斬仙》 最新章節: 第一章重生了(上)(05-18)      第一章重生了(下)(05-18)      第二章身為劊子手(上)(05-18)     

斬仙362 芳華夫人親自下場(下)


  第三百五十九章到底是誰求誰(下)
  芳華夫人不是急色鬼,也不是什么冒失的人,所以,并沒有馬上就要求和楊晨行房。
  養玉**是雙修功法,當然需要雙方的心甘情愿才行。這一點,閱遍男人的芳華夫人怎么可能不懂?
  陰陽魔宗,本就是一個陰陽雙修的門派,所有的弟子都是以陰陽和合**而著稱。身為陰陽魔宗的長老,芳華夫人自然是其中的佼佼者當中的佼佼者。
  應付男人,讓男人迷上自己,芳華夫人比起公孫玲這種只知道膩在楊晨身上死抱著不放開的青澀小妮子經驗不知道豐富了多少倍。
  說句不客氣的話,勾引男人,芳華夫人的一個眼神,就比公孫玲這般膩在男人身上不給男人絲毫空間**而且拈酸吃醋的表現要強出百倍。
  “公子,賤妾雖然只求一夕之歡,但賤妾也是清清白白的女兒家!就算公子不棄,卻也要兩情相悅方可。”當芳華夫人穿著最保守的宮裝,只露出最吸引人的那一段線條,加上高貴美艷的面孔,凌然不可侵犯的神情說出這番話的時候,著實讓人有一種異樣的感覺。
  楊晨當時看著芳華夫人的目光,雖然有些裝出來的急色模樣,但芳華夫人是何等樣人,閱人無數,哪里還看不出來楊晨真的有那么一絲愛欲存在?
  只要楊晨有那么一絲動心,芳華夫人就有把握讓楊晨拜倒在自己的石榴裙下。對一個男人來說,最開心的不是得到一個百依百順的女子,而是征服一個不可能征服的冰山冷艷女。
  芳華夫人此刻的做派,就完全的符合了最能激起男人征服**的女子形象。本身美艷高貴,氣質出眾,看起來冰清玉潔,盡管口中花花,卻對男人從不假辭色,只要是男人,都喜歡將這樣的女子壓在身下,盡情的蹂躪,這樣才能有異樣的滿足感。
  而且芳華夫人的身份高貴,陰陽魔宗幾乎是魔門如同青云宗碧瑤仙島一樣地位的宗門,陰陽魔宗的長老,身份幾乎也是頂天的存在。征服這樣的一個高貴的女子,絕對能讓人想想都心潮澎湃。
  更讓人熱血沸騰的是,芳華夫人的名聲,還真的是所謂的冰清玉潔。盡管身為魔道第一大雙修門派的長老,但芳華夫人卻從未傳出和哪個男子有過私情。她的名聲是靠著殺人殺出來的,不知道有多少覬覦她美色的家伙,都成了她盛名之下的墊腳石。
  之所以稱為夫人,到并不是因為芳華夫人已經適人,只是到了這個身份到了這個低位,自然而然的那些人尊稱而已。魔門很少稱仙子,倒是夫人叫的很多。
  清清白白的女兒家這話一說出來,再加上這番刻意的表現,仿佛楊晨和芳華夫人之間的關系忽然就掉了個個。不是芳華夫人想要推倒楊晨,而是楊晨要求著芳華夫人讓她接受一般。
  這就是芳華夫人的厲害之處,把一個對雙方有利的事情,而且還是自己有所求的事情,轉變成了一個角色扮演一般的征服游戲,將男人的心思幾乎是拿捏的精準無比。
  我想要你上我,但你還得求著我,讓我允許你上我,主客之勢,瞬間顛倒,這般翻云覆雨的手段,就連楊晨,也不由得為這個尤物的表現暗中叫絕。
  “賤妾不是隨便之人,身屬公子之前,賤妾不敢求姬妾身份,只求為奴為婢,隨侍公子左右。”芳華夫人那句話還不是全部,緊跟著,就又把這一番話說了出來。
  隨侍左右,為奴為婢,但卻死活不獻身,將自己置于低位,但卻又不假辭色,一副貞潔烈婦的表現,絕對能把男人的征服**直接刺激到爆棚。
  有時候,征服于追求的過程,甚至比結果更加的美妙。芳華夫人深諳這一點,小手段動用的是爐火純青。換成別人,絕對是心癢難耐,恨不能立時就用各種手段討好她,以求一親芳澤。
  當芳華夫人真的如同公孫玲一般,黑紗覆面,恭恭敬敬的靜立在楊晨身后,隨時等候吩咐的時候,還沒等楊晨開始征服,就已經享受到了一種巨大的滿足感。
  想想看,一個元嬰巔峰的絕色美女,除了不能碰她之外,其他事情上百依百順,展現在人前,那是一種多么驕傲的滿足?
  尤其是這個美女還在本地有著巨大的名聲,無數人都需要仰望的時候,旁人看向自己的時候,會是怎樣的一種羨慕嫉妒恨的目光?會是怎樣的一種虛榮?會是怎樣的一種滿足和驕傲?
  在把握人心,尤其是男人心的境界上,芳華夫人絕對已經是大宗師級的水準,幾乎無出其右者。
  “公子,不許答應!”公孫玲幾乎已經演活了一個地位受到威脅,不得不刷小性子固寵的爭風姬妾的形象。看到芳華夫人這般做派之后,第一反應就是對著楊晨撒嬌懇求。
  事實上,公孫玲也的確是害怕楊晨真的中了這個女人的誘惑。哪怕是身為女人,公孫玲也能感覺到芳華夫人身上那種巨大的吸引力,那絕不是穿幾件暴露的衣裳百依百順就能夠和對方相抗衡的。
  以前公孫玲一直以為,只要漂亮,就能夠得到許多人的追求。例如寒梅仙子石珊珊,雪舞仙子孫輕雪,甚至連她自己在內,算上高月,都有不少年輕俊彥表達過愛意,只是她們都拒絕了而已。
  現在面對著魔門的這個芳華夫人,公孫玲才真正意識到,原來哪怕人家把自己包裹的嚴嚴實實,臉都不露一點,甚至不假辭色愛理不理,同樣能夠讓男人迷的神魂顛倒。這一刻,公孫玲覺得自己和高月受到了巨大的威脅。
  “為什么不呢?”楊晨的反應,果然坐實了公孫玲的擔憂,他竟然一口答應了芳華夫人的要求。這讓公孫玲的心,瞬間沉了下去。
  “夫人!”楊晨剛剛稱呼了一句,就被芳華夫人打斷:“公子,奴婢不敢當夫人的稱呼,請直呼奴婢芳華!”
  “恩,芳華!”楊晨從善如流,馬上改口:“本公子要買一批九幽魔鐵精,帶公子去看看!”
  “是,公子!”芳華夫人躬身答應,然后帶著楊晨當先出門。
  ————
  求首訂,求月票!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