斬仙》 最新章節: 第一章重生了(上)(05-14)      第一章重生了(下)(05-14)      第二章身為劊子手(上)(05-14)     

斬仙39 切磋我不行(下)

嘟囔的聲音雖然低,但在場的卻都是修行有成,個個都把楊晨嘟囔的話聽在耳中。楊晨最后罵人的話更是一字不漏,聽的異常的清晰。
  公孫玲卻在聽了楊晨的話語之后,心中微微一笑,臉上的寒霜也消去了少許。這個楊師弟,還真不是什么省油的燈。
  韓建德已經憤怒的快要爆炸了,一群人興致勃勃的來打純陽宮的臉,結果現在卻是被楊晨不陰不陽的反過來罵了一通還沒有還口的機會,怎能不讓他氣憤難平?
  “不知道楊道友有沒有興趣,我們切磋一下?”憤怒中的韓建德已經顧不得自己是煉氣六層而對手只是煉氣二層,開口就發出了挑戰。
  “切磋?”楊晨搖了搖頭:“切磋我不是你的對手,還是算了吧!”
  “怎么,楊師弟沒有這個膽量?”聽到楊晨如此輕易的開口認輸,包括公孫玲在內,也都有些詫異。韓建德卻險些一口鮮血噴了出來,蓄勢待發人家卻輕松避過,簡直就如同傾盡全力的一拳卻打在空氣上一般的不舒服。
  想挑釁,人家直接認輸,這還有什么可挑釁的?就算是說出去,楊晨一個煉氣二層的弟子,對上一個煉氣六層的家伙,認輸也不是什么丟人的事情。可問題是,韓建德就是轉不過這口氣來,所以馬上出口諷刺。
  “和膽量無關。”楊晨搖了搖頭,直接走到了公孫玲身后:“切磋較量的規矩太多,我不是你的對手。不過如果韓道友實在感興趣的話,不妨找個人多的時候,試著向我生死挑戰一下!”說完,再也不理會韓建德,直接對公孫玲說道:“師姐不是來接我的嗎?想必師門長輩也等急了,我們這就過去吧!”
  公孫玲不置可否的點了點頭,抬步就走。楊晨亦步亦趨的跟在身后,直接來到了幾個人身前,幾人卻不敢阻攔,身子一偏,放過兩人。前面走了幾步,楊晨這才扭回來說道:“這幾天一直到集會結束,我都會在這里,韓道友可別耽擱了時辰!”再走了幾步,楊晨卻又一次回頭,留下了一句:“韓道友,千萬別告訴我,你沒這個膽量!”
  剛剛韓建德譏諷楊晨的話,被楊晨原話奉還。韓建德就算是再不想發起這個挑戰,這個時候卻也由不得他。只是,楊晨才剛剛說了找個人多的時候,顯然是讓他沒有理由私下里解決,韓建德也被逼到了懸崖邊上。
  目送著公孫玲和楊晨走進了鎮子,韓建德和同來的幾人面面相覷,隨后告罪一聲,飛快的離開,去找自己的師門長輩。
  “師弟,你剛剛不該那么逼迫他的。”公孫玲走進鎮子之后,忽的嘆了一口氣說道:“無端的招惹一個仇家,得不償失啊!”
  “我沒有招惹他,他不是也找上門了嗎?”楊晨笑了笑:“反正已經找上門了,讓他們知道一下后果也不錯,否則別人會當你軟柿子捏!”
  公孫玲還想再說什么,聽了楊晨的話,終究沒有再說什么,只是帶著楊晨很快的來到了這里的一個千秋閣的分店。這里是純陽宮的一個據點,每年浮空山的集會,都是他們在負責來此純陽宮弟子的起居。
  純陽宮也有一位金丹宗師趕到了這邊,卻不是楊晨相熟的任何人。楊晨只是例行的拜見了一下,就會到了給自己安排的房間休息,不再管其他。公孫玲卻不像楊晨這般的灑脫,只是把剛剛發生的事情稟報了出來。
  “這個小子,倒是硬扎!”金丹宗師純陽宮外事堂的堂主徐成信,看的比別人長遠:“用一個心胸狹窄的家伙,就能讓所有人不再對我純陽宮再有懷疑,好手段。只要他贏了這一場,剩下的,我都給他接下,我們純陽宮,已經很久沒有這種有趣的小子了!”
  聽到徐成信這么說,公孫玲也放下心來。只是還是心中有些不安,如果韓建德非要生死挑戰的話,楊晨又該怎樣接下?只能期待楊晨殺死那些殺手是真的手中有什么殺手锏。
  韓建德飛快的回到了天權宗的駐地,急急忙忙的把剛剛發生的事情向自家的師門長輩稟報了一遍。天權宗來這里主事的,同樣也是一個外事堂的堂主,金丹宗師。在自家堂主面前,韓建德倒是沒有絲毫的隱瞞,他知道,自己哪怕稍有撒謊,堂主也能靠著自己的極為細微的說謊的表現判斷出來,根本就不敢撒謊。
  “你和純陽宮有仇?”外事堂堂主聽完之后,皺起了眉頭,沉聲問道。
  “沒有!”韓建德急忙回答,開玩笑,自己一個外山門弟子,憑什么和純陽宮有仇,就算純陽宮是一個小門派,也是有幾尊元嬰坐鎮的,他還沒有狂妄到敢挑戰純陽宮的地步。
  “那你和那個楊晨有仇?”外事堂堂主再次皺了皺眉頭,又問了一句。
  “沒有!”韓建德不敢隱瞞,再次搖頭。
  “你和純陽宮無冤無仇,和那個楊晨也無冤無仇,只是聽到了有人傳言人家殺了幾個高境界的殺手,你就去找人家的麻煩?”外事堂堂主忍不住問出了這句。語氣中,顯得極為不滿。
  “弟子,弟子……”韓建德都不知道自己該說什么才好,只能嘟囔了幾聲,卻說不出別的話來。
  “煉氣六層挑戰煉氣二層,你也真說的出來做的出來,還只是敢切磋較量,生死挑戰都不敢,你還真是給我天權宗長臉!”外事堂堂主簡直都不知道該如何說韓建德:“贏了你很光彩?還是輸了有什么好處?你難道就從來沒有動過腦子想過?”
  韓建德臉上一片灰白,現在才想到,自己之前的所作所為多么的愚蠢。就算人家楊晨打不過他,純陽宮一句傳言有誤就可以輕易揭過,可他自己卻會被純陽宮上下仇視,自己當時怎么就豬油蒙了心,非要出這個頭?
  “人家已經約戰你生死挑戰,你如果不敢,那就認輸,回山閉關十年!”外事堂堂主很是隨意的吩咐道:“如果你敢的話,明天就去挑戰吧,不要給我天權宗丟臉!”
  ——————
  第二更狂求推薦收藏點評,求三江投票,謝謝大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