斬仙》 最新章節: 第一章重生了(上)(05-14)      第一章重生了(下)(05-14)      第二章身為劊子手(上)(05-14)     

斬仙373 我沒保證過(下)


  第三百七十章宗mén修整(下)
  對于楊晨的眼光,掌教宮主一直是十分佩服的,所以,楊晨恭喜自己的時候,掌教宮主一點都不覺的意外。
  想想自己突破的那一剎那,掌教宮主到現在還是感慨萬分。原本以為自己今生的修為就到此為止了,卻沒有想到,柳暗huā明又一村,居然還有突破。
  更讓掌教宮主有些暗地里開心的是,楊晨還給了自己一個千嬌百媚的雙修伴侶,而且還是百依百順的那種,讓他在修為提升的同時,還能夠每次都有極高的身心享受。
  這里,掌教宮主就不能不感嘆楊晨留給他的那套雙修功法的神奇,不光是他有所突破,就連自己的那個傀儡雙修道侶萬倩,竟然也在被動的修行當中突破,同樣進入到了元嬰后期,
  這也意味著,掌教宮主的戰斗力,同樣提升了一倍。除了楊晨,沒有人知道掌教宮主還有個和他修為相當的女傀儡高手,一旦出手,加上掌教宮主的螳螂傀儡,就算是碰上一個大乘期高手,也有的一拼。
  “榕樹dòng府那邊,有什么計劃嗎?”掌教宮主和楊晨閑聊了幾句雙修的效果之后,就把話題轉到了榕樹dòng府上。
  就算雙修功法是楊晨給的,雙修道侶是楊晨找的,但身為長輩,和楊晨這個后輩聊這些話題,掌教宮主還是有些尷尬的,所以很快的轉移話題。
  掌教宮主問榕樹dòng府的計劃,是因為那里只有楊晨去過,情況也只有楊晨了解,而且還有一個原因,就是楊晨現在已經是他和長老們心中一致認定的少宮主,自然也要負擔起宗mén的一些事情。
  “暫時還沒有計劃。”楊晨老實的回答,緊接著解釋道:“太天mén的事情解決,等到其他宗mén跟風,大肆招收妖族的時候,至少要十年或者更長的時間,到時候再看具體的情況吧!”
  雖然已經有了大概的方向,但具體的計劃楊晨還沒有。掌教宮主聽著也點了點頭,認可了楊晨的解釋。現在青穹山dòng府里面的那些妖族都還沒有搞定,如果純陽宮一次膨脹太過的話,別說太天mén,估計青云宗和碧瑤仙島都會有些忌憚的。
  時刻想著振興宗mén是好事,但是欲速則不達的道理,掌教宮主還是懂的。整個純陽宮算起來,都沒有眼前的這個弟子更讓他滿意的了。
  辭別了掌教宮主,楊晨再次回到了師父高月這邊。他自己的四個奴仆都已經成了內山mén弟子,很長的時間以來,楊晨都沒有招收過奴仆,盡管有無數人眼紅的等著他挑選。有什么事情,楊晨都是來師父這邊,讓師父的仆人幫著處理。
  高月和公孫玲似乎聊了很多。公孫玲一直低著頭,臉色紅紅的,偶爾抬頭看一眼楊晨的時候,總是有一種復雜難明的羞澀,然后迅速的低下頭去。而高月,臉上卻又一種說不清道不明的嗔怪,讓楊晨很是有些心虛。
  在外歷練,楊晨對公孫玲的表現也讓高月很欣慰,甚至于從內心來說,高月似乎還有那么一點點的羨慕公孫玲,至少她可以羞澀但甜蜜的在楊晨懷中假裝楊晨的姬妾很長時間。
  “關鍵時刻還知道護著玲兒,算你知道好歹!”高月不輕不重的斥責了楊晨一句,隨后才問起楊晨接下來有什么打算。
  算計太天mén的事情,楊晨肯定不會告訴師父和師姐,讓她們平添擔心。而楊晨回答師父的問題,自然也是關于修行上的。
  楊晨現在已經知道,陽五行因為有三種靈力凝丹,所以帶動了陽五行所有靈力凝丹。而陰五行現在已經有兩種靈力凝丹,那么只要再有一種靈力凝丹,楊晨就可以完成陰五行的凝丹。
  盡管短時間內不會有什么其他的奇遇,也不會有什么本源真元的發現,但楊晨只要耗費幾年的時間,專mén精修一種靈力,也能凝丹。
  這個打算,楊晨告訴了師父,聽到楊晨可以完成全屬性凝丹,就連高月也忍不住驚訝了一下。震驚之余,還是覺得有些不可思議。
  這還是楊晨沒有完全告訴師父的結果。大家都知道楊晨全屬性筑基,都以為楊晨是金木水火土五種靈力,誰也不會想到楊晨居然是陰陽五行全屬性。要是讓人知道楊晨是陰陽五行全屬性凝丹,不知道有多少人會驚爆一地的眼球。
  楊晨肯在宗mén潛修一陣,高月當然開心。每次楊晨出去,高月都是提心吊膽的,但又沒什么理由阻止他外出。還是留在宗mén安全,還能提升修為,這讓高月很滿意。
  現在高月要的很簡單,只要楊晨能夠平安就好,如果還在自己眼前的話,那就再好不過。再怎樣,總比楊晨出去被群魔屠神陣攻擊受傷要好吧!
  在宗mén當中,楊晨也放松了幾天,隨后直接找上了上官峰。現在上官峰經營的店鋪,已經不是原本的那個小鋪面,而是坊市當中可以和宗mén的千秋閣相媲美的大店。
  上官峰的修為,也進入到了元嬰后期,看樣子,幾十年內突破元嬰巔峰不成問題。加上楊晨的幫助,在百年之內,鐵鐵的一個金丹宗師。相比原先在煉氣期受困數十年,現在的上官峰幾乎可以說不比那些資質好的弟子差。
  來找上官峰,楊晨的第一件事就是把對太天mén楊曦的懸賞提高了一倍賞格。到現在還沒有人來領賞,自然是沒有人得手,但這恐怕要和楊曦一直呆在太天mén宗mén之內有關。每天提醒吊膽生怕別人刺殺,楊曦估計也是著實的品嘗了一下楊晨前世被追殺的滋味。
  賞格提升一倍,自然動心的人會更多,而楊曦也越發的要時刻生活在驚恐當中。這種逐漸提升的恐懼,才是楊晨報復的開始。暫時來說,楊曦可以不用擔心宗mén內的人對他動手,但等到有朝一日賞格提到了一個新的高度,哪怕有著不得自相殘殺的mén規,說不定也會有人冒險要動手。
  到了那個時候,才是楊曦真正恐懼的開始。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