斬仙》 最新章節: 第一章重生了(上)(05-18)      第一章重生了(下)(05-18)      第二章身為劊子手(上)(05-18)     

第三章何人不敢斬(下)

“小哥,能不能行個方便?”胖子臉上帶著一種讓人一看就親近的笑容,伸手就要將那顆金錠塞到楊晨的腰帶中:“其他人我都已經打點好,只要小哥呆會刑場上放過我兒子,砍頭的時候,只劃破點皮肉,不傷人命,瞞過監斬官,旁人決計看不出端倪的。事后另有重謝!”
  “我只是劊子手,負責行刑,其他的,我不懂!”楊晨臉色一板,將那只肥手推開,轉身大踏步的走上刑場。
  “小子,敬酒不吃吃罰酒,我可以當朝尚書,不識抬舉,我要你吃不了兜著走!”胖子見楊晨拒絕,臉色登時變了,惡狠狠的沖著楊晨的背影低喊了一句。
  “你就是當朝皇上,又和我砍頭有什么關系?”楊晨冷笑一聲,徑直的登上刑臺,懷中抱著血紅的鬼頭大刀,往那邊一站,靜靜的等待著行刑的號令。
  這次可不是楊晨一個人行刑,抱著紅色鬼頭刀的劊子手,足足站了一大排。楊晨甚至看不清到底有多少人。這樣的場面,著實的讓人驚駭,什么樣的刑場,竟然要砍如此眾多的腦袋?
  咚咚咚,三聲鼓響,日頭似乎已經到了正當中。楊晨只聽到一聲號令:“開斬!”隨后,就看到一個命牌丟了過來。
  “冤有頭,債有主,你我往日無怨,近日無仇,在下職責所在,奉命行事,得罪了!”楊晨習慣性的說出了自己的工作用語,隨后一把揪出插在囚犯身上的亡命牌,旁邊一丟,一聲大喝,鬼頭刀高高的舉起,嚓一聲砍了下去。一顆人頭登時間滴溜溜滾出老遠,失去了頭顱的身體慢慢的栽倒,血液依舊狂噴不息。
  做完這一切,楊晨卻罕見的沒有像往常一樣吸取生命精華練功,而是靜靜的抱著刀立在原地,等候差遣。
  “一萬九千三百七十二個劊子手,斬首的有三千八百四十三人。”虛空中,一個聲音似乎在統計,又似乎在報告。
  忽的眼前狂風大作,不一會塵煙散盡,楊晨眼前還是那個刑場,但剛剛砍掉的囚犯卻已經消失的無影無蹤。只是前面的空地上,綁著一個千嬌百媚的美人,跪在塵埃,恍然是一塊美玉無瑕,嬌花欽語,臉襯朝霞,百般嫵媚,無限風情。
  美人跪著的空地周圍,卻站定數十個和楊晨同樣打扮的劊子手,似乎都在等著行刑。
  “斬!”又是一聲大喝,一個命牌飛在了某個劊子手眼前。那劊子手立時上前,剛要揮刀,美人卻已經開了口:“妾身無辜,望將軍垂憐。”
  那劊子手見美人美貌,已自有十分憐惜,再加上她嬌滴滴,叫了一聲將軍。直接便把這個劊子手,叫得骨軟筋酥,口呆目瞪,再不能動彈分毫。
  監斬官大怒,沖著另一個劊子手大喝一聲:“你,斬!”命牌似乎長了眼睛一般,飛到了另一個劊子手身前。這個劊子手上前,卻同樣是被美女一聲輕喚,立時魂牽夢繞,再不能動作。
  連換數十個劊子手,均是如此。監斬官的聲音已經是怒不可遏,終于,楊晨面前出現了一塊命牌,監斬官的怒喝聲無比的清晰:“你,斬!”
  楊晨上前,在美女身邊站定。美女登時抬頭,露出了她禍國殃民的俏臉,嬌滴滴的一聲:“將軍,妾身冤枉啊!”只是一聲輕呼,頓時展露出一股酥麻入骨的味道,哪怕百煉精鋼,也能變成繞指柔。
  只可惜,楊晨卻如同鐵石心腸一般,看著那嬌柔的美女,視若未見,只是大喝一聲:“冤有頭,債有主,你我往日無怨,近日無仇,在下職責所在,奉命行事,得罪了!”
  說罷,也不管跪著的美人如何的斷腸哭訴,高高揚起大刀,只是一刀,咔嚓,美女的討饒聲音立時消失,美麗的臻首飛出老遠,卻和斬殺一般的囚犯別無二致。
  “好!”楊晨一刀揮下,耳邊卻聽到了一聲叫好的聲音。楊晨目不斜視,心中卻冷冷一笑。
  “三千八百四十三人,斬首的只有一百一十五人。”虛空中的聲音依舊在統計報告著。
  “楊晨,這邊來!”身后有人叫著,楊晨想都不想,跟著就走。其他那些無法斬殺美女的劊子手,卻好像沒有人理會,依舊呆立在原地。
  不一會,又來到一個刑場,這里卻只有楊晨一個劊子手,而囚犯,卻是一個身穿龍袍披頭散發的中年男子。奇怪的是,他身上沒有任何的綁縛,周圍也沒有軍士看管。站在原地,不怒而威,冷冷的看著走過來的楊晨。
  帶路的士卒卻已經不知道去了哪里,只有楊晨一個人面對著這個中年男子。不過楊晨卻什么話都沒有,只是靜靜的站著。
  “楊晨,斬!”監斬官熟悉的聲音再次響起,一道命牌落在楊晨眼前。
  楊晨二話不說,提著鬼頭刀就上前。中年男子一見此情形,雙目大睜,眼神中流露出一陣王霸的氣息,沖著楊晨大喝道:“我乃當朝天子,九五至尊,你敢無禮?”
  此話一出,登時有一股金石之音,如同金口玉言一般,震耳欲聾。膽小的人,被這聲音一喝,就會手腳酸軟,不自覺的跪下。
  咚,楊晨卻不管不顧,上去就是一腳。大羅金仙的靈魂,還在乎一個小小的人間皇帝?一腳將中年男子踹翻在地,踏上一只腳,牢牢的踩住,隨后揮起了血色的鬼頭大刀。
  “冤有頭,債有主,你我往日無怨,近日無仇,在下職責所在,奉命行事,得罪了!”套話一說,楊晨的大刀忽的斬下,那個自稱皇帝的家伙腦袋就骨碌碌滾出去老遠。
  叮,一聲脆響,躺倒的皇帝尸體下,卻露出一個小小的白色玉佩來。玉質圓潤,一看就是不可多得的好物件。
  楊晨看了看周圍,沒有什么人,心中冷笑一聲,伸手抓起了玉佩,塞在了腰帶下。隨后靜靜的站著,等著接下來的吩咐。
  “斬首者只有二人,一人目不斜視,一人拿走了玉佩。”虛空中的聲音,楊晨聽不到,正在做最后的統計。
  “好!楊晨,天庭斬仙臺,還缺一個你這樣的劊子手,你可愿意?”一直沒有現身的監斬官,這次卻站在了楊晨的面前,和藹的問道,手上還捏著一個白色的戒指,慢慢的遞了過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