斬仙》 最新章節: 第一章重生了(上)(05-14)      第一章重生了(下)(05-14)      第二章身為劊子手(上)(05-14)     

斬仙281 最后的分身意識(上)

前世楊晨只是知道事發的當天,天地出現異象,但是太天門具體在什么地方布置的接引陣法,楊晨卻是不清楚,其他書友正常看:。說不得,也只能在整個太天門的地盤內尋找了,書迷們還喜歡看:。
  不過,這可不是一個簡單的活,至少楊晨現在還沒有觸碰到太天門的護山大陣。一旦楊晨在地下觸碰,絕對會引起護山大陣的反應,到時候,讓太天門提高了警惕,那可就得不償失了。
  幾乎是小心的躲避著太天門在這里布置下的一切陣法,楊晨小心的繞著太天門的外圍幾乎走了個遍,都沒有發現到底是哪里才合適布陣。
  想要進入太天門的山門之冉,不管怎樣都會觸發陣法的。楊晨并不是精通所有的陣法,至少這種護山大陣楊晨就不擅長。
  無聲無息的進入顯然不可能,突然的穿破護山大陣,更是不可能,一定會引起陣法的攻擊,那簡直就是自投羅網,告訴太天門中人自己在什么地方。好容易隱匿了這么長的時間,楊晨可不想功虧一簣。
  楊晨一定要讓太天門吃一個悶虧,讓他們蒙受巨大的損失之后,還無法找到任何的蛛絲馬跡。這就需要楊晨百倍的小心,不露出任何的破綻。
  小心翼翼的繞了一圈之后,楊晨幾乎沒有絲毫的辦法。只要是從地下進入,一定會引發護山大陣,這讓楊晨很是苦惱。
  忽的,楊晨腦海中靈光一閃,隨即臉上露出了苦笑。自己實在是太執著于不露絲毫破綻以至于都鉆到了牛角尖里。
  從開始楊晨就想著是不讓任何人看到進入到太天門當中一直圍繞著這個在想辦法,以至于楊晨竟然忘記了自己修行過的那個和妖獸溝通的妖族御獸決。
  妖族御獸決可以讓楊晨和有靈智的妖獸溝通,不過那是楊晨在修為低的時候的用處口現在楊晨已經凝丹,按照御獸決的描述,自己完全可以控制一個普通動物的行動,同時還能夠和控制的動物共享視野。
  護山大陣會對一切有靈力的生物有反應,除非是拿著宗門令牌的人才會被認可,其他書友正常看:。而宗門令牌一定要用精血祭煉,旁人根本就無法冒充。但是,這并不包括普通的動物沒有靈力的動物,是不會被護山大陣影響的。
  這個是護山大陣的設計考慮,沒有任何靈力的動物,自然也不具備能破壞護山大陣的能力,所以從設計之初,這種類型的陣法就從沒有針對過普通的動物。
  適合的動物十分好找,楊晨輕而易舉的就抓到了飛翔的麻雀。對付這種絲毫沒有神識的麻雀,楊晨只用了一次御獸決,就成功的控制了一只。
  隨后,楊晨控制著麻雀飛上了天空天搖大擺的竄進了太天門的護山大陣之內。三清訣修行的強悍神識,只留下一絲在遙遙的控制著麻雀,沒有引起護山大陣的任何響動。
  內山門核心地區,楊晨根本就不用去看。那里的建筑物排列的密密麻麻,地下靈脈集中的地方,都是修行的好地方,就算是太天門,也沒有財大氣粗到分割出一塊地下靈脈來專門布置接引陣法。
  楊晨留意的是那些空曠的能夠放得下接引陣法的地方。控制著麻雀,楊晨幾乎將太天門山門內那些宴曠的地方看了個遍。
  讓楊晨奇怪的是這么多的地方,楊晨竟然沒有發現一個地方是有布陣跡象的。這很讓楊晨不解,難道太天門的接引陣法是早已經做好的陣盤或者陣旗?只要用的時候隨時拿出來就可以?
  不死心的楊晨再次控制著麻雀飛了一遍,仔仔細細的檢查每一片地方,足足花了兩個月的時間。
  接引陣法需要一片巨大的平地,太天門的地盤上,符合要求的地方,幾乎就沒有。唯一在一個山谷之內看到的,卻是面積有些小,根本無法徹底的展開接引陣法。
  莫非太天門將接引陣法布置在了地下?這個倒是很有可能的事情。不過很快楊晨就否決了這個想法。接引陣法發動的時候除了意識載體之外,上面的任何東西都會灰飛煙滅。太天門不是第一次做這種事情,怎么會選擇能干擾到分身下界的地下?
  一定是有什么地方被自己遺漏了。楊晨又一次控制著麻雀,從太天門最開始入山門的路口開始,再次探查起來。
  一條大路走進去,迎面就是巨大的山門牌樓,隨后進去就是進行弟子測試的廣場,也是接待各方賓客的宗門山門所在,楊晨就曾經在這里被扔出來。
  再然后是分布在幾個區域的外山門弟子所在的山莊,幾條道路連接,周圍都是群山環繞”再進去就是太天門的內山門所在。
  忽的,楊晨心中一動,山門牌樓進去之后那個弟子測試的廣場。如果把那些接待賓客的房舍都去掉的話,豈不是一個足夠的場所?
  陣法布置在這里,平常這里有什么強大的靈力波動,也只會讓人誤會是太天門的護山大陣的波動,絕不會懷疑這種眼皮子底下還有什么貓膩。
  使用的時候,只要提前閉門謝客,將這些房舍拆除,就是一個巨大的接引陣法,隨時可以使用。在客房的不遠處,就有一位大乘期高手常年坐鎮,一方面為了保護賓客的安全,另一方面也是防止有什么人搗亂。
  歷數幾個大門派,就只有太天門有這么大手筆的布置。看起來是對賓客的尊重,但一位大乘期高手常年坐鎮,何嘗不是在守護著接引陣法?太天門的布置,果然是獨具匠心。
  發現這一點之后,楊晨也終于露出了微笑。只要知道了陣法所在,剩下的事情就簡單了許多。接引陣法只有那么幾種,楊晨幾乎都知道,只要用一點簡單的手法,就能夠輕易的判斷出到底太天門使用的是哪一種。
  最讓楊晨開心的是,直到目前為止,還沒有任何人注意過一只飛在天空的普通麻雀。這也意味著,楊晨所做的一切,都還是神不知鬼不覺。
  求推薦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