斬仙》 最新章節: 第一章重生了(上)(05-18)      第一章重生了(下)(05-18)      第二章身為劊子手(上)(05-18)     

斬仙29 用不上的丹很重要(下)

金丹宗師駕臨,整個九壤山莊都開始雞飛狗跳起來。誰會想到好好的山莊里會來一位金丹宗師,而且一來就要見一個剛加入九壤山莊的外山門弟子?楚亨作為傳功弟子,也算是九壤山莊的半個主事人,早就恭恭敬敬的候在不遠處。聽到朱辰濤竟然要見楊晨,饒是他已經是筑基期的修為,也不由得心中一震。什么原因,能讓一位金丹期的煉丹宗師如此著急的見一個外山門弟子?
  心中雖然有疑問,但是楚亨臉上不敢表達出一絲的不滿,飛快的吩咐著,命令一個弟子去找楊晨,要他馬上過來。開玩笑,金丹期的宗師,總不能親自屈尊降貴去見一個外山門弟子吧?
  楊晨正在規律的修行,他這段時間的生活十分的平靜。在外人看來,楊晨不過就是每天很準時的打坐練功一周天,隨后就是在山莊當中沒事看來看去,一副游手好閑的樣子,誰也不知道他到底在看什么。有時候,則是用好不容易掙來的門派貢獻,換到在藏經閣閱讀的時間,將門派貢獻揮霍一空。
  每天只打坐練功一周天,在無數人的眼中,這已經是懶惰到了極限,再沒有比他更懶的外山門弟子了。加上楚亨有意無意的態度,除了楊晨的四個奴仆,其他人根本沒人會理會。
  甚至連剛剛閉關出來的孫海敬,對楊晨也沒有了以前的那種仇視。一來,他修為更進一步,心境似乎也有些放開。二來,和一個如此憊懶的人計較,沒得失了身份。楊晨表現的越是懶惰,以后的威脅越小。
  沒有人知道,楊晨每次雖然只是功行一周天,但事實上卻是陰陽五行訣正逆全部功行一周天,而且每次行功之前,楊晨總是要吃下一顆玄陽果的果肉。
  千年玄陽果的果肉,其中蘊含的強大到讓人流口水的靈力,在楊晨的正陰陽五行訣相生的情形之下,一個周天之內,就足以把楊晨的修為直接送到煉氣二層的境界。即便如此,龐大的藥力還是無法全部吸收。
  但楊晨絕不會滿足于這種靈力暴漲的境界提升,緊接著的一個逆五行相克,則會飛速的將體內暴漲的靈力瘋狂的相克抵消,只留下最純凈的那一部分連五行相克都無法徹底抵消的精華。這一個陰陽五行相克,卻是生生的將楊晨的修為又打回煉氣一層。
  經過這一個正逆陰陽五行的循環,楊晨體內的靈力,每天都在按照一種勻速的量在提升。不過楊晨知道,這樣的提升,全部都是精華中的精華,甚至根本不用擔心到了煉氣巔峰之后為了筑基,不得不將體內駁雜不純的靈力再次提純的麻煩。
  無數人在煉氣巔峰的時候被卡住,也正是因為前期為了加速的沖擊煉氣巔峰的境界,使用了各種各樣的可以提升法力的辦法,導致體內的靈力只是量足夠,但是質卻遠遠不足。而楊晨則完全沒有這樣的問題。
  當然,楊晨現在外在的表現是火屬性的靈力,自然楊晨會著重的將火屬性的靈力表現的多一些。在徹底的消化完玄陽果的藥力之后,楊晨總會控制著將丁火屬性的靈力特意的體現出來,給人一種火氣繞身的感覺。
  每天有這一個完整周天的行功,對楊晨來說已經足夠。自然修行不用玄陽果的話,每天練功吸收的靈力,幾乎可以忽略不計,楊晨自然不會費那等功夫。在外人看來,他便成了一個憊懶之人。
  “一味苦修,并不是正道。”沈達幾人自然也很疑惑,之前楊晨可不是這樣的懶散之人,怎的到了九壤山莊之后就好像換了一個人一般。對此,楊晨卻是這樣解釋的:“如果苦修有效的話,門派為何還要鼓勵弟子外出巡游,煉丹煉器,甚至在門派內打雜來換取門派貢獻,還不就是讓弟子們修行的時候張弛有度?”
  沈達何蓮等人,現在也被楊晨影響,每天只修行九個周天,這是楊晨告訴他們的極限。剩下的時間,則除了伺候楊晨之外,就是在九壤山莊各處打雜,換取門派貢獻。楊晨主仆,也成為了九壤山莊當中很是特殊的幾個。
  朱辰濤要找楊晨,自然有弟子馬上將楊晨叫了過來。正好此時楊晨正在閑逛,聽到相召,急忙趕了過來。隔的遠遠的,楊晨就感覺到了一股非同尋常的氣息,隱隱約約的透露出一股君臨天下一般的氣勢。
  發現這股氣勢,楊晨心中一動,面上卻沒有任何異常,飛快的跟著領路的弟子,來到了藥堂。
  朱辰濤并沒有刻意的完全收斂自己的氣息,只是自然的散發著。盡管如此,金丹宗師的氣勢,還是讓人不由自主的會產生一種想要頂禮膜拜的沖動。伺候在這里的弟子們,此刻全部都是大氣都不敢出,滿懷敬仰的看著中間的朱辰濤。
  “楊晨,還不拜見師叔祖?”還隔著老遠,楚亨的喝斥聲就傳了過來。
  楊晨卻也不敢怠慢,遠遠的就恭恭敬敬的沖著朱辰濤拜倒在地,還沒等他開口,朱辰濤的身影已經一晃來到了他面前,將楊晨一把揪起,大聲的問道:“你就是楊晨?這尋氣丹,可是你煉制的?”
  “是,師叔祖!”楊晨前世知道朱辰濤是個煉丹迷,他的尋氣丹也正是想要引起藥堂的重視,本打算后續再煉制一些高級一點的丹藥來引起朱辰濤的注意,不過他卻沒有料到朱辰濤來的這么快。
  “煉給我看!”朱辰濤二話不說,直接讓楊晨開始煉丹。旁邊眾人聽到了朱辰濤的吩咐,個個都是瞠目結舌,一位金丹宗師,表現的竟然如此的心急,實在是讓人無法置信。
  “這里?”楊晨一怔,隨即笑了出來:“師叔祖,這里人多口雜,也不宜靜心煉丹,要不,還是換一個地方吧!”說著,眼角帶著笑意掃了楚亨一眼,很顯然,他口中的人多口雜,說的就是楚亨。
  ————
  狂求推薦收藏,謝謝支持!
  起點原版唯一《吞噬星空》端午天天“送”粽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