斬仙》 最新章節: 第一章重生了(上)(05-12)      第一章重生了(下)(05-12)      第二章身為劊子手(上)(05-12)     

斬仙33 把藏經閣背下來(下)

每天看著楊晨的,都是一群帶著看熱鬧,看小丑表演的揶揄目光,楊晨所到之處,到處充滿了這樣的目光。哪怕偶爾的有幾個不是這種嘲諷意味的,也都是帶著一些遺憾或者是迷惑不解,整個九壤山莊,沒有人知道他到底在做什么。
  楊晨卻毫不理會這些,只是依照以往的生活習慣,除了每天行功一周天之外,就是在自己的小院中呆坐著,細細的把從龐大的藏經閣書庫中得到的東西仔細的琢磨,消化。
  也許是前世的見識太過于集中在火系修行,當楊晨沉下心來專注于各個方面的時候,哪怕只是煉氣期的經驗見識,也讓楊晨大開眼界,對于陰陽五行訣的理解,更加的上了一個層次。
  就在楊晨這樣半閉關的琢磨了一個多月之后,一出關,就看到了孫海敬。孫海敬的臉上,明顯的一片幸災樂禍的表情,看著楊晨,仿佛在看著一個死人。
  “楊師弟,恭喜啊!”孫海敬皮笑肉不笑的看著楊晨,一臉虛偽的笑容:“師父說了,楊師弟既然享受煉氣三層的待遇,按照規矩,楊師弟現在就可以外出歷練了!”
  “孫師兄有心了!”楊晨根本不理會孫海敬的話,只是反駁道:“可以外出歷練,又不是必須要外出歷練,孫師兄或許想的太多了吧?”
  孫海敬冷笑一聲,似乎早知道楊晨會這么說一般,嘿嘿兩聲奸笑之后,才說道:“不出去好像不行了,楊師弟,上面有令,要楊師弟近期就馬上外出歷練。呵呵,楊師弟,恭喜了,猛虎出山,蛟龍入海,大展宏圖啊!”
  楊晨眉頭皺了起來。純陽宮上層要他外出歷練?這是怎么一回事?難道是楚亨安排的?想了想,楊晨搖了搖頭,楚亨還沒有膽大到做出這等安排,而且,這一定是純陽宮至少是堂主殿主一級的人才能安排出來的,這是什么意思?
  孫海敬看著楊晨臉上的表情,心中如同三伏天吃了一顆冰西瓜一般的舒爽。楊晨在九壤山莊,還真沒有什么好辦法對付他,但楊晨只要離開了眉清山,離開了純陽宮的勢力范圍,那可就由不得楊晨囂張了。
  仔細欣賞了一會,孫海敬才心滿意足的離開,臨走還不忘記揶揄,用一種很是遺憾的語氣說道:“楊師弟,本來我打算是等在門派大比之日,向你發起生死挑戰的。楊師弟這么厲害,想必不會害怕我高那么幾層境界。可惜啊,精心準備的符器符寶卻沒有了用武之地了,可惜啊!”
  “符器符寶?”楊晨冷笑了一聲:“孫師兄大概忘記了,我在藏經閣閱讀需要使用多少門派貢獻,這些門派貢獻要是換成晶石的話該有多少。孫師兄,如果我活著回來,一定在門派大比的時候挑戰孫師兄。”
  孫海敬的臉上,明顯的顯現出一陣氣急敗壞。楊晨伸手在頸項間虛虛的一劃,淡淡的釋放出一股殺意,冷笑道:“到時候,孫師兄你就洗干凈脖子等著吧!我會用多的不計其數的買來的符器符寶砸死你!”這種人,無時無刻的不在師門當中算計自己,楊晨已經下了殺心,絕不會讓孫海敬活著。
  被楊晨的殺意一激,孫海敬激靈的打了個冷戰,臉色瞬間變得蒼白,身體不由自主的后退了幾步,差點絆在后面的院子門檻上,身形踉蹌了幾下,這才站穩。那一瞬間,耳中滿是楊晨充滿了殺意的聲音回響,竟似從靈魂中發出了顫抖。
  許是覺得自己剛剛的表現太過于沒面子,孫海敬站穩之后,深呼吸幾下,臉上總算是恢復了一絲血色,但依舊還是害怕不已。強撐著想要做出一副鎮靜的神色,但是臉上的肌肉卻不由自主的在顫抖著,根本無法穩定。
  最后還是強行的將恐懼壓了下去,但卻已經過了好一會。楊晨甚至都已經不再理會他,早已邁步向自己的房間當中走去。孫海敬最終還是為了挽回面子一般,沖著楊晨心虛的喊了一句:“等你能活著回來再說!”
  急匆匆的逃離了楊晨的小院,直到回到自己的房間,孫海敬還是滿身的冷汗流個不停,驚慌的心思久久無法平靜下來。雙手不由自主的顫抖著,嘴里喃喃的說道:“不要回來,不要回來!”卻是已經嚇壞了。
  孫海敬能得到消息,楊晨可以肯定,一定是從楚亨那里得到的。只是不清楚,門派派他一個煉氣一層的弟子外出歷練是什么意思。不過楊晨卻也不急,相信很快就會有人來通知他。
  果然,兩刻之后,就有人來通知楊晨,帶他來到了九壤山莊的大堂。在這里,楊晨意外的見到了很久沒有出現過的杜謙。此外,還有楚亨在場,令人意外的是,公孫玲竟然也在。
  “楊晨,想要修行有成,閉門造車是不行的。”說話的是楚亨,一副為人師表循循善誘的模樣:“正好新一期的外出歷練已經開始,這一期就是你也在其中。這可是師門特別為你安排的,你可不要拒絕!”
  楊晨疑惑的目光看向了杜謙,杜謙當然知道楊晨的疑惑,卻笑著點了點頭,沒有多說什么。杜謙想來不會害自己,楊晨相信,這絕不是楚亨能夠安排的。
  “是!”楊晨答應了一聲,什么話也沒有說。倒是旁邊的公孫玲,一直好奇的看著楊晨,似乎在奇怪,為什么會讓楊晨這個煉氣一層的弟子去外出歷練。不過她不明白,楊晨卻更不明白。這安排實在是有些出人意料,真不知道上面是怎么考慮的。
  “回去收拾一下,這就動身吧!”楚亨再次開口,提醒了一句:“楊晨,你可是我看好的弟子,千萬不要在路上出了什么岔子!”話說的大義凌然的,但其中的意味楊晨卻聽的一清二楚。
  “外出之后,一切小心!”杜謙在一旁,和氣的叮囑了一句,隨后揮了揮手:“去準備吧,過了午時就出發!七月二十之前,要趕到浮空山。”說著,遞過來一張符箓:“路上如果有什么危險,就發動這張符箓,你公孫師姐會及時的趕到救援!”
  ————
  三江了,求一些三江的推薦,謝謝大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