斬仙》 最新章節: 第一章重生了(上)(05-14)      第一章重生了(下)(05-14)      第二章身為劊子手(上)(05-14)     

斬仙30 金丹宗師的震撼(下)

“你!你!”指著楊晨,朱辰濤連說了兩個你字,似乎還想不出來該如何問才合適。這是朱辰濤第一次在面對一個外山門弟子的時候,還有這樣的感覺。楊晨的靈力很差,朱辰濤也沒有指望他一個煉氣一層的弟子能夠多強悍。但是,光是論起御火的手段,只是剛剛的那一手,哪怕是朱辰濤,自問也不可能在煉氣一層的時候做到。雖然現在以他金丹期的修為,勉強還能夠做到,但卻也無法做到楊晨那樣的輕松。
  要知道,楊晨幾乎已經將他能夠控制的那兩團小火苗拉長到了極致,在朱辰濤這等高手的眼中,最細的那一絲火苗幾乎細如蠶絲。就算是朱辰濤,想要做到也十分的勉強,更不用說在煉丹過程中還不能出一絲一毫的錯誤。
  身為煉丹宗師,朱辰濤看過了完整的煉丹過程之后,這尋氣丹的原理他已經明白了大半。無非就是將那一道螺旋形的火焰封印在丹藥之中,在吃下去的剎那,螺旋氣息爆發,給人一種外力強加的氣感,使得那些新修煉的人能夠找尋到這一絲感覺,進而迅速的進入狀態而已。
  這尋氣丹說來說去,最重要的就是那兩道螺旋火焰,不能有絲毫的相交,拉的越細,距離越近藥效越好。一旦不小心兩道火焰相交,那就破壞了那種螺旋氣感,這一爐丹,就算是廢了。
  朱辰濤震撼的是,哪怕他了解了所有的原理,也看到了完整的過程,但是真的要讓他親自動手煉制這么一爐尋氣丹的話,他也不敢保證保證每次都能成功。可是,楊晨在面對他一個金丹宗師的壓力的情形之下,還要分心御火煉丹,卻做得如此的舉重若輕,這一點,就連朱辰濤都自愧不如。
  想明白這一點之后,朱辰濤忽然覺得有些慚愧。他一個金丹期的煉丹師,經驗不知道比楊晨豐富了多少倍,但是在面對這么一爐由尋常藥材,使用最爛的煉丹爐煉制的丹藥的時候,竟然還不如一個煉氣一層的弟子,這叫他情何以堪?
  “你這御火的手段,是哪里學來的?”總算是朱辰濤穩住了心神,找到了焦點,然后問出了這個問題。他很想知道,是什么樣的人,能夠指點出楊晨這么一個在御火上能讓他自愧不如的怪胎?
  “在驛秀山莊的時候,上官總管指點過我一次。”楊晨早就想好了說辭,面對朱辰濤的詢問,他絲毫不心慌,侃侃而談:“他說我是火靈根,今后不管是修行戰斗也好,煉丹煉器也好,都和御火離不開干系。特別叮囑我,一定要能熟練的控制火焰。我聽了上官總管的話,進入煉氣一層之后,特別練習了大半年時間的御火。”
  “你功行一周天圓滿之后,還練習了大半年時間的御火?”朱辰濤一怔,他可是聽過楊晨的經歷的,這個弟子在加入純陽宮驛秀山莊之后,短短一年半的時間,就已經達到了煉氣一層的外山門弟子的標準。這份速度,已經算是悟性極佳的人物,想不到他竟然還練習了大半年的御火,也就是說,楊晨連一年的時間都沒有,就達到了煉氣一層。
  旁邊的沈達等四仆人同樣是驚的目瞪口呆,不過這卻也消除了他們心中的一個疑惑。楊晨在驛秀山莊閉關的時候,一直是四仆伺候,他們很早就察覺,楊晨閉關的時候,有靈力波動,當時一直沒有說破,所以很疑惑。現在終于明白,楊晨早已經完成了功行一周天,而是在練習御火手段。
  比起朱辰濤的震驚,沈達四仆心中更是掀起了驚濤駭浪。大人物高高在上不知道楊晨修行的時候那么多的曲折,他們卻是知道的。如果扣除楊晨之前習字打基礎的時間,那么楊晨從開始修行到煉氣一層,就只有短短的半年時間。哪怕放在整個純陽宮,就沈達他們知道的,也是空前絕后的成績。
  “就因為上官峰的一句話,你就自己摸索著練習到了這種地步?”看到楊晨點頭承認,朱辰濤的心中現在只剩下震撼和驚喜。與沈達四人的震驚不同的是,他驚駭的是楊晨的這種對于修行的悟性。
  一個人修行的成就,除了本身的天生根骨,也就是靈根屬性之外,其他的就是看本人的悟性和下的辛苦以及外力能夠幫助的程度。一個人哪怕是靈根滿值,但是沒有那份悟性的話,連理解都不能,更遑論修行了。
  楊晨在沒有絲毫外力幫助的情況下,只靠著上官峰那個新晉筑基的弟子一句話的指點,就能把御火練到這種地步,讓朱辰濤找一個合適的詞匯來形容的話,恐怕就只能用瘋子才能完美的描述了。
  朱辰濤忽的有一種沖動,如此天資縱橫的弟子,一定得讓宮主知道。眼前的這個面對著他金丹宗師壓力尤能夠侃侃而談,而且煉藥的時候絲毫不亂的外山門弟子,絕對是近百年來純陽宮招收的最有潛力的天才弟子。這樣的弟子如果要不悉心培養的話,那絕對是純陽宮最大的損失。
  “這樣,楊晨,我不當你是外山門弟子,你也別當我是什么師叔祖。我們拋開身份,就單純的探討一下這御火的手段,你看如何?”越看楊晨,朱辰濤越是喜歡,他忽然有一種想要收徒的念頭,但他知道,現在不可能,那么單純的指點還是可以的,他可不希望看到楊晨走了彎路。
  朱辰濤的這話一出,沈達何蓮袁婷古群四個人盡皆駭然。朱辰濤是什么人?對于四個仆人來說,那簡直就是傳說中的存在,哪怕是外山門弟子,也是見了就要磕頭的師叔祖。他在說什么?拋開身份?探討一下?天哪,一個金丹宗師和一個煉氣一層的弟子,平等的探討一下?是他們聽錯了,還是這個世界瘋狂了?
  “怎敢勞師叔祖屈尊!”楊晨卻似乎完全不明白這里面的意味,嘴上這邊客氣了一下,那邊卻馬上就說出了另一句:“正有些不解之處,還請師叔祖指點!”
  ————
  繼續狂求推薦收藏,謝謝大家!
  起點原版唯一《吞噬星空》端午天天“送”粽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