斬仙》 最新章節: 第一章重生了(上)(05-07)      第一章重生了(下)(05-07)      第二章身為劊子手(上)(05-07)     

斬仙36 給你說話的機會(上)

外面的五個殺手,依舊還在焦急的搜尋著。一個煉氣一層的小輩,不可能突然之間消失的無影無蹤。這世上并不是沒有那種可以掩蓋全身氣息的好東西,可是,那絕不是一個煉氣一層的小家伙能夠使用的。
  楊晨還在等,等待一個合適的機會。至少,得等到這些人遍尋不著心浮氣躁之后再出手。雙方不管是人數還是境界都差的太多,硬碰硬的話,楊晨絕不是對手。
  剛剛進入了煉氣二層,而且還得到這么一個如意的劍匣,楊晨心中的實在是開心。最讓他高興的是,他提前截胡了以后出賣師父的皓月殿殿主的一件厲害法寶,讓他以后沒有了那么囂張的資本。
  另外,楊晨也并不打算將這個地下靈脈留下,需要等凈瓶將靈力吸收完全了再說。一來,凈瓶藥園里面的藥材生長,需要大量的靈力。二來卻是因為派系紛爭的原因。
  這里地處眉清山最邊緣,也屬于純陽宮控制最弱的地方前方不遠就是另一個門派的勢力范圍。修行界也不乏因為搶奪資源而引起的紛爭,哪怕楊晨前世,純陽宮在收取了法寶之后,還是不得不和那個相鄰的門派協商,留下了地下靈脈給對方。
  既然這洞窟現在暫時歸了楊晨所有,楊晨就打算把里面的東西全部的收下,包括這地下靈脈。給別的門派,還不如留給自己。凈瓶敞開了瘋狂的吸收靈力,平常凈瓶都可以將百里方圓的靈力抽個干凈,集中在地下靈脈的出口這一段,絕對沒有問題。
  盡管楊晨現在還無法煉制法寶,但是,乾坤養寶訣卻可以隨時隨地的使用,而且老君也說過,這乾坤養寶訣并沒有什么次數的限制,總之是修為越高,使用的次數越多,法寶的品級就越好。現在沒有別的可干,正好用來養寶。
  距離七月二十還有小半年的時間,楊晨也不用著急的趕路,有的是大把時間來消耗。反正陰陽五行訣每天只要行功一次就行,其他的時間,除了三清訣,就是乾坤養寶訣。
  整整一個月的時間,楊晨就安然的藏在前輩的幻陣之中,養精蓄銳。而外面的五個殺手,卻已經幾乎要瘋狂。
  “別的地方沒有出現這小輩的蹤影,他一定還在這里!”長髯文士已經用紙鶴傳書,和自己遠方的朋友們取得了聯系,確認楊晨并沒有出現在別處:“我們不能再這樣等下去了!”
  “可我們找不到他的蹤影,怎么辦?”黑衣人因為這次追蹤紙鶴的事情失敗,被結結實實的埋怨了一番,連他自己都不知道問題出在哪里,只能順從的聽從長髯文士的吩咐,現在文士這么說,他也馬上說出了自己的意思。
  “找純陽宮的那人,讓他給我們想辦法。”長髯文士冷哼了一聲,終于不再忍耐:“我們找不到人,他們純陽宮自己還能找不到?哪個門派分派的乾坤袋上沒有追蹤陣法?叫他自己找到人告訴我們!”
  “那價錢上他要是反悔怎么辦?”黑衣人緊接著問了一句。
  “他還好意思提價錢,一個煉氣一層的小輩,除非有人給了他好東西護著他,否則怎么可能脫開我們的追蹤?他自己的消息不對,還敢和我們在價錢上爭執?”長髯文士臉色一陣的猙獰:“他要是敢多說什么,大不了我們一拍兩散,我們把他殘害同門的事情掀出來,看看是他害怕,還是我們害怕!”
  這下,所有人都不再說什么。之前一個負責談這筆生意的人飛速的離開,去找純陽宮里的那個委托人。剩下的,則還是在周圍小心的搜索著,就算找不到,也不能讓楊晨逃掉。
  地下靈脈被凈瓶毫無顧忌的抽取靈力,終于枯竭。凈瓶當中,已經不是最開始的那一絲藍色水漬,已經變成了差不多有四五分高的一截。這些靈力,足夠藥園當中的那些藥材使用上百年甚至更長的時間。
  滿意的收起了凈瓶,楊晨一副心滿意足的表情走出了洞口。仔細想了想,跳起身來,直接將洞口上方的山壁打塌,不一會掉落的土石就將洞口封的嚴嚴實實,再也看不出來有什么洞口洞窟的影子。相信再過幾十年之后,當有人闖進來這個幻陣,也只會發現一個空蕩蕩的平地,絕不會發現洞窟里那個前輩的墳墓。
  相信那位前輩也絕不會希望有后人會不停的來驚擾他的長眠,當然,楊晨也不用怕有人會知道他已經得到了這位前輩的遺物。
  最后看了一眼這里,再沒有什么破綻之后,楊晨手中提著兇刀,開始慢慢的走出幻陣。
  運氣真好,當楊晨剛剛走出幻陣的時候,就發現不遠處正有一個家伙正在有一搭沒一搭的釋放著神識搜尋自己。看著突然之間出現在當地的楊晨,對方似乎無法相信一般,怔在原地,目瞪口呆,什么動作都無法做出。
  絕好的機會,楊晨的殺意透體而出,直逼對方而去。同時身體也如同箭一般的竄了過去,手中的兇刀高高的揮起,惡狠狠的向著對方斬去。
  兇刀雖然已經是楊晨自己的法寶,但楊晨現在卻沒有御使兇刀飛劍殺人的實力,法寶也只能夠當做兵器來使。但即便如此,法寶也依舊還是法寶,單純的從鋒利度上說,也足夠砍下筑基以下任何人的腦袋。
  被楊晨的殺氣一刺,本就十分驚詫的敵人直接陷入了剎那的失神。雖只是一瞬間,卻已經足夠楊晨沖過去揮刀。
  咔嚓一聲,對方的一顆六陽魁首飛起了老高,滿腔的鮮血猛地從脖腔子里沖出,無頭的尸體甚至還做了幾個手舞足蹈的動作,這才伴隨著脖子里咝咝的噴血的聲音,撲倒在地。
  “冤有頭,債有主,你我往日無冤近日無仇,要怪,就怪你不該接下想要殺我的生意吧!”楊晨將兇刀往身后一帶,沖著已經倒地的尸身說了一句,隨后才抬起頭,看了一個方向一眼,隨后回身猛地撲向了幻陣的方位。
  ————
  狂求推薦收藏點評,求三江推薦,謝謝大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