斬仙》 最新章節: 第一章重生了(上)(05-14)      第一章重生了(下)(05-14)      第二章身為劊子手(上)(05-14)     

斬仙359 到底是誰求誰(上)


  第三百五十六章冒充楊晨的姬妾(上)
  最后的一道噬魂引在楊晨的手中,不想死,就只能把所知道的一切全部的告訴楊晨。這家伙顯然還不想死,聽的楊晨問起,哪怕身體癱軟無法動彈,但還是飛快的將楊晨想知道的東西說了出來。
  聽完他的話,楊晨和公孫玲也不由得面面相覷起來。
  楊晨他們目的的方向,或者確切的說,應該就是楊晨想要去的目的地,那一片巨大的礦區,前幾個月來一直有毫光從地下射出,到最近毫光越來越盛,而且攜帶著一股濃烈的庚金氣息。
  有見多識廣的魔修以為,這是有一件魔器要出土的征兆。而且這魔器是庚金屬性的,這點已經毋庸置疑。
  盡管誰也不知道這魔器到底是什么,但是,從已經透露出來的氣息看,絕對是一件強大到不像話的法寶。
  魔修的高手推算后覺得,魔器出土的時間就在今后的一兩個月之內。已經有無數的高手,都集中到了那片區域,就等著魔器出土,來決定魔器的歸屬。
  為了爭奪法寶大家大肆出手血流成河的場面不光是魔門這邊,道門那邊也有過不少。這一次好像是有高手發了話,礦區之內不得自相殘殺,一切隨緣,如有違抗,格殺勿論。
  而楊晨路上碰到的這些,自然是一些聽到了消息以后,打著能不能占到便宜心思的家伙。因為大家都是同樣的心思,所以一路上幾乎都是互相敵視,小心翼翼。但因為有高手放出的風聲,不得自相殘殺,所以大家誰也沒敢動手。
  動手的話,一來會惹怒發話的高手,二來的話,一旦惹到一些厲害的家伙,自己便宜沒占到,反而惹上麻煩。
  而眼前的這家伙,就是借此機會,用毒物和噬魂術埋伏暗算,打一些外圍秋風。前一段時間已經成功了兩次,這次是第三次,但不幸的是,他運氣不好,這一次遇上了楊晨和公孫玲。
  如果楊晨公孫玲沒有出現的話,他這一趟自然是收獲頗豐,這么多人的身家,加上自己噬魂術的提升,寵物能力的提升,好處不言而喻。如果他早知道楊晨一個人就如此強悍的話,他絕不會動手,只要前面得手之后馬上就逃,楊晨說不定不會理會他。可惜,這世上沒有如果。
  楊晨和公孫玲卻完全沒有想到,竟然會有這樣的事情發生。某個魔器出土,這是十分正常的事情,道門中也經常會有一些法寶在吸收了足夠的靈力之后,破土飛出,被人得到的先例,不足為奇。
  問題是,偏偏這事情就發生在楊晨打算去收取庚金真元的時候,而且地點就在楊晨要去的那片礦區。更巧合的是,那魔器居然是有強悍的庚金氣息,很難說是不是和太白金星李長庚留下的那一脈庚金真元有關。
  從著家伙的口中,楊晨知道,礦區那邊已經有不少魔道高手聚集。自己和公孫玲過去的話,兩人修行的道門心法,說不定會被人看破行藏,帶來不必要的危險。
  楊晨自己倒是不怕,但現在公孫玲在身邊,楊晨可不會讓自己的師姐受到任何的傷害。不由得,楊晨也猶豫了起來,自己是該暫時避開這段時間,等魔器出土之后,再慢慢的回轉,還是應該迎難而上,也去參與一下魔器出土的盛會。
  如果是能夠確定這魔器和庚金真元無關的話,楊晨不會有任何的猶豫,肯定是選擇先行避讓。楊晨自己是很強,但還沒有狂妄到天下無敵,可以一個人將魔門蕩平的境地。但現在偏偏是不知道這魔器是不是和庚金真元有關。
  一方面楊晨不愿意放棄那些庚金真元,另一方面卻是擔心公孫玲的安危。有心把公孫玲放到藥園空間,但這種保護卻失去了歷練的本意,不由的讓楊晨為難起來。
  “不如我們過去看看!”楊晨的猶豫公孫玲自然看在眼中,她也是十分聰明的人,自然明白楊晨的猶豫,主動的說道。
  “會有危險!”楊晨應了一句。
  “那邊有高手坐鎮,不讓自相殘殺,我們過去看看,應該不會有什么危險吧!”公孫玲笑道,卻是心中也有一番想要開開眼界的打算。
  “你我身上沒有絲毫魔氣,一旦暴露,十分危險。”楊晨還是有些顧慮,不過看著公孫玲一臉期待的模樣,卻又不忍心打擊她的希望,只能順應道:“過去可以,不過,一切都要聽我安排!”
  公孫玲外出歷練有過幾次,但真正來到魔門的地盤上這還是第一次,也十分興奮。楊晨這么說,公孫玲自然是完全的點頭答應。
  兩人修行的功法,沒有絲毫的魔氣,這一點對于楊晨來說,十分容易解決。魔門也有不少人,會修行一些表面上道貌岸然的功法,但背地里卻十分的陰險狡詐。楊晨隨時可以喬裝這些人,而且手上的血妖藤飛劍,足以將自己裝扮成一個表面偉岸但下手狠辣的魔修。
  是問有幾個道門弟子的法寶,會是吞噬血肉的?除了魔門子弟之外,還想不出來哪家道門弟子會有如此歹毒的飛劍。
  公孫玲卻不好說,但也不是沒有解決之道。楊晨想了想,直接給了兩個方法。一個就是讓公孫玲喬裝楊晨的傀儡,將道門弟子煉制成自己的傀儡,更能說明楊晨的魔修身份。
  另一個方法,卻是有些為難,就是讓公孫玲喬裝楊晨的姬妾。魔門對于雙修,可比道門要開放許多,甚至很多魔修只是打著雙修的幌子,來滿足自己的好色之心。公孫玲只要表現的對楊晨言聽計從親近一些,也能夠輕易的將就過去。
  讓楊晨詫異的是,聽到這兩個方法之后,公孫玲只是稍稍猶豫了那么一下,就選擇了第二種。
  盡管滿面紅霞,嬌羞無比,但公孫玲卻寧愿以楊晨的姬妾身份出現在外人面前。甚至于在楊晨提出了這個方法之后,公孫玲心中還忍不住狂跳了幾下,似乎對這個身份也極為歡喜。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