斬仙》 最新章節: 第一章重生了(上)(05-07)      第一章重生了(下)(05-07)      第二章身為劊子手(上)(05-07)     

斬仙340 全是好東西(上)

第三百三十七章破陣(上)
  不能不說,這陣法很是適合圍困人,其他書友正常看:。尤其是在海洋當中,還是由五位水靈根元嬰高手催動的時候。
  哪怕楊晨的金鐘對神識的傷害再強,但是,鐘聲的攻擊幾乎全部都被陣法吸收。諾大的陣法范圍之內,到處都是碎冰,但是五人卻沒有因此而絲毫的受到傷害。
  單從靈力角度上來說,五位元嬰高手,就已經遠遠的超出了楊晨的靈力水平,更何況,論起大境界,他們也都比楊晨高出一籌,其他書友正常看:。在這種等級的對抗之中,五人組成的陣法,是牢牢的占據了上風的。
  不過,也并不是說楊晨就完全無力,金鐘畢竟是龍宮藏寶庫當中出來的精品,非同等閑。盡管五個人靠著陣法擋住了楊晨的鐘聲攻擊,但是,卻也再無力攻擊,雙方成了一個僵持的狀態。
  不是五人不想要攻擊,而是他們中的某人稍稍一分神,馬上就遭到了鐘聲無孔不入的清晰。只是稍稍的離開了陣法的庇佑一下,就馬上嘗到了那種差點神魂重創的滋味。大驚之下,誰還敢再分心動手?
  陣法將鐘聲的攻擊全部都約束在其中,所以陣法之外的那個帆船上的壯漢并沒有承受一點傷害。從攻擊一開始,他就控制著帆船飛到了空中。他是這次攻擊的總指揮,但眼看著五個元嬰高手加上一個鎮海旗陣竟然還無法奈何楊晨這個小小的金丹后輩,也不由的皺起了眉頭。
  身在陣外,壯漢當然看得出來,楊晨不知道哪里弄了一個他們事先不知道的金鐘法寶,有著強悍的攻擊力,現在和五人僵持著,雙方誰也奈何不了誰。
  眼見著這種情形發生,壯漢當然不會容忍。堂堂六個元嬰老祖對付一個金丹宗師竟然還要如此費勁。雖然說靠著陣法才能夠將楊晨困住讓他逃脫不得,但是竟然連干掉楊晨也需要陣法輔助而且還無法做到的話,那可就是恥辱了。
  眉頭皺起的剎那,壯漢身邊就出現了一支飛劍。動念間,飛劍就無聲無息向著陣中的楊晨斬去。楊晨正在對付五個人的圍困,絕對無法再承受另一個人的突然襲擊。
  飛劍飛行的很快,嗖一聲就到了楊晨的頭頂。但陣中的楊晨卻仿佛已經料到了一般,手中忽的多出了一支飛劍,正是眾人了解過的明光劍。
  讓人奇怪的是,楊晨并沒有御劍防御,而是一直將飛劍抓在手中。等到壯漢的飛劍靠近,楊晨才揮劍格擋。
  叮,嗡,一聲輕響,是楊晨揮劍擋住壯漢飛劍的聲音,而嗡一聲,卻是楊晨在接下對方飛劍攻擊之時,同時靈力激蕩,敲響了體內的金鐘。
  鐘聲響起的恰是楊晨的明光劍和壯漢飛劍相接的剎那,悠揚的鐘聲直接通過雙劍相交,傳到了壯漢的耳中。
  如果壯漢一直在陣法之外的話,短時間之內,楊晨還真無法奈何他,偏偏他這個時候等不及,主動發起了攻擊。
  神識御劍在楊晨的鐘聲攻擊范圍之內,簡直是愚不可及的事情。轟,壯漢只感覺雙劍相交的剎那,自己的腦海仿佛突然炸響了一顆巨大的炸彈,腦子里面一片空白。
  飛劍在鐘聲響起的時候就失去了控制,直接掉落在陣法當中。壯漢的人在帆船之上,卻似乎已經陷入了昏迷,一時之間,竟然再也無法控制帆船和雙翅,兩件法寶失去了主人的控制,從空中開始緩緩的降落下來。
  鎮海旗陣中五位元嬰大驚,在極力維持陣法抵抗楊晨攻擊的同時卻也不由的痛罵壯漢的愚蠢。這種人數境界都占優的情形之下,竟然還要隨意插手,不弄清楚狀況,就是這樣的下場。
  沒辦法,他們幾個雖然靠著陣法的威力擋住了金鐘的攻擊,但是卻也只能是竭盡全力,再沒有任何的余力來通知壯漢。一個判斷錯誤,壯漢就付出了慘痛的代價。
  不過,壯漢這一下攻擊也并非沒有任何作用。借著楊晨抵擋壯漢飛劍的功夫,鎮海旗陣的五面陣旗,已經向著眾人的中心縮小了一大圈。陣圖的范圍,也隨之縮小了一大半。
  陣圖范圍變小,對于五位元嬰老祖來說,意味著威力的增大,控制力量的減小,但對于楊晨來說,可就沒那么美妙。最重要的是,陣法防御增強之后,已經可以開始反擊。
  金鐘的攻擊,已經被完全的束縛在陣中,甚至連腳下的冰塊,也只能碎裂一小片區域,書迷們還喜歡看:。沒辦法,現在楊晨還無法深入的祭煉金鐘,無法有效的提升金鐘的攻擊手段,只有這一種單一的手法。
  還好金鐘強悍的護體功能,即便在陣中楊晨遭到攻擊,也只是讓楊晨一陣后退而已,身體卻不會因此而受傷。控制的好的話,楊晨還能借助對方的攻擊來震響金鐘反擊。
  但是,對方很快就發現了這一點,攻擊也變得詭譎起來。絕不會同時出手,給楊晨最大的反擊力度。每個人都是借著同伴攻擊帶動的金鐘反擊剎那向楊晨出手,金鐘全力防護楊晨,聲音就沒有一開始那么威力大。
  看到這個辦法湊效,五人頓時間歡喜起來,也不顧天上的帆船正在緩緩的掉落,全力的控制這陣旗,一邊調動陣法攻擊楊晨,一邊縮小陣法的范圍。
  陣法越來越小,已經集中在百丈之內,五人的距離也越來越近,但陣法大的威力卻越來越大。
  不經意間,楊晨已經無力反擊,金鐘全力的在應付陣法的攻擊,卻再也無法敲響金鐘來反擊。
  眼看著楊晨已經開始捉襟見肘,手忙腳亂起來,五人終于露出了欣慰的笑容。這一趟出來的最大目的就能完成了,說不定先不用擊殺,還能將楊晨生擒。要知道,活的可比死的要功勞更大。
  誰也沒有在意壯漢的情形,他不過是被金鐘傷了神識而暈倒,反正有帆船保護,降落在海面上也不會有事,只要等抓住了楊晨,再救治他不遲。
  楊晨抵抗的很辛苦,但是卻無濟于事,很快,陣法就被約束到了三十丈方圓之內,而楊晨,已經不得不疲于奔命的來抵抗陣法攻擊了。
  ————
  求推薦票!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