斬仙》 最新章節: 第一章重生了(上)(05-18)      第一章重生了(下)(05-18)      第二章身為劊子手(上)(05-18)     

斬仙323 徐堂主也要度劫(上)


  正文第三百二十章這事我看行(下)
  在這樣的情況下,太天門想要在短時間內重新恢復元氣,可不是那么容易的事情。只能通過其他的方式來進行。
  最快的辦法,就是大量招收弟子。但擁有修行資質的人,并不是被太天門壟斷,所以太天門就需要從其他渠道來擴充力量。魔門和妖族,就是他們需要考慮的對象。
  道魔妖并存,但是道魔不兩立,太天門也絕不會找魔門中人來充實自家宗門。道魔從修行上來說,根本就是背道而馳,沒有沒有融合的可能。而且和魔門合作,與太天門道門領袖的形象不符,所以太天門肯定不會考慮魔門的。
  妖族就簡單了許多,事實上,修士們所謂的斬妖除魔,除魔是為了衛道,所以有除魔衛道的說法。但是斬妖卻是為了磨練修為,而不是為了什么人妖不兩立的說法,也從來沒有過什么斬妖衛道的說法。
  所以,太天門如果想要快速擴充力量的話,也只能從妖族著手。這也是太天門唯一的辦法。
  在楊晨前世,事實上異人堂最先是太天門弄出來的。一開始其實就是為了給拉攏妖族埋下一個伏筆,站穩腳跟讓道門基本上都接受之后,沒用多久,太天門就開始大肆招收妖族。
  不過,當時太天門并沒有楊晨這么好的借口和突入時機,一開始受到了不少道門的反對,太天門是靠著強大的實力,最后耗費了數十年時間,才讓大家接受了妖族加入宗門的異人堂。
  今生因為楊晨的原因,純陽宮率先有了異人堂,而且借口十分的合情合理,讓人挑不出來任何話說。守山靈獸,突破元嬰,給一個名分而已,于情于理都說的過去。
  尤其是不久之后恰好遇上了魔功大劫,老樹妖桂山友在那一戰當中,護住了不少道門的元嬰高手,博得了大片好評,這才得以順利的站穩腳跟。
  但暫時來說,純陽宮異人堂對外也就只有三個人,并沒有大肆擴大的打算。這才是真正讓所有宗門接受的根本原因。
  既然有了純陽宮的前車之鑒,相信太天門不久之后就會把主意打到妖族身上。用不了多久,太天門的異人堂就會成立。
  畢竟是道門第一大派,底蘊非凡,掌教宮主和一干長老人擔心的功法問題,在太天門并不是什么大事。這么多年來太天門打著斬妖除魔的幌子,不知道殺了多少強悍妖族,手中有一大批妖族的修行功法,簡直是一定的事情。
  想明白這點之后,眾人擔心的功法問題,幾乎再也不是什么問題。其他宗門想要功法?太天門第一個弄出來的,找他們去要!
  別看現在太天門剛遭大難不久,但畢竟還是太天門,連青云宗和碧瑤仙島這等大宗門都沒有如何,其他宗門想要上太天門討要功法,誰敢?
  既然太天門弄出來沒事,那純陽宮只要蕭規曹隨,也不用第二個出頭,等到仿效的宗門多了,自然而然的跟著招收妖族,哪里還會有什么問題?
  太天門有太天門得到妖族功法的渠道,純陽宮自然也有純陽宮的渠道口總不能到時候強上門來討要吧?這可是宗門傳承,打著大義幌子已經沒有意義,上門討要那就相當于要別人交出宗門秘傳一樣的xìng質。
  純陽宮已經不是往昔的純陽宮,有青云宗和碧瑤仙島加上馭獸門做盟友,絕不是任人拿捏的軟柿子。十萬大山有四個大乘期高手坐鎮,還不是被純陽宮聯合幾家盟友連根拔起?駱家有大乘后期的高手駱元,純陽宮不照樣將之滅門?動純陽宮之前,哪怕太天門現在都得仔細的掂量一番。
  反正一切有太天門在前面頂著,純陽宮頭頂大樹好乘涼,順理成章的就可以擴充自己的實力,旁人還沒有半點的話說。
  到時候,有老樹妖和余奎謝沙這種得到了重用的榜樣,再加上有系統的修行功法,還不是照樣會得到諸多妖族的投奔?妖族是妖族,他們可不是傻子,誰還誰壞,自然也是能分清的。
  不知道太天門知道楊晨已經把他們未來的異人堂堂主收到了門下,會是什么樣的表情。當然,他們永遠也不可能知道,而楊晨,也永遠只能在背地里偷偷的開心。
  如此一來,似乎大家擔心的問題已經再不是問題。唯一剩下的一個,就是榕樹洞府的那個大城主。
  “至于榕樹洞府……”楊晨稍稍拖了拖聲音,觀察了一下周圍長老們的臉sè,才慢慢的說道:“只剩下一個大乘期的大城主。既然有四位大乘期高手的十萬大山能成為我們的地盤,那么榕樹洞府或許……可能……說不?”大?……”
  后面楊晨連說幾個模棱兩可的詞匯,而且每一個都說的比較慢,拖得比較長,就如同在yòuhuò這些長老們一般。
  果然如同楊晨所料,楊晨這話慢慢的一說出來,諸位長老們臉上的表情就從剛剛覺得解決了問題的平靜,一點一點的變成了思索,期待,熱切,最后大家的臉上都充滿了幢憬,雙目也開始冒出了光芒。
  是啊,只有一個大乘期高手坐鎮,十萬大山四個大乘期都被滅掉了,一個大城主還能放在心上?如果王永長老這一次度劫成功,進入大乘期的話,那么純陽宮就有兩位大乘期高手,人多勢眾,還怕拿不下一個大城主?
  就算再保險一點,用幾顆問心丹雇傭幾個散修中的大乘期高手,榕樹洞府幾乎可以說穩穩的是純陽宮的囊中之物。
  “弟子在二城主的身上,還發現了控制榕樹洞府的法訣。”楊晨見大家已經動心,再次加上了一個重重的籌碼口事實上,這法訣根本是原來的洞府主人留下的,哪里是二城主身上有的?
  眼看著楊晨拿出來一枚玉簡交給了掌教宮主,不用說,那里面肯定是楊晨說的控制洞府的法訣。
  “這事,我看行!”執法堂的孟先長老直接說出了自己的想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