斬仙》 最新章節: 第一章重生了(上)(05-15)      第一章重生了(下)(05-15)      第二章身為劊子手(上)(05-15)     

斬仙321 等師父的承諾(上)

從開始修行的時候,孫輕雪就是一個活潑的小姑娘,但在青云宗當中,一開始遭遇萬倩師徒的陰謀設計,到后來拜了花長老為師,盡管條件上已經算是得天獨厚,但是小妮子卻沒有一個可以交心的同樣歲數的朋友,除了楊晨。
  除了講述自己的經歷,孫輕雪也算是第一次在旁人面前把自己一百年來的修行中的開心也好郁悶也好都講了出來。
  這一說,就如同發泄一般,再也止不住。借著玉龍釀的酒勁,孫輕雪幾乎是連續不停的說了有幾個時辰依舊還意猶未盡。
  楊晨并沒有阻止孫輕雪這般的發泄,而是靜靜的聽著,有時候還附和幾句,讓她徹底的發泄冇出來。這些東西長久的憋悶在心中,很容易變成心魔。現在還在金丹期當然沒有什么太大的問題,但一旦要化嬰度劫之時發作出來,那可就是大冇麻煩。
  反倒是這么沖著楊晨一通傾訴,心中的壓力也好,開心也罷,全部都找到了一個宣泄的出口口用一句時髦的話來說,這么發泄一番,念頭頓時通達,對于修行有著絕大的好處。
  幾個時辰說下來,孫輕雪也不知不覺的喝了不少玉龍釀。尤其是在最后的時刻,楊晨覺得時機差不多,孫輕雪也發泄的足夠,直接用一大杯四海玄珊液調和了一滴酒母讓孫輕雪喝了下去,瞬間讓孫輕雪進入了夢鄉。
  橫抱著雪舞仙子讓人心動的嬌軀,楊晨將孫輕雪送回了她的閨房繡榻上,隨后才通知之前已經被孫輕雪支開的女仆過來照料。
  望著熟睡中依舊美艷無方的孫輕雪,楊晨忽的有些羨慕口至少雪舞仙子有煩惱有開心還可以找自己傾訴,自己卻無法找到一個傾訴的人。
  重生的秘密,是楊晨在這個世界上最大的秘密,決不能輕易地讓任何人知道,哪怕是師父也一樣。他可不想讓師父因為知道了這個秘密而惶恐不安,甚至說不定會出頭幫助他對付太天門。
  盡管以后要是純陽宮和太天門對上,師父肯定是責無旁貸,但楊晨這個時候還是寧愿自己一個人先面對。
  孫輕雪有了這一番傾訴,加上最后那一杯四海玄珊液點睛,醒來之后,念頭通達,身體潔凈,配合楊晨送的蓬萊神木樹枝,修為絕對能夠在短時間內鞏固的堅如磐石。
  來這里就是為了看看孫輕雪,順便祝賀她凝丹成功。現在已經超額達到了目的,楊晨也就沒有了再呆下去的理由。囑咐了孫輕雪的仆人幾句,楊晨甚至沒向花長老道別,就施施然的離開了青云宗。
  反正呂宗主要去純陽宮,到時候一定會帶上孫輕雪,楊晨和孫輕雪自有再見的機會。
  楊晨也不在乎多這么一刻相處的時間,來日方長。
  后世大名鼎鼎的雪舞仙子竟然如同一個小姑娘一般的向自己傾訴,這話要是在前世說出去,絕對不會有人相信。但今生卻就發生在不久之前,讓楊晨都有一種不真冇實的感覺。
  雪舞仙子是這樣,那么終日冷冰冰的寒梅仙子又如何?每天一副冰霜面孔,說不定也積累了許多的復雜心情,楊晨琢磨是不是找機會也去幫石珊珊疏導一番。
  當然,這只是楊晨自己突發的念頭,根本不具備可操作性。石珊珊可不是孫輕雪這小妮子,對楊晨有這般的依賴。不過,倒是沒事和石珊珊坐在一起,云淡風輕的品茶,貌似也是一樁很美妙的享受。
  壓下這些心思,楊晨駕馭著飛梭,直奔純陽宮。從上次離開宗門到現在,已經有六年的時間,楊晨心中,不由自主的泛起了師父和師姐的面孔,隨后就自然而然的想到了師父和師姐在和自己神識雙修時的旖旎場面。
  路上又是一個月的時間,楊晨再次見到了熟悉的純陽宮山門的景象。回到純陽宮的第一件事,楊晨就是直接去師父的庭院拜見師父。
  讓楊晨沒料到的是,師父高月竟然不在,從仆人那里打聽一番之后才知道,師父和師姐竟然在他外出歷練的第三年上,結伴外出,據說也是修為鞏固之后去歷練了。
  師父師姐不在,楊晨只能先去見掌教宮主。自己收了木柏為徒,這事情是一定要向掌教宮主匯報的口而且木柏家族全部加入了純陽宮,這個事情也同樣是必須要掌教宮主知道的,否則莫名其妙的純陽宮就多了一百多個異人堂的人,那豈不是怪事?
  楊晨到掌教宮主這里根本沒有任何障礙,不是誰想見就能見的掌教宮主,楊晨任何時候都可以到他面前,哪怕是在掌教宮主閉關修行的時候。這是掌教宮主特別吩咐過的,當然,楊晨也不會找掌教宮主閉關的時候去拜訪。
  行過大禮,楊晨正打算匯報,卻被掌教宮主攔住。宮主已經讓人去請幾位長老,楊晨的事情,還是等長老們都到齊了之后再說不遲,免得要說第二遍。
  這是經過幾次之后掌教宮主的經驗,每一次楊晨從外面回來,都有大事發生,除了一些隱秘的不能對其他人說的,都是需要宮主和眾位長老們一起商量定奪的。所以現在楊晨要稟報,自然是先等長老們到齊再說。
  除了王永師祖在閉關之外,其他長老們全部到齊。見到楊晨,一干長老們自然又是受了楊晨一通行禮,這才坐定。
  “說吧,這次又遇上什么好事了?”掌教宮主等大家都準備好,這才滿臉笑容的吩咐道,自己卻翹起了二郎腿,做出了要聆聽的準備。
  其他長老們也是有樣學樣,都擺出一副舒服的架勢,等著楊晨再次給他們帶來驚喜。上次太天門的事情,大家已經隱約猜到了點什么,當時是個個開心,現在估計又等著奇跡出現。
  長輩們都是這樣的架勢,讓楊晨實在是有些哭笑不得。但他卻不能責怪什么,都是長輩,還輪不到他指手畫腳,只能恭敬的說道:“弟子這次,外出收了一個徒弟,資質上佳,絕對值得培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