斬仙》 最新章節: 第一章重生了(上)(05-14)      第一章重生了(下)(05-14)      第二章身為劊子手(上)(05-14)     

斬仙374 獨家絕密消息(上)


  第三百七十一章換一種方式合作(上)
  “楊晨,最近有人懸賞解讀一些上古文字。本章由網友為您提供更新]”在安排了楊晨jiāo代的懸賞楊曦的事情之后,上官峰再次回到了楊晨的面前:“也許你會感一些興趣。”
  “解讀上古文字?”楊晨心中一動,莫非是太天mén的?想到這里,楊晨忍不住問道:“誰在懸賞?”
  “一個海外散修。”上官峰回答道:“說是得到了一本上古的秘籍,需要能解讀上古文字的高手幫助解讀一下。”
  “哼,他就不怕我解讀之后自己也學會?”楊晨隨口一問,既然是散修,而且還是秘籍,那就不一定是太天mén的人。抱著無所謂的態度,楊晨也就是多了解一下。
  “他肯定會把單獨的字樣一個一個的描繪下來,拆分開來讓你解讀的。”上官峰微笑著回答道:“反正只要打luàn了順序,你也不會知道是什么內容。”
  “這倒是。”楊晨點了點頭,但心中還是有些懷疑,只是在上官峰師兄這里,并沒有表露太多。
  “我覺得你應該去看看。”上官峰看起來很感興趣,笑著說道:“已經有好幾個人和我說過這件事,讓我幫忙留意一下。懸賞的東西相信你一定感興趣。”
  “哦?”聽到上官峰這樣說,楊晨立刻就嗅到了其中濃濃的陰謀氣息。一個不怎么出名的散修的懸賞,竟然有好幾個人向上官峰提醒,而且賞格還是楊晨一定感興趣的東西,要說不是針對自己,楊晨還真的不相信。
  “是火種,四品火種。”上官峰笑著繼續說道:“你不是一直在搜集火種嗎?這家伙的懸賞似乎就是沖著你來的一樣。”
  聽到賞格是火種,楊晨已經可以肯定,這一定是沖著自己來的。否則不會有幾個人通過上官峰來提醒自己。五六年前,在碧瑤仙島已經有過那么一次,現在這么明顯,和太天mén無關才是笑話。
  “以后不用理會這種消息。”上官峰不會有害楊晨的心思,只是把一個間接得到的消息告訴楊晨而已,楊晨絕不會怪罪他,只是表達了自己的想法:“再有人問起,就說我不感興趣。”
  “好!”上官峰沒有絲毫的不滿,楊晨如何決定那是楊晨的事情,他從來沒有想過替楊晨做主。但是好奇心還是驅使他問道:“可是,你不想要這四品火種?”
  晨再次笑了笑,開口道:“但我更想要命。”
  “怎么講?”上官峰的眉頭頓時間皺了起來,他告訴楊晨這個消息只是為了幫助楊晨,但如果要是因此而讓楊晨受傷害的話,那可不是他的初衷。
  “什么樣的秘籍值得上一種四品火種?”楊晨冷笑了一聲:“真的這么珍貴的話,他在事后是絕不會容許有任何的泄露的,誰知道我會不會從那些散碎的文字當中把秘籍復原?或許秘籍的文字本來就不多呢?”
  上官峰對于楊晨和太天mén的恩怨知道一些,但楊晨絕不會告訴他所有的一切,所以用了這么一個理由來解釋。
  但是對上官峰來說,這個理由已經足夠了。對方安排的時候,顯然為了吸引楊晨的注意力,而用了四品火種的賞格。但是,這卻成了唯一的破綻。
  楊晨手上有不少低品火種,所以,三品或者三品以下的火種肯定無法吸引楊晨,四品火種剛剛好。但是,為了吸引楊晨,他們卻忘記了四品火種的珍貴,或許在那些決策者們的眼中,四品火種并不算什么了不起的東西,可這放在一個散修身上,的確是有些不正常了。
  上官峰馬上就意識到了其中的兇險,他一開始也只是想著楊晨如果能解讀的話,就可以輕松的拿到一種四品火種,卻沒有太過深入的思索這里面的兇險。當然,這也是因為和他提起這件事情的幾個人,都是合作過多年的老朋友,完全沒有太過于防備的心思。
  對方也是隨口一說,上官峰以為楊晨會感興趣,才會去深入了解,這也讓他忽視了某些東西。現在想起來,頓時覺得一頭冷汗。
  “是我疏忽了。”上官峰臉色很是有些不好,這件小小的事情,也讓他忽的發現,哪怕和自己在生意上合作了不少時間的一些朋友,都不一定是可以完全信任的。
  在這些生意伙伴或者合作對象與楊晨之間,上官峰絕對會毫不猶豫的選擇楊晨。沒有楊晨,上官峰什么都不是,但沒有這些生意伙伴,上官峰依然還是上官峰,就這么簡單。
  小小的chā曲除了讓上官峰對幾個生意對象的態度發生了轉變之外,似乎沒有引起任何的bō瀾。但楊晨卻知道,這是自己的機會來了。
  通過上官峰,楊晨很明確的表達了對那個解讀上古秘籍并不感興趣之后,事情似乎就開始銷聲匿跡,然后慢慢的在眾人的耳目中消失,仿佛從來沒有出現過一般。
  楊晨開始做起了準備。對方一而再再而三的確定楊晨是否通曉一些上古文字,甚至分別用了幾種試探的手法,只能說明一點,那就是太天mén有什么東西需要楊晨來解讀,而且很有可能,這東西目前只有楊晨一個人才認識。
  這似乎是一個很好的機會,楊晨絕不相信會是什么秘籍之類的東西,還沒有什么秘籍值得太天mén這樣的大mén派huā費這許多的心思。要知道,即便沒有什么新秘籍,太天mén也依舊還是最強悍的道mén,有沒有這個秘籍,根本就無關緊要。
  所以,太天mén重視的東西一定不是什么秘籍,而是別的其他的東西。單一的法寶也不可能,而結合現在太天mén的窘境,似乎只有一種東西才能讓他們如此的重視。
  資源,大量的資源,或者很有可能就是一個宗mén中傳下來的密地。這密地流傳的時間太長,以至于連文字都已經發生了變化,太天mén中已經沒有人能夠解讀,所以才會尋找楊晨這樣的通曉上古文字的專家。
  機會,似乎在不經意之間就來到了楊晨的身邊。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