斬仙》 最新章節: 第一章重生了(上)(05-14)      第一章重生了(下)(05-14)      第二章身為劊子手(上)(05-14)     

斬仙341 石珊珊有麻煩(下)


  第三百三十八章只有他可能認識(下)
  ------------
  第三百三十八章只有他可能認識(下)
  什么?”聽的這個消息,門主和張長老轟的站了起來,氣勢大漲:“你說什么?”
  “外出歷練的六位老祖的本命靈牌已經碎裂。”跑來的弟子也知道大事不妙,又說了一遍,臉上幾乎要哭出來一般。
  本命靈牌是修士晉升到元嬰期之后,才能夠在宗門留下的,和自己性命相托,身死之時,靈牌也會碎裂。一般都是存放在宗門大殿或者專門的房間,太天門元嬰高手眾多,傳英堂就是太天門專門存放高手本命靈牌的地方。
  一旦本命靈牌碎裂,就意味著修士已經身死道消。而劉楓六人,正是這次太天門派出去追殺楊晨的元嬰高手,不但帶了宗門的飛行法寶,鎮海旗陣,而且還有大乘期高手煉制的追蹤羅盤,殺一個金丹期的后輩,簡直是易如反掌。
  剛剛還正要讓張長老去給他們傳信,讓他們暫時先不要動手,想不到轉眼間,六個人就已經身殞。
  到底發生了什么?追殺楊晨被反殺?這絕不可能,楊晨只是一個小小的金丹后輩而已。除非,是出了什么意外。
  “同時碎裂的,還是先后碎裂的?”門主下意識的問了一句,似乎想要確定什么,連他自己也不清楚自己怎么會問出這個問題。
  “稟門主,是同時。”看守的弟子稍一回憶,就給出了答案。實際上,還是有些許差別的,只是時間差的太短,讓人很容易誤會是同時而已。
  “去查,看看發生了什么?”門主瞬間冷靜下來,大聲的吩咐道。剛剛來報信的弟子,急忙的答應一聲,飛快的跑了出去。
  “你去青云宗打聽一下,當年楊晨被駱元追殺,到底發生了什么?怎么會一個筑基期的后輩從海外回來,大乘后期的高手卻消失?”冷靜下來的門主,心思越發的縝密。
  “什么樣的法寶能同時殺死六位元嬰老祖?”門主連著吩咐了兩個人,自己卻開始自言自語起來:“還是說有什么不世高手?”
  當年楊晨被大乘后期高手追殺,有目共睹,期間肯定發生了什么。或許知道這些有助于判斷劉楓他們到底遇上了什么。
  海洋中一定有大家不知道的秘密,否則楊晨也不會一有事就往海外跑。這一點是之前太天門的人定下計劃時漏掉考慮的。原以為只要能困住楊晨,消滅他易如反掌,現在看來,完全不是那么一回事。
  六位元嬰老祖的損失,放在任何一個宗門,都是了不得的大事,很快,太天門的一干長老們就得到了通知,前來議事。張長老則飛快的趕往青云宗,試圖打聽楊晨當年出海到底遇上了什么。
  眼下已經不是暫時不殺楊晨留他性命的問題,而是要馬上弄清楚六個元嬰老祖的死因。當然,張長老說的密地鑰匙銘文,既然楊晨暫時沒死,那就讓他看看也無妨,權當廢物利用。
  楊晨不會知道太天門還發生了這許多的事情,他現在正站在帆船上,試圖控制這一件法寶。
  之前的壯漢已經被楊晨隨手一劍砍了腦袋,尸體丟給了血妖藤用來恢復。至于乾坤袋,當然留下來慢慢的查看。
  現在楊晨也學乖了,乾坤袋拿到,先扔給哮天,讓它一件一件的把所有的東西都吞噬一遍。如果有什么神識標記之類的東西,直接就會被哮天消化的干干凈凈,不留半點痕跡。想要再通過類似的方法來追蹤楊晨,可沒那么容易。
  這長著翅膀的帆船讓楊晨很是意外,前世記憶中,并沒有這件東西的存在。或者說,前世他根本就沒機會見識到這樣東西的厲害,所以沒有記憶也是正常的。
  帆船的品級很高,絕不是普通的元嬰高手能夠煉制的,楊晨在接觸之后就發現了這一點。似乎這帆船本就是給宗門用來代步的法寶,所以煉制出來之后,煉制者本人就沒有用神識祭煉,而是變成了一件公用的法寶。
  這就如同楊晨從龍宮寶庫中得到的飛梭一樣,主人已經沒有,只要打上神識印記,就隨時可以使用。而壯漢原本的神識印記,也隨著壯漢的身死而消失,自然就便宜了楊晨。
  這帆船同樣能夠飛天,不過速度比起飛梭來要慢上一絲。而在水中,雖然不能像飛梭那般進入水中水遁,但是卻能夠成為一艘漂浮在水面上的高速帆船。
  最重要的是,這帆船的防護能力很不錯。如果不是壯漢暈倒在地無法控制的話,楊晨想要登上帆船也要破費一番功夫。
  這種天然的防護加上飛行法寶,楊晨直接就給安排了歸屬。師姐公孫玲現在還沒有一個趕路的好東西,正好稍微祭煉一下認主之后給她使用。
  直到這個時候,楊晨才發現,帆船和翅膀居然是兩件法寶。翅膀是壯漢的,同樣沒有了神識標記,輕而易舉的成了楊晨的囊中之物。
  在了解了分水翅的用處之后,楊晨也不由的驚喜起來。盡管分水翅有著很大的限制,在空中無法使用,但是在水中卻能夠將飛梭或者帆船的速度提升一倍。光是這一點,就足以讓楊晨開心到爆了。
  飛梭的速度在水中提升一倍,那是什么感覺?哪怕當年的二城主,化為原形之后,奮力扇動雙翅,也不可能追上水中的楊晨。
  楊晨的飛梭配上分水翅,簡直就意味著楊晨在水中直接給自己上了一個保險,再也不虞有人能夠追上了。就算有飛的比楊晨飛梭加分水翅快的,也不可能在水中還有那么厲害的攻擊力。
  直接給分水翅先打上神識標記,簡單認主之后,楊晨才又拿起了壯漢放在帆船甲板上的那個羅盤。
  隨手輸入靈力,羅盤的指針馬上就動了起來,隨即,楊晨就察覺到自己識海當中的那個神識標記一顫。這羅盤就是追蹤楊晨的那件法寶。
  只是楊晨十分的疑惑,究竟這神識印記的主人是誰,怎么會在自己的識海當中還能夠如此的控制?好奇心一起,楊晨甚至一點都不愿意將神識印記驅除,他倒是想要知道一下,這家伙到底是誰。
  ————
  求收藏!求保底月票!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