斬仙》 最新章節: 第一章重生了(上)(05-14)      第一章重生了(下)(05-14)      第二章身為劊子手(上)(05-14)     

斬仙282 太天門欲哭無淚(上)

楊晨并沒有告訴掌教宮主或者師父他們中的任何一個,自己要做什么事倩。楊晨不想因為他們的期待或者擔心什么的,讓太天門發現了端倪,暴『露』了線索。現在的純陽宮,還無法和太天門面對面的對抗。
  不過,楊晨這一次離開純陽宮的時候,卻向公孫玲借了那面幻陣的陣旗。接引陣法畢竟需要一大塊的空地,劇烈的靈力波動,不用幻陣掩飾的話,不管在哪里,都會有人發現的。更新盡在]
  當然,選擇的地點,要距離太天門足夠遠。就算太天門發現了異常,距離太遠,他們想要阻止都來不及。
  一旦太天門的陣法出事,肯定可以藉由兩個陣法同樣的靈力震『蕩』找到楊晨布置的接引法陣的地點。等他們趕到的時候,這里絕對連『毛』都不剩下一根。
  空地很好找,靈力有楊晨的極品靈石支持,布陣毫無問題。但在布陣之前,楊晨先用幻陣將包括選定的空地在內的一大塊空地全部都圈了進去。從外面看,這里就是一片突起的山崖,什么都沒有。
  幻陣當中,楊晨首先布置了一個聚靈陣和一個隔絕靈力波動的陣法,以免引起懷疑。反正在幻陣之內,楊晨也不怕被人看到。
  接下來,楊晨才開始布置接引法陣。這陣法楊晨在仙界曾經研究過,有一段時間,玄天門的人甚至打算犧牲楊晨的修為來啟動法陣,所以他也研究的很透,絲毫不亞于那些陣法大家。
  陣法極其的繁瑣,楊晨一個人,又要側量,又要準備布陣的材料,又要精確的稱量材料還要將材料煉制成合適的形狀,又要在合適的地方精確的布置陣法,哪怕楊晨對陣法已經十分熟悉,但還是花費了很長的時間。
  巨大的陣法一點一點的成型,谷種材料制作的符文已經安放在合適的位置,各種關鍵節點也都連接完畢,到最后,只剩下安置一個極品靈石的嵌槽,只要裝入極品靈石,然后激發,就能夠順利的啟動陣法。
  做完這一切,足足花了楊晨三年的時間。一切都已經準備完畢,楊晨這才停下手來。
  現在楊晨不敢啟動陣法,生怕和太天門的陣勢引起共鳴,被太天門的人發現端倪。接下來的時間,楊晨就要去各地游『蕩』,制造自己的不在場證明。
  離開的時候,楊晨將穹頂大殿罩在了接引陣法之上,放置在幻陣之內。這樣即便有人發現了幻陣,進入到里面,也無法破壞接引法陣,除非能夠在楊晨趕到之前破掉穹頂大殿的劍陣。
  隨后楊晨的身影就出現在各個地方,不少坊市上都出現過他的身影。當然,楊晨出現在各種坊市拍賣場上,全部就只買兩種東西,一種是火種,一種是煉丹的『藥』材,讓人們越發的認定楊晨就是一個煉丹師。
  當然,楊晨每一次都是出手購買之后就馬上離開。反正楊晨現在有一件快速的飛行法寶也不是秘密,駕馭飛梭,很少有人能夠堵得到他。
  為了給太天門制造一些假象,楊晨甚至大搖大擺的在太天門外圍的方式出現過一次,時間就在楊晨記憶中法陣啟動的前兩個月。
  太天門果然如同前世一般,提前三個月就開始放出消息,他們將要重修山門,原本的山門這邊,謝絕來客。再來拜訪太天門的客人,改為另一個方向的客舍。
  山門車久失修,每過百年修草一下十分的正常,除了楊晨,沒有人覺得不妥,甚至連太天門的一些弟子們也都是這樣天真的以為,根本就不知道宗門的深意。
  從太天門離開,楊晨就飛快的趕到了自己布置的接引法陣這邊,靜靜的等待著,等待著法陣開啟的那個時候。
  楊晨選擇的地方人跡罕至,周圍數百里之內凡乎就沒有什么人煙。在動手之前的一天,楊晨已經準備好了一切,萬倩的五個女徒弟也已經各自在接引大陣的一角上坐定,只等著陣法開啟,而楊晨開始掐著手指計算著時間的到來。
  時間已經入夜,快要到午夜時分的樣子。楊晨右手拇指在其他手指上一一的點過來,倏地停在了食指上。
  就是這個時間,楊晨的左手早已經拿好了那顆極品靈石,在時間到的剎那,楊晨就把極品靈石放在了那個嵌槽上,隨后靈力開始激發。
  轟,整個大陣瞬間被點燃,黑夜的大地上仿佛突然之間點亮了一個巨大的火把一般,將周圍的山崖照耀的閃閃發亮。
  一連串的電光開始在接引大陣之內不停的游走著,午夜的天空中,仿佛突煞出現了一個黑洞一般,這黑洞只是出現在接引大陣的上方,就懸停在大陣的上方不遠處的樣子。
  如果從遠處看的話,根本就無法發現這個黑洞的存在。這也是為什么太天門和其他門派已經做過凡次意識分冇身下界卻沒有被人識破的原因。
  黑洞的形狀很是奇怪,看起來就像是一個半圓,在接引大陣的上方,開始緩緩的下降口半圓的角上,開始垂下一根黑『色』的絲線,直接向著陣法當中的某個女子的口中飛去。
  從黑線進入女子口中開始,天空中的半圓就開始慢慢的改變著形狀,緩緩的變得越來越圓,就好像原本是一個整圓,少了一半,現在正在補充回來一樣。
  而在距離上萬里之外的太天門廣冇場上,零星的站著凡個人影。這里的接引大陣,同樣開啟著,一開始也是同樣的景象。只是,半圓出現的剎那,凡個站在旁邊的太天門高層全部都皺起了眉頭。
  以往出現的,可是一個整圓啊,這次怎么會是一個半圓?誰也不知道發生了什么事情,大家面面相覷。
  當半圓上垂下一根黑線,進入到載休修士的口中的瞬間,黑線仿佛受到了什么驚嚇一般,猛地抖動了起來。
  隨后,接引大陣上方的半圓,開始慢慢的消失,不一會就變成了一個彎月。
  “這是怎么回事?”太天門的門主已經忍不住驚叫起來。
  求收藏!(未完待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