現在的修為,甚至于每打出一個法訣,全身的甲木靈力都會被抽空。楊晨不得不靠著強大的恢復能力和地下濃郁的地脈靈力,這才能夠勉強的支撐下來。
  這一道法訣當中,至少包舍了數十個微型的陣法。也幸虧楊晨有著元嬰中期的強悍神識,而且神識之凝練,前所未有,這才能夠完成這般困難的法訣。
  連著幾百個完全不同的法訣打出,那支巨大的蓬萊神木樹干已經縮小了幾乎有一倍。
  但對于楊晨來說,依舊還是一個龐然大物。
  后面的法訣似乎更加的負責,也更加的耗費精力。每打一叮工,楊晨都要休息許久。恢復靈力是一回事,甚至連神識也不得不要靠三清訣來恢復一次才能夠繼續。
  要把巨大的蓬萊神木樹干煉制成普通的飛劍大小,光是這一步,就要耗費楊晨巨大的努力。
  眼看著巨大的蓬萊神木越來越小,而楊晨的法訣也打的越來越慢。原先大概只要小半個時辰,現在卻要至少半天才能夠打出來一個。
  縮小的蓬萊神木樹干上,現在已經閃現出一陣耀眼的光芒,甚至于連高月和公孫玲都已經驚動,過來看個究竟。
  看到楊晨正在心無旁鶩費力的打出法訣,兩女也都知道是怎么回事,誰也沒有打擾楊晨,只是遠遠的找了個能夠看到這邊的地方,繼續她們的修行。不過每次修行完畢之后,總會關注一次楊晨這邊,確保他沒有什么問題,這才會繼續。
  楊晨已經沒有什么時間的概念,只知道,自己要把眼前的這一根巨大的樹干煉制成自己的甲木飛劍”而眼前的這一步,就是打造劍胚,這是無法省下的水磨工夫。
  盡管對于楊晨來說,修為更高的時候做這件事情,耗費的時間更短,把握也更大,但是,楊晨卻不想把時間浪費在和妖獸的戰斗上。煉制甲木飛劍劍胚的過程,本身就是很好的鞏固現在自身修為的過程。
  整整有三年的時間,楊晨就在這個最磨練人辛苦和意志的過程當中,幾乎沒有做別的事情。每天就是行功恢復靈力和神識,然后打出法訣。
  數千個法訣,將整個甲木飛劍劍胚全部都均勻的包裹了起來。現在劍胚已經縮小到了六尺長短,手腕粗細,正是飛劍劍胚最合適的尺寸。
  當最后一個法訣打出的時候,原本被耀眼的光芒包裹著的甲木飛劍劍胚,忽的收斂了所有的光芒,現出了本體。
  一支縮小的蓬萊神木的主干主根,全身布滿了細微的密密麻麻的符文法訣,橫在楊晨的面前,就如同一根普通的木棍一般。
  畢竟只是劍胚,甚至連劍鋒都沒有開口楊晨伸手抓著這支劍胚,感受著那種飛劍和自己心神相接的感覺,心中一陣滿足。
  這支劍胚,明顯是用和蓬萊神木一脈相承的甲木靈力淬煉了足足好幾年,這才會有這樣的效果。經過這一次粗胚的煉制,楊晨接下來就可以進一步的精心雕琢,將甲木飛劍變成自己想要的模樣。
  “這是什么?”公孫玲的聲音從一邊響起,她早已看到楊晨這邊沒有了動靜,飛快的趕到了這里,好奇的問道。
  “飛劍的劍胚。”楊晨轉身給了公孫玲一個親密的微笑,這才回答道。
  不知逍怎的,看到楊晨的這個微笑,公孫,玲竟然臉色一紅,不知道想到了什么讓她感覺羞澀的事情。
  “你還會煉制飛劍?”公孫玲沒有見識過楊晨點評王永革祖麒磷飛劍的過程,自然對楊晨竟然煉制飛劍感到十分的差異。
  “很奇怪嗎?”楊晨看著公孫玲,心中一陣好笑,口中卻繼續說道:“別忘了,我的師父可是純陽宮少有的煉器大師啊!身為弟子,怎能不會煉制飛劍?”
  “你可別忘了,我們的本命飛劍你可是拍xiōng脯包了的。”高月的聲音也從另一邊響起,她也從未放松過關注楊晨,幾乎是和公孫玲同時趕到的。聽著楊晨回答公孫玲的話語,高月及時的插嘴進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