斬仙》 最新章節: 第一章重生了(上)(05-14)      第一章重生了(下)(05-14)      第二章身為劊子手(上)(05-14)     

斬仙316 人情可不好還(上)


  上次太天門的接引陣法爆炸,到楊晨離開中土的時候,都沒有找到具體的兇手。太天門惱羞成怒,甚至不顧道義,當場要純陽宮的一干弟子剝離本命法寶。
  后來在碧瑤仙島的澹臺島主干預之下,太天門吃了個面子虧,調查無果之后離開,被楊晨乘虛而入,收了十五件本命法寶。
  楊晨原想太天門為了面子,會在短時間內豎立一個靶子,盡數殲滅,以便駁回山門被炸的顏面。沒想到,一直到現在,他們竟然還在找有嫌疑的陣法高手,而且看文士的架勢,似乎是只要是陣法有一定造詣的,都有嫌疑,都要被押解上太天門逐一分辨。
  原來這個文士是為了貪圖太天門的賞格,而且恰好路經這邊,發現了楊晨草草布置的幻陣,以為楊晨也是一個陣法高手,所以才動心一直等候,見到楊晨出現,馬上就動手偷襲。
  “碰上我,算你倒霎!”文士并沒有聽出楊晨口中濃濃的那股嘲弄之意。洋洋得意之下,自以為自己的毒藥天下無雙,楊晨已經是案板上的肉,隨便任由自己拿捏,連最起碼的防范措施都沒有做一下。
  “說的也是。”楊晨的產音,陡然的正常了起來。身體忽的站起來,大手一伸,就抓住了文士的脖子,一把拎起來,拎到了自己的面前。
  “怎么可能?”文士大驚,眼前的變化讓他根本無法相信,但是脖子上的大手卻是如同鐵鉗一般的存在,提醒著他一切都是真的。楊晨掐著他的脖子,他已經無法說話,只是腦海中還在懷疑,自己萬試萬靈的毒針怎么會不起作用?
  “你在奇怪你的毒針嗎?”楊晨一眼就看出來文士在想什么,輕輕的笑了笑,臉上的青黑色瞬間消失的無影無蹤。
  剛剛的那只捏住毒針的手,放到了文士的眼前,那支黑色的細針,還在兩個手指當中捏著。不過,楊晨的手上卻沒有一點變化,這讓已經說不出話的文士瞪大了眼睛,又一次懷疑自己是不是看錯了。
  捏著毒針,楊晨沖著文士的身上隨意的扎了幾針。別看對方是金丹中期的修為,但是被楊晨一只手控制著,有天大的本事也施展不出來。眼睜睜的看著楊晨在自己身上扎針卻無計可施,眼中冒出一陣絕望。
  不到片刻,也就是幾個呼吸的時間,文士的全身就開始發黑,目光也開始渙散,和楊晨裝模作樣的架勢完全不同。就連脖子上肌肉的力量,也小了很多,如果楊晨愿意,隨手一捏就能夠擰斷他的脖子。
  這不太可能是作假,當然,就算是作假,楊晨也不會害怕。力拔山的境界,哪怕但是手掐的力量,也有萬鈞之力,文士脆弱的頸項就算是用再強的玄功護體,都無法阻止楊晨取他的性命。
  文士自己的毒,如果沒有服用解藥的話,連他自己都無法承受。這也是他之所以對毒藥自信的原因,楊晨的境界只是金丹初期,還不如他,所以他一直以為楊晨已經中毒頗深。
  就在文士的生命力在他自己的針毒發作,慢慢的流逝之時,楊晨的身上忽的探出來一條碧綠的藤條,藤條仿佛聞到了什么美味一般,忽的刺入了文士的手臂當中。
  一股強大的吸力從藤條上傳來,文士忽的覺得身體一陣輕松,那些讓他虛弱不堪的針毒,竟然在這一股吸力之下,順從的沿著身體的血脈,流向了藤條。隨即身體一陣輕松,竟仿佛從來沒有中過毒一般。
  這下文士立刻明白過來,想必這就是楊晨根本不怕他的毒的原因。現在命懸在楊晨手上,楊晨既然給他解毒,肯定是有話要問。
  論法寶,文士明白不管自己的毒針也好還是盾牌也好,都不是楊晨飛劍的對手。針毒對楊晨根本無效,所以文士也徹底的放棄了抵抗。
  “我很久不在中土,給我說說最近有什么變化?”楊晨也不廢話,直接說出了自己的要求,手松開了文士的頸項,但飛劍卻直接抵在了文士的后心:“從太天門山門被炸說起。”
  文士知道自己無法反抗,乖乖的合作,開始為楊晨講述起來。
  太天門山門被炸之后,很是找過幾個宗門的麻煩,其中就包括純陽宮。不過純陽宮有碧瑤仙島撐腰,而且所有的東西都在,是第一個洗清嫌疑的。
  但有幾個小宗門沒那么幸運,盡管沒有什么特別大的嫌疑,但還是被太天門找到幾個錯處,借機發作,不是門派被滅,就是在壓力之下加入了太天門。
  大宗門太天門不敢馬上招惹,但是魔門和妖族他們是絕不會放過的,據說派遣了不少高手出發,到魔門和妖族的地盤上去找尋證據。
  后來就是四處找尋陣法高手,只要是有名望的,大宗門的還好,太天門會主動上門,以禮求證。其他的不管是有宗門的還是散修,都會被無情的帶回太天門,仔細的詢問。
  到后來太天門人手不夠,甚至對外發出了高額的賞格,只要能請到陣法高手前去問詢,不管用什么方法,都會給帶人來的修士一筆豐厚的報酬,惹得有無數本就是獵人的家伙動心,四處幫助太天門尋找目標。
  聽著文士的話,楊晨開始慢慢的琢磨。太天門這么做,逼迫那些小宗門合并,分明是因為外山門弟子被滅,所以需要大量的后備弟子來補充。這一點倒是可以理解,但是高額懸賞陣法高手,卻是為的什么?難道真是為了追兇?
  忽的楊晨想到了一個可能,說不定太天門就是通過這種手段,讓那些幫太天門做事領取賞金的家伙們樹敵,最后不得不加入到太天門當中。
  要知道,能把人請回去的,都有兩把刷子,這批人戰斗經驗豐富,幾乎不用怎么費心培養就能打能殺,正是太天門急需的人才。只是一點點賞格,就讓很多人無路可走,最后必須靠太天門庇佑,真是簡單有效。
  看著楊晨在沉思,地上已經恢復精力的文士,雙眼中忽的閃爍起另類的光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