斬仙》 最新章節: 第一章重生了(上)(05-14)      第一章重生了(下)(05-14)      第二章身為劊子手(上)(05-14)     

斬仙365 千萬別用神識(上)

第三百六十二章芳華夫人親自下場(上)
  如果不是楊晨的一聲嘆息,公孫玲甚至會在不知不覺中,因為對這個舞者的同情,而做出更加離譜的事情,其他書友正常看:。
  還好剛剛只是一吻而已,及時的被楊晨喚回了神智。公孫玲至今還是面紅耳赤,自己竟然在楊晨面前沒能忍住誘惑,和魔門的一個女子當中親吻,一想到這個,公孫玲甚至有一種想要死的沖動。
  就算是被大敵打敗,報仇無望,公孫玲都沒有如此的絕望過,書迷們還喜歡看:。她竟然在楊晨面前丑態百出,以后自己又該如何面對楊晨?
  “不要灰心!”楊晨的聲音仿佛就在公孫玲的心頭響起:“天魔艷舞就是揣測人心,連等閑元嬰大乘期的高手都不敢輕易嘗試,你做的已經很好了。”
  盡管楊晨的安慰及時,但公孫玲卻還是自責不已,急的眼淚都要流下來。自己竟然在一群魔門女子面前做出如此丑態,以后,以后要怎樣抬頭?
  “阿玲,難得的磨練心境的機會,千萬不要自誤!”楊晨的聲音,這一次又嚴肅了幾分,聲音中還帶著一股淡淡的威嚴:“如果你當我是你的丈夫,那就乖乖的聽話!”
  這句話比什么安慰都管用,公孫玲頓時間收斂了自己的神態,再次凝神之后,才又一次看向了場中。
  楊晨說回去要娶高月和自己,那么楊晨自然是自己的丈夫。公孫玲可以不理會其他,但是楊晨的話卻一定要聽,在潛意識當中,公孫玲就是這樣認為的。
  而且楊晨說的也很有道理,天魔艷舞,可不是隨隨便便什么人都能夠看到的,剛剛雖然沒有把持住,但自己加倍小心,未嘗不是一個磨練心境的機會。
  女子格格嬌笑一聲,重新回到了隊伍當中,絲竹聲又是一變,整個的舞蹈風格再次發生了變化。
  舞者眾女齊刷刷的從身上不知道什么地方掏出來一顆粉紅色的丹丸,送入了口中。一口吞下之后,眾女很快的就發生了變化。
  絲竹聲充滿了誘惑,而眾女的口中也開始發出了呻吟聲,隨著她們蕩人心魄的呻吟聲,口中竟然呼出了淡淡的粉紅色煙霧。
  粉霧很快的彌漫了整個大廳,使得中間的那些女舞者,看起來都有一些朦朧的感覺。公孫玲稍稍的吸入了一口,頓時間心中升騰起一陣綺念,心知這粉霧不是什么好東西,急忙運功化去,其他書友正常看:。
  稍稍注意了一下楊晨,公孫玲卻發現,楊晨依舊還是那種津津有味的盯著看的表情,似乎沒有動過分毫。楊晨的雙眼似乎不停的在那些舞者的身上裸露的地方掃過,引的公孫玲一陣陣的不快。
  楊晨的手,似乎也再次攬上了公孫玲的纖腰,此刻也有些不規矩起來,手指在她的腰腹處隨意的撫摸著,讓公孫玲感覺一陣陣的面紅耳赤,心跳如雷。
  不過,當公孫玲被楊晨一用力換了個角度的時候,不小心看到了站在旁邊的芳華夫人的面孔。芳華夫人的臉上,似乎帶著一絲的輕蔑的笑容,公孫玲心中一震,腦海再次恢復了清醒。
  到了此時此刻,公孫玲才真正的靜下心來,識海清明,外面的這些人舞姿雖然動人,空氣中也彌漫著**的氣息,但卻再也影響不到公孫玲。
  經過和楊晨的神識雙修,太玄陰陽心經的強悍作用終于體現了出來。神識本就比自身修為強大了許多,再經過太玄陰陽心經的凝練,識海強大無匹。
  連著受了幾次刺激,公孫玲也終于從那種容易被誘惑的狀態中清醒過來,開始清醒的認識自己。知道自己是誰,來這里要干什么,現在處于什么狀況。等到想明白這些,外面的諸般一切,自然不會對公孫玲再有什么影響。
  只是這一會的感悟,就讓公孫玲的神識修為再次提升一個小層次,連帶的全身的靈力鼓蕩,也開始不停的流轉起來。
  在外人看來,卻是公孫玲已經要調動靈力來和天魔艷舞相抗衡。見此情形,芳華夫人更是心中暗笑,多少人想要靠著這種方法來抵抗天魔艷舞,卻沒見有一個人能成功的。天魔艷舞針對的不是對方的修為,而是對方的心境,靠著靈力,又怎么可能抵抗?
  反倒是楊晨,一直緊守著靈臺不失,就算已經被勾起了**,可他寧愿在公孫玲身上撫摸釋放,也還是堅持著沒有迷失,這讓芳華夫人也不由得高看了幾分,其他書友正常看:。
  修行養玉**,至少百年要忍受著欲火焚身之苦卻不的發泄,有這種定力,才是正常的表現。哪怕這個階段的天魔艷舞當中,已經開始用一些簡單的催情藥物來提升威力,但還沒到最強的時刻,相信到了那個地步,別說只是楊晨,就算是那個老魔頭自己來,也一樣要飲恨當場。
  “芳華,她們的實力不足,略有缺憾啊!”正在思忖間,楊晨忽的開口,直接和芳華夫人對話道。
  “這已經是此地奴婢手下最擅長天魔艷舞的弟子了。”芳華夫人終于面露為難之色,不是她不想做的效果更好一點,實在是這些弟子們的實力所限。
  “最擅長的?”楊晨微微一笑,忽的有些意味深長的說道:“不見得吧!”
  “哪里還有?”芳華夫人苦笑一聲,正要反駁,忽的想到了什么,瞪大了眉目,轉向楊晨,驚問道:“公子,你,你不會是要奴婢親自去跳吧!”
  楊晨盯著芳華夫人的高貴面孔,也不說話,只是默默的點了點頭。
  “公子何苦如此作踐奴婢!”芳華夫人的臉上,猛地現出一片凄婉,柔聲懇求道:“跳天魔艷舞,要服下暫時散功丹,還要吞服魅藥,衣不蔽體,奴婢清清白白的女兒身,公子真的忍心讓奴婢行此低賤之事?”
  一個高高在上的元嬰巔峰老祖,要服下散功丹,暫時限制住靈力,然后吞下魅藥,穿著性感的大跳艷舞,說出去實在是讓人難以相信。
  芳華夫人此刻看著楊晨的目光中,充滿了求懇,一個貴婦,楚楚可憐的看著楊晨,只是想要求懇他不要讓她去跳天魔艷舞。
  ————
  求推薦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