斬仙》 最新章節: 第一章重生了(上)(05-14)      第一章重生了(下)(05-14)      第二章身為劊子手(上)(05-14)     

斬仙292 意外的戊土飛劍(上)

明廣若本來是一直坐在上首,但一直是如同枯樹一般,收斂氣息,毫不張揚的。但是這次一開口,卻讓大家大吃一驚。
  眼見為實?什么是眼見為實?分明就是讓這些弟子,將正在淬煉中的本命法寶都拿出來,讓他們看看。
  只是,本命法寶之所以稱為本命法寶,就是因為在淬煉的時候要用特別的手法,將法寶收入到識海當中,至少要淬煉數十年,讓法寶和主人心神相通,這才完成本命法寶的初步淬煉。
  光是這個初步淬煉的過程,就不能被絲毫打斷,所以通常淬煉本命法寶的人,一般都會選擇不出行。散修們閉關,有宗門的則呆在宗門當中,認真淬煉,絲毫不敢懈怠。
  連打斷都不能被打斷,怎么可能把法寶拿出來讓別人看?一旦中斷,不但本命法寶會受損,而且幾十年苦功前功盡棄,還得要重新來過,本身的修為都會因為神識受創而受到影響。
  這十幾人,連石珊珊都看出來是純陽宮準備大力培養的弟子,更不用說其他人。如此一來,明長老分明就是想要借機毀掉這些純陽宮的后續中堅。
  “不可!”這一次,卻是數人異口同聲的開口,其中就包括了掌教宮主在內,同時還有他身后的幾位長老。
  “這些弟子,最少的一個也淬煉了五年以上,一旦拿出來,前功盡棄,他們本人都會重傷,大病一場。”掌教宮主卻是真的急了眼:“這如何使得?”
  自家宗門著力培養的弟子,這一下就要廢去幾十年修為,換成是太天門,也不可能做出這種大手筆的事情。
  “不行!不行!”掌教宮主連連搖頭,很是堅決的沖著明長老道:“不瞞明長老,這些都是我純陽宮核心弟子,萬萬不可。”
  “我太天門毀宗之恨,數萬弟子的性命,這個仇是一定要報的。”明長老一開始不說話,但不開口則以,一開口就是毫不容拒絕的語氣:“不親自驗看一番,明某實難心安。”
  “前輩是信不過我宗門弟子?”掌教宮主畢竟也是一教之主,有些事情可以容忍,有些東西卻是底線,不能絲毫跨越的:“你太天門弟子是弟子,我純陽宮弟子就不是弟子?就得任由你們處置?”
  “話不是這么說。”明廣若是大乘期高手,說話之中,自然帶著一股大乘期的威儀:“只是確認純陽宮不是毀我宗門的兇手,如果因此耽擱了這些弟子的修行,老夫愿意事后賠禮道歉。”
  以一個大乘期高手,而且還是太天門長老的身份,向幾個金丹宗師弟子賠禮道歉,也的確是大手筆。換成一般的小門派,這般威逼之下,說不得也只能從了。
  不過,純陽宮今非昔比,而且旁邊還有澹臺島主在身邊,正有求于純陽宮楊晨,這個時候掌教宮主要是不知道借虎皮樹大旗,那就是傻子了。
  “既然只是確認一下,我宗門這些弟子,在此發下心魔大誓,保證那些本命法寶是真,想必前輩也應該滿意了吧?”掌教宮主力爭道:“有澹臺島主在,充當見證,可好?”
  發下心魔大誓,如果一旦違背誓言,這些弟子今生修為也就只能困在金丹期了。這可都是純陽宮的后備核心弟子,這個辦法,也的確是能在不廢掉這些弟子數十年修為的情形之下,掌教宮主能夠想出來的最穩妥的辦法了。
  眾人的目光,又回到了明長老的身上,等著明長老的決斷。毛啟也不敢擅專,老老實實的等著長老吩咐。
  “耳聽為虛!”明廣若思忖片刻,依舊還是搖了搖頭:“眼見為實,不親眼看一看,我數萬宗門弟子,死不瞑目!還是那句話,事后老夫親自向他們賠禮道歉,但現在,老夫卻一定要看一看。”
  “前輩一句賠禮道歉,就抵得上我宗門弟子加起來兩千年苦修?”掌教宮主大怒,面對大乘期的明長老,也同樣的絲毫不退縮:“就抵得上我十幾件本命法寶?”
  “這有何難?”掌教宮主的話音剛落,旁邊澹臺島主的生意就響了起來:“太天門家大業大,明長老有的是增加功力的靈丹,有的是上好法寶。耽擱了弟子們修行,那就用靈丹來補上。損毀了本命法寶,那就用本命法寶來賠償。這樣總公平吧!”
  “澹臺島主,你什么意思?”明廣若一聽澹臺島主的話,頓時間大怒。以他的修為和身份,哪怕是太天門的門主,都不敢用這種語氣和他說話。澹臺島主修為也不過是元嬰中期,竟然用這樣的口吻,登時讓明廣若臉色難看了起來。
  “怎么,明長老,我家島主便連話也說不得嗎?”明廣若是大乘期高手,但跟隨澹臺島主一起來的閔華楓卻也不弱,登時站起身來,冷冷的看著明廣若,憤怒的氣息直沖明廣若而去。
  “澹臺島主是打算出這個頭了?”明廣若不理會閔華楓的怒火,直勾勾的盯著澹臺島主,大聲問道。
  “不敢,只是怕有朝一日明長老找上我碧瑤仙島,要用同樣的理由廢了我宗門弟子修為,你太天門死個幾萬人毫不在乎,我碧瑤仙島可承受不起這般的損失。”澹臺島主一番話,極盡冷嘲熱諷之能事:“一句賠禮道歉就能抹平,好個大乘期高手,好個名門正派的長老,果然是名不虛傳。”
  澹臺島主是什么人?碧瑤仙島的領袖,什么樣的大場面沒見過?盡管修為不足,那是因為管理門派耗費心力,導致耽擱了修行,但要論起膽量來,能把澹臺島主嚇到的還沒有幾個。
  別看明廣若是大乘期高手,身后還有赫赫威名的太天門做依仗。但他也就是敢對純陽宮上下說這種話,借給他十個膽子,也不敢在這個時候對澹臺島主如何,更不敢隨意挑動雙方的仇怨。
  “既是如此,那就照島主說的辦!”明廣若死死的盯著澹臺島主,卻再也沒有針鋒相對,而是答應了下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