斬仙》 最新章節: 第一章重生了(上)(05-12)      第一章重生了(下)(05-12)      第二章身為劊子手(上)(05-12)     

斬仙393 身為少宮主(上)

第三百九十章要不要放水(上)
  在石珊珊和孫輕雪的眼中,楊晨的煉丹絕對是讓人眼花繚亂的。一大堆藥材扔進了丹爐,竟然在楊晨的控制下各自分開了一片區域,然后不同的火焰冒出來,單獨的對某種藥材進行精煉。
  這個過程如果是順序發生的,那不足為奇,每一種藥材精煉之后,然后在適合的時候加入到丹爐當中,這是所有修士對于煉丹過程的常識性認知。
  但是楊晨的做法卻顛覆了兩女的一貫常識。所有的藥材同時精煉,最離譜的是,每一種藥材精煉使用的火焰居然還都是不同的。
  楊晨手上有許多種火種,這個兩女都清楚,煉制問心丹,光是兩大宗門就給了楊晨不下一百多種火種。
  不同的藥材用不同的火種來精煉,這個也是常識,毋庸置疑。有些藥材合適猛火,有些適合慢火,有些則是需要陰火,不一而足。
  但是,同時控制數種不同的火焰,同時進行數十種藥材的精煉,這已經超過了兩女的想象。這要一心幾用,才能夠精準的把握所有的藥材精煉?
  不但控制不同的火焰,而且不同的火焰還有不同的火候,不同的火候還要對應不同的藥材,甚至于一種藥材還需要不同的火焰和不同的火候。
  光是這一手,就足以讓兩女對楊晨的煉丹手法驚嘆不已了。兩女自己都是修行高手,自然明白如此精妙的控制力意味著什么,就連石珊珊,也似乎對于楊晨的戰斗力有了一個全新的評價。
  藥材精煉對于楊晨已經沒有任何的難度,甚至于正好驗證了養藥葫蘆中那些玉簡上記錄的東西。當然,楊晨這次用的是正確的凝練方法,而不是為了知道失誤會造成什么后果而故意犯錯。
  接下來的煉制,兩女就有些看不明白。但是原理卻很清楚,無外乎就是在合適的時候將合適的藥材加入到丹爐當中,只是楊晨的做法稍有不同而已。
  其實也沒有什么太大的不同,蘊靈爐的奇特加上楊晨控火的精妙,是的楊晨可以用火焰將藥材包圍先暫時存放在某一個角落而又不至于養藥材損毀而已,到了該加那種藥材的時候,就控制著精煉過的藥液加入。
  在兩女的注視之下,很快楊晨就完成了靈芝玉露丹一轉的煉制。因為蘊靈爐品質的提升,每一種丹藥的煉制,都能自動的增加一個品級。如果楊晨這個時候將丹藥取出,楊晨就能夠輕松的得到二轉的靈芝玉露丹。
  不過,這不是楊晨的目的,楊晨不動聲色的開始了二轉的煉制。
  兩女只道楊晨是煉制一種能夠緩解穩定受傷長老們傷勢的丹藥,誰也不會想到楊晨在直接沖擊五轉煉制。
  不是兩女想不到,而是這已經超過了兩女的想象。有史以來凡間就沒有出現過五轉煉丹師,楊晨一個小小的金丹后輩,就算是再強悍,能沖擊到四品已經是極限,怎么可能進行五轉煉制?
  就算是那些歷史上出名的高級煉丹師,在沖擊四品煉丹師的時候,也只是選擇最簡單的養氣丹進行四轉煉制。就連青云宗那位意識分身降臨的前輩,不也是只煉制出了五轉的養氣丹嗎?
  誰能想到楊晨用了這么多的千年靈藥,一看就是高級療傷圣藥的丹方,竟然還想著沖擊五轉煉制?
  兩女也只是把楊晨的這一次煉丹當成了普通的煉丹,反正她們從來沒有陪楊晨煉制過丹藥,加上剛剛服用了內察丹不久,正好可以一邊看楊晨煉丹,一邊想辦法解決那些修行中的些許偏差。
  二轉內察丹,的確是讓兩女都震撼了一番。親自體驗了效果之后,也終于明白為什么喬明和徐成信能夠靠著一顆丹藥就度劫化嬰。在那種關鍵時刻,這一顆丹藥提供的幫助,絕對是能夠讓人的修行有質的變化的。
  轉眼間,時間已經過了一年。楊晨已經完成了二轉的煉制,轉而在沖擊三轉煉制。在丹爐之外,根本看不清丹爐內的情形,兩女也依舊還是以為楊晨沒有煉制完畢,誰都沒有催,只是靜靜的陪著。
  平靜的煉丹,似乎沒有一點波瀾,只有楊晨的神色越來越專注,表情也越來越慎重,其他書友正常看:。三轉的煉制,楊晨還能夠相對正常的控制,但是到了四轉煉制的時候,就有了一些麻煩。
  說到底,還是楊晨的修為太低。前世楊晨是六品煉丹師,可以對這些凡間的丹藥輕而易舉的進行六轉的煉制,但是,那是建立在自己是大羅金仙的修為基礎上的。
  現在的楊晨只不過是金丹初期,就算因為陰陽五行訣的修行,讓楊晨的靈力修為直逼元嬰期的高手,但是,比起大羅金仙來說,那幾乎就是天上地下的差別,甚至連大羅金仙的一根手指都沒辦法比。
  這種情形下想要完美的控制四轉煉制,依舊還是有一定的難度。好在楊晨的神識已經到了大乘中期的水準,勉強還能夠控制住局面。
  楊晨表現出來的慎重和專注,讓兩女都明白這丹藥是煉制到了關鍵的時刻。兩女再也不顧自己的事情,而是小心的為楊晨護法,盡量不讓楊晨受到任何的驚擾。
  盡管這里是純陽宮的地盤,理論上不會有什么人會沖進來,但兩女還是無比的小心。同時,對楊晨也多了一層擔心,倒不是怕楊晨有什么危險,而是怕他這一爐丹煉制失敗。
  專注的進行某一件事情的時候,也是最吸引人的時候。孫輕雪和石珊珊本就對楊晨有足夠的好感,此時此刻,更是被楊晨的那種專注所吸引。
  孫輕雪早已心屬楊晨,如果不是宗門的要求,她說不定早就答應成為楊晨的妻子。而石珊珊,在看著楊晨如此專心致志的煉制丹藥的時候,對于楊晨的努力似乎也有了更多的了解。
  成功從來不是偶然的,楊晨能夠成為如此出眾的煉丹師,也一定有他非凡的地方。看著楊晨已經隱現汗跡的面孔,石珊珊的心忽的柔軟了許多。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