斬仙》 最新章節: 第一章重生了(上)(05-14)      第一章重生了(下)(05-14)      第二章身為劊子手(上)(05-14)     

斬仙318 雪舞仙子的傾訴(下)

“練功地點?”楊晨一愣,這章節當中的確是有練功地點,不過那的的確確的是話本中虛構的一個所在,根本就不是楊晨要她們看的重點。
  “宗主,兩位長老,把那篇修行功法倒過來,再琢磨一下內容。”楊晨搖了搖頭,否認了宗主的猜測。到了此刻,楊晨也不再賣關子,更加直接的提示道。
  當年楊晨早知道其中的貓膩,所以從一開始的時候,就是直接倒過來尋找的,前文倒是沒有詳加解釋。即便如此,楊晨也是在忍受了前面幾百萬字的如同摧殘一般的折磨后,才找到了這篇功法的。
  《辛金真訣》本就是一篇古老的功法,很久以前的功法描述,和現代的語法詞匯都有些許不同,再倒過來,更顯得是胡說八道一般。
  呂宗主和兩位長老一開始根本就沒有想過這樣的可能,只是琢磨其中的文字和意思。如果一篇倒過來的功法都能讓她們直接看出來意思,那她們也算的上是敏銳之人。
  不過,打從楊晨提示開始,幾位前輩想的都是楊晨之前和孫輕雪石珊珊一起去冒險的事情,所以本能的把注意力都集中在了地點上面,完全沒有想過功法的問題。
  楊晨這么一提示,三人都開始琢磨了起來。短短的幾千字的章節內容,三人都已牢記在心中,那篇功法更是只有幾百字,哪怕十分的拗口,三人也都已經硬生生的記了下來。
  倒過來一琢磨·甚至不用琢磨,馬上就通順了起來,不再是那般的拗口難懂。片刻間,三人的臉色都嚴肅了起來,顯然是已經發現了功法的神奇。
  “這是······”呂宗主是掌門·盡管身份很高,但是修為上卻并沒有兩位大乘期長老那么高,自然在判斷這種功法上,也不如兩位長老那般的準確。呂宗主的話語中,還帶著一股不敢相信的語氣:“這莫非就是……”
  “《辛金真訣》!”史長老在三人當中是修為最高的·也是最肯定的。盡管她是土屬性靈根·但這并不妨礙她對于金屬性功法的了解。
  花長老晉升大乘期的時間并沒有史長老強,而且有很長一段時間是在和血妖藤作斗爭,見識上,未免和史長老有些許的差距。不過,花長老也發現了這功法的厲害之處·竟然是直接使用最本源的辛金真元的功
  “應該就是《辛金真訣》,不會錯了。”有史長老的肯定,加上呂宗主也猜測,花長老同樣對這功法充滿自信的肯定。
  但是,之所以花長老會這么肯定,最重要的原因還是來自于楊晨。
  楊晨既然如此鄭重其事的提醒了她們·那么絕不會拿一個假冒的贗品來敷衍欺騙,況且,這是藏書樓的原本,楊晨就是想作假都不可能。
  呂宗主現在終于明白,為什么楊晨非要她們去把藏書樓的原本取來,原來就是為了證明他自己沒有動過手腳。
  哪怕以兩位大乘期高手的心境,在面對辛金真訣這種本源功法的時候·依舊還是無法壓抑自己激動的心情。就算他們三個沒有一個是金屬性的靈根,但是身為青云宗的宗主和長老,對于這種給青云宗帶來無數好處的好事,還是絕對會支持的。
  三位前輩的震撼也只是一小會的功夫,很快就恢復了正常。但是·再看楊晨的時候,三個人的目光中已經多了很多的東西。
  一個金丹期的后輩·如果算起他拿這玉簡的時候,只有筑基初期的修為,竟然有這么好的眼力,這么強的見識,能從數百萬枯燥無味甚至是精神折磨的一本爛話本當中發現這么一段不可思議的功法,還要及時的想到倒過來尋思,這要多么讓人震撼的耐性才能做到?
  這話本三位前輩全部都看過,但是沒有一個支撐過百萬字。如果不是楊晨之前的提示,就算是這話本擺在眼前,她們最多也就是看三五萬字,然后絕對會有多遠扔多遠,哪里會注意到后面幾百萬字之后,會有藏著這么一個絕世瑰寶?
  佩服,震驚,感激,遺憾,很多復雜的情緒交織在一起,就是現在三位前輩們的心情。三人看著楊晨的時候,就如同看著一個小怪物一般。
  沒辦法不把楊晨當做是怪物,才筑基期的修為,就能煉制大乘期高手服用的黑虎養元丹,黑虎平息丹,問心丹,奪天丹,這不是妖孽是什
  哪個修士會把五行功法全部都修行一遍,甚至因為某個意外的法寶,還把自己的主要靈力修成了不是自己火靈根的木屬性?這不是妖孽是什么?
  普通的修士,哪個能忍受那種爛到了極致的話本幾百萬字,還能堅持的一字一句的看完并從中發現辛金真訣?這不是妖孽是什么?
  要是楊晨是青云宗的弟子,那該多好?呂宗主心中閃過了這么一個遺憾。要知道,當年孫輕雪可是和楊晨認識的,如果當時孫輕雪在宗門受到的重視多一點,說不定以她感恩圖報的性格,當時就會尋找楊晨然后把楊晨拉進青云宗當中。
  如果是那樣的話,豈不是楊晨就成了青云宗的弟子,然后不管是什么丹藥,都是青云宗的丹藥。不管楊晨發現了多少密地,都是青云宗的好處。
  都怪那個該死的萬倩,為了打壓孫輕雪,給她自己的徒孫祝妍春讓路,不惜把孫輕雪打發到最平庸的周素嵐的門下,竟然還給了一門做過手腳的功法,以至于孫輕雪不能早點出人頭地,引起眾人的重視。
  現在萬倩和她的六個徒弟,已經失蹤了數十年。等她們回來,一定要治萬倩一個殘害同門的大罪,哪怕她是宗門的長老,也不能輕饒。
  這般的想法只是一閃而過,呂宗主很快就把心思集中到了眼前。這辛金真訣是楊晨發現的,如果楊晨不說的話,估計沒有人會知道如此重要的一門功法會藏在這么一部爛話本之中。
  問題是,現在該怎么酬謝楊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