斬仙》 最新章節: 第一章重生了(上)(05-13)      第一章重生了(下)(05-13)      第二章身為劊子手(上)(05-13)     

斬仙337 破陣(上)


  以楊晨記憶中楊曦的精明和陰險,絕不會犯這次這么低級的錯誤,嚴格說起來,只能說現在的楊曦,還沒有成長到前世的那種地步。www.booksrc.net78小說網無彈窗更新快
  不過,在太天門,楊曦也絕不是混的那么如意的。至少楊晨就知道,在楊曦凝丹之前,很是被一批人排擠過,欺壓過,這才導致了他為了獲得更高的地位和修為不惜一切手段,甚至把自己的親妹妹送給了少門主做shì妾。
  后來不知道什么原因,楊曦甚至殺了太天門的少門主,并嫁禍到了楊晨身上。一系列手段端的是出神入化,連太天門的門主都被他瞞過,哪里是今天這般,連前因后果都沒完全考慮清楚,就上門來想要設局殺死楊晨。
  楊晨不會關心楊曦為什么還沒有成長起來,他只是想要楊曦從今天開始,時刻生活在朝不保夕的恐懼當中。前世,楊晨被追殺的時候,可沒有少過這樣的日子。
  見面一劍砍死楊曦,實在是太便宜他了。至少也要讓他擔驚受怕上百年,然后楊晨才會動手。他要讓楊曦也嘗一嘗自己前世承受過的那些痛苦,才能覺得解恨。
  楊晨曾經幻想過無數次如何殺上太天門追殺楊曦,卻從來沒有想過有一天楊曦竟然自投羅網,自己跑到楊晨面前來,讓楊晨給他埋下一顆恐懼的種子。
  或許這就是上天的安排,老天爺既然讓楊晨重新來過一次,又用這樣的方式將楊曦主動送了過來,天意的成全吧!
  對于楊曦的威脅,楊晨并沒有放在心上。想要殺掉楊晨的,絕對不止是太天門一個宗門,這一點,大家心照不宣。
  多少天才弟子都是在修行途中偶爾出了事故身殞,許多都我了懸而未決的疑案,但通常都不外乎仇敵動手,妖魔動手,或者是道門內部的傾軋,前世的楊晨司空見慣。
  不管怎么說,楊晨呆在純陽宮里,那是絕對安全的。今世不同前世,純陽宮會被滅門。且不說現在已經多了兩個大乘期高手和十個元嬰老祖,光是和碧瑤仙島與青云宗的合作,兩大宗門就決不允許純陽宮和楊晨出事。
  如果楊晨怕死,那就一直龜縮在純陽宮一步不出,或許很多人就期待這樣。但這樣一來,楊晨實際上也就等于廢了,從古到今,從來沒有一個閉門造車膽小如鼠的家伙能夠修成正果的,能度劫飛升的哪個不是在戰斗中廝殺出來的?
  連面對一些仇敵或者小人暗算的勇氣都沒有,又怎么可能有勇氣面對天劫,而且還是一連串的三種天劫?
  閉門造車只有一個結果,那就是從此再也沒有突破的靈感。不管看多少書,閱讀多少前輩的感悟,也沒有用處,讀萬卷書不如行萬里路,這是顛簸不破的道理,紙上得來終覺淺,絕知此事要躬行。
  藏在純陽宮或許楊晨還能煉制問心丹,還能煉制二轉內察丹,但也僅此而己。要是這般的話,對于太天門也好,其他宗門也好,威脅終歸還是有限。
  太天門派楊曦過來,肯定是為了拉攏,拉攏不成,估計打的就是這個主意,把楊晨嚇住,再不敢外出。要是楊晨真的天不怕地不怕,獨身在外,總歸還是有機會擒獲或者斬殺的,不管怎樣,都是好算計。
  嚇走了楊曦,楊晨根本不在乎結果如何,直接到掌教宮主這邊向宮主稟報了剛剛發生的事情。有些事情,得讓宗門提前做出應對計劃,否則倉促迎戰,總是要吃虧的。
  聽的太天門竟然派了個筑基期的小子借著同鄉身份跑到純陽宮來算計自家最看重的弟子,以掌教宮主的涵養,也是直接破口大罵,絲毫沒有一點元嬰老祖的風范,更不用說一門之主的氣度。
  罵過之后,掌教宮主到也沒有安置楊晨,對楊晨,他有絕對的把握。整個宗門當中,最讓掌教宮主放心的弟子,估計就是非楊晨莫屬。連這點坎坷都看不透度不過,那也就不是楊晨了。
  宗門當然要安排,但是卻不能做出明顯針對太天門的跡象,否則太天門絕對會借此發飆,將純陽宮連根拔起。他們現在顧忌的可不是純陽宮,而是正在和純陽宮聯盟崛起的碧瑤仙島和青妄宗。有一個合理的理由,太天門絕對會抓住將純陽宮打入深淵,破壞整個聯盟。
  楊晨還是若無其事的回到了洞府當中,高月和公孫玲看楊晨什么事情都沒有發生的樣子,也不追問,任由楊晨繼續吸收火種。
  之前楊晨說過要和高月公孫玲繼續神識雙修,這段時間也沒有浪費。每隔一個月,楊晨就會和兩女修行一次太玄陰陽心經。心經不但可以調和神識,而且能夠大大的提升雙方神識的凝練度,是絕佳的神識雙修功法。有這種功法在手,浪費實在是可惜。
  一年多的時間,兩女也能感覺到她們的神識在飛速的凝練著。因為現在楊晨和高月公孫,玲的神識已經處于一個相對平衡的階段,所以神識總量只是按部就班的增長著。但每一次神識雙修之后,大家的神識就凝練幾分,越發的穩固。
  不知道楊曦回去怎樣和太天門的人反饋的,至少到目前為止,太天門沒有一點要動手的跡象。當然,也不可能這個時候就動手,那也實在是太明顯了一點,而且楊晨一直在純陽宮沒有出來,就算想要動手都沒機會。
  但楊晨知道,太天門肯定是已經將自己列為重點關照對象。以前自己沒表現出能夠讓宗門實力發生改變的作用,現在既然有了這么大的作用,就要承擔這么大的風險。以后再要出門,就得小心太天門或者其他某些門派的明槍暗箭,再不會如以前那般的輕松了。
  沒有和師父師姐說起這些,楊晨是怕她們擔心。在楊晨的心中,對此事根本就不怎么在乎。他修行的方向,其實從踏入斬仙臺的那一刻就已經注定,那是一條充滿了殺戮的道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