斬仙》 最新章節: 第一章重生了(上)(05-12)      第一章重生了(下)(05-12)      第二章身為劊子手(上)(05-12)     

斬仙324 排著隊度劫(下)


  身為烈陽殿的殿主,喬明自然也是火屬性的靈根。78小說網看小說www.booksrc.net78小說網無彈窗更新快但是,和火屬性靈根不相符的是他的平和性格。純陽宮的高層包括長老們和各位堂主殿主們都清楚,喬明是一個好好先生。
  很少見喬明會主動的得罪人,就算是有人和喬明爭執,一般也是喬明退讓。不過喬明的修為不低,金丹巔峰,加上好好先生的性格,讓他在宗門當中的人緣十分不錯,這也是他成為烈陽殿殿主的原因之一。
  如果按照楊晨前世記憶發展,喬明會在兩百年之后一直無法突破導致壽元耗盡,然后高月成為烈陽殿的殿主。
  今生有了楊晨,似乎一切都有不同。純陽宮不同,高月不同,掌教宮主不同,各位長老們不同,連喬明也發生了變化。
  尤其是在楊晨送了喬明一副元嬰巔峰的灰螳螂的尸體加上兩顆雷霆石榴之后,喬明的心思就有了一些改變。
  能突破就突破,突破不了也是命數使然,以前喬明看的很開。但在有了這兩樣東西之后,心情就完全不同。
  雷霆石榴可以幫助吸收雷劫的威力,這也意味著只要能進入度劫的階段,就有很大的可能化嬰成功。就算靠著雷霆石榴吸收了一部分雷劫,或許自己成為元嬰之后,也無法和那些靠著自己力量度劫的家伙們相比。但是,元嬰就是元嬰,依舊還是比金丹巔峰要高出一大截。
  問心丹的出事,更讓喬明看到了元嬰之后的希望和道路。在這種強烈的刺激之下,喬明的修為竟然再次突破,到了金丹巔峰的極限。但不知道為什么,總是在最后臨門一腳的時候有所欠缺,遲遲跨不出那一步。
  這種情形已經持續了好幾年,喬明當然不甘心自己會在最后的這一個門檻上就此止步。請教了宗門的幾乎所有元嬰高手,大家都沒辦法給出他一個具體的答案,畢竟每個人的經驗不同,而且大家情況不同,遇上的問題也不一樣,沒有放之四海而皆準的辦法。
  楊晨回到宗門潛心煉丹的消息傳開之后,喬明忽的眼前一亮。楊晨在驛秀山莊做傳功弟子的時候,可是沒有他解決不了的修行問題。盡管那只是煉氣期的問題,但喬明自問身為金丹巔峰的高手,也沒法做到這一點。
  既然楊晨對修行有如此明銳的目光,而且還博覽群書,說不定就能夠知道自己的問題所在,指點自己突破。
  如果換成別人,讓一個金丹巔峰的高手,而且還是長輩加上上級,去請教一個后輩和下屬,那絕對是要考慮很久的。不過放在好好先生喬明的身上,卻完全不是問題,不然怎么能做好好先生,就因為能放下身段,不恥下問。
  第一次楊晨煉制完問心丹,只去了掌教宮主那邊半天,然后就繼續閉關煉丹,喬明沒能堵住。這次索性喬明就在楊晨的煉丹室外等著,楊晨一出關,就看到了喬明,聽到了喬明的問題。
  長輩加上級來請教自己,楊晨當然要慎重對待。不過,仔細的聽完喬明對自己修行的認識之后,楊晨還是皺起了眉頭。
  喬明的問題有兩個,一個是性格使然,這個沒辦法,性格不可能更改。另一個,卻是緣于對于自身修為的無法到入微級別的掌控。
  不能不說,喬明來的真是時候。楊晨剛剛煉制完內察丹,他就出現在楊晨面前,簡直就是天生給楊晨試藥的對象。
  “堂主,這顆丹藥,叫做內察丹,是妖族的丹藥。”楊晨手心中放著一枚圓鼓鼓的丹藥,褐色的「明兒無錯丹藥上,兩道醒目的丹紋似乎在提醒喬明,這是一顆二轉的丹藥。
  喬明不知道楊晨拿著這顆丹藥給自己是什么意思,但他有一個好處,不知道的就不說,也不打斷楊晨的話,靜靜的等著楊晨解釋。
  “內察丹能讓服藥的人感官提升十倍,對于自己本身的氣血靈力流轉更加徹底的認識。”楊晨慢慢的介紹著:“但是,這丹藥有一種副作用,那就是感官提升十倍之后,任何感覺包括痛覺也提升十倍。”
  “服藥之后,會感覺到極度的不適,甚至可能會很痛苦。”楊晨當然要把丑話說在前面,免得喬明不知道這些而貿然的答應:“也許十倍的痛苦堂主你還能忍受,但弟子這是二轉丹藥,弟子也不知道能將感官提升多少倍。”
  言下之意,就是二轉的內察丹,絕對能讓人比平常痛苦十倍以上。這話楊晨不用說的太細,喬明也能理解。
  現在喬明就面臨這樣的選擇,要么吞下丹藥,體會一下氣血靈力的流轉,還要忍受巨大的痛苦。要么就是再積累一段時間,說不定就能水到渠成。
  喬明盯著楊晨手上的丹藥,很是猶豫了一會。沒辦法,楊晨說的似乎有點嚇人,就算是金丹巔峰的高手,也要仔細的權衡一下。
  良久之后,喬明依舊還是沒有說話,但是手卻伸了出來,將楊晨手上的那顆二轉內察丹捏在了手中。盯著看了好一會之后,不再猶豫,直接將丹藥送入了口中。
  丹藥一入口,就直接化為一道熱流,直接沖入了肺腑當中。隨即喬明馬上就感覺到熱流擴散到了全身,全身上下暖洋洋的,哪里有半點痛苦,忍不住喬明自己都shēn吟了一聲。
  只是,這一聲低沉的shēn吟,傳到了喬明的耳中,卻仿佛晴天霹靂一般。喬明從來沒有想過,自己的shēn吟能有這么響,居然耳朵都有些疼痛。
  很快,各種各樣的聲音就傳到了耳中,呼吸,心跳,幾乎每一聲都仿佛有人在喬明耳邊大力狂敲巨鐘一般。
  這還不算,甚至連呼吸的時候空氣進入鼻腔,都能帶動起一股冰冷的寒意,加上空氣流過皮膚仿佛刀割一般的痛楚,直接讓喬明陷入了巨大的痛苦當中。
  但喬明卻根本不敢發出一點聲音,他生怕自己一旦出聲,就能把耳膜震破。全身劇烈的痛苦中,喬明忽的感覺到了自己血脈的流動,察覺到了靈力的流轉。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