斬仙》 最新章節: 第一章重生了(上)(05-14)      第一章重生了(下)(05-14)      第二章身為劊子手(上)(05-14)     

斬仙40 生死你不行(上)

浮空山集會的大戲在開場之前,多出了一個小插曲。天權宗的外山門弟子韓建德,向純陽宮的外山門弟子楊晨發起了生死挑戰,而楊晨在第一時間接受了挑戰,雙方約定了時間在鎮子外的一片空地上進行生死決戰。
  兩個門派的外山門弟子進行生死挑戰,這是正道當中光明正大的解決雙方仇怨的最直接的方法。不管結果如何,雙方都要放下以前所有的恩怨。當然,既然是生死決戰,那么很多時候,都是以一方的死亡而結束。人都已經死了,還有什么恩怨放不下?
  決戰雙方的實力有些懸殊,一個是煉氣六層,一個是煉氣二層。不過,這也正是這場生死挑戰的由來。盡管韓建德已經有些后悔,但被楊晨擠兌到那種地步,他也不可能做縮頭烏龜,不敢向楊晨挑戰。
  正主還沒有現身,約定好的那片空地周圍就已經聚集了不少人。大多數都是筑基期以下的弟子,都是這次過來參加浮空山集會的主要人物。至于那些筑基期以上的高手們,兩個煉氣期的小輩打來打去,也值得他們特意過來一看?
  韓建德來的不算晚,但也比楊晨要早一些。當他出現的時候,純陽宮連一個人都沒有出現。韓建德也不想在這個時候分心,索性找了個地方原地打坐,一邊靜心,一邊等待。
  左等右等,純陽宮還是沒有人來,漸漸的,周圍的人群當中,也開始傳出了一些風言風語。
  “怎么回事?純陽宮的人,不會是怕了吧!”
  “奇怪,不是說好生死挑戰碼?怎么到時候了,人還沒有來?”
  “人家這才是聰明,煉氣二層對上煉氣六層,那不是白白送死嗎?”
  “也不盡然,純陽宮的那個叫楊晨的弟子,據說已經干掉了三個煉氣七層,一個煉氣八層的殺手,生死挑戰一個煉氣六層,小意思吧!”
  “你怎么知道那是真的?說不定是純陽宮為了抬舉這個弟子,故意傳出來的,只為抬高身價。”
  “真真假假,這里韓道友和他打一場不就知道了?”
  ……
  “天權宗這次是做什么?煉氣六層的弟子挑戰人家煉氣二層的,這不是欺負人嗎?天權宗和純陽宮沒聽說有什么大矛盾啊!”
  “聽說是天權宗的弟子主動發起挑戰的。據說之前韓道友說要較量切磋一下,純陽宮的楊道友直接認輸,說切磋他不是對手,要是生死挑戰也許還能一戰。韓道友也是沒辦法,平白落了個以大欺小的名頭,贏了還好,輸了的話,說不定還要賠上性命,身敗名裂,唉!”
  ……
  討論什么的都有,有站在天權宗一邊的,自然有站在純陽宮一邊的,大家到時各自有說法。好在浮空山集會也算是修行界一個重大的事件,參與的門派眾多,但是都還保持著和氣,大家只是討論,卻沒有誰有過激的舉動和言語。
  韓建德當然也聽到了這些討論的話語,但是大家討論的越是心平氣和,韓建德就越發的郁悶。是非皆因強出頭,這話一點都不假,他這一次,就是因為這個原因,而被迫到了現在這個地步。如果能給他再來一次的機會的話,他絕不會在那個時候跑去找楊晨的麻煩。
  心中郁悶的想要吐血,韓建德不由得伸手握住了外事堂堂主給自己的一件符寶。那是金丹宗師親自給煉制的一只手鐲,只要自己輸入足夠的靈力,就能夠發動毀滅性的一擊,筑基期以下,不死也得送掉半條命。
  對手楊晨只是煉氣二層的實力,只要被擊中,絕對是必死無疑。可惜,這鐲子是外事堂堂主給一個女弟子煉制的,韓建德也只能藏在乾坤袋當中,否則可以自然的戴在手腕上,防不勝防。
  有這個,絕對能讓楊晨身死道消。只是和純陽宮從此就會結下仇怨,韓建德最發愁的,也就是這個。但和自己的性命一比,以后的麻煩,還是以后來解決,至少現在自己得活著。想到這里,韓建德也緩緩的靜下了心神,臉上呈現出一陣胸有成竹的神色。
  旁人看在眼中,自然是心中有數,對那個還沒有露面的楊晨也嘆息起來。可惜啊,能被師門帶出來參加浮空山集會的,都是師門內看好的弟子,竟然要死在一場生死挑戰上。
  楊晨是卡著時間點來的,在約定好的前一刻,他和公孫玲出現在場地這邊。公孫玲一副要看戲的模樣,根本沒有幫忙的意思。事實上想幫忙也不可能,兩個人的生死挑戰,如果有人破壞規矩,那可是當眾挑釁在場的所有人了。
  “還以為你怕死不敢來了!”韓建德站起身來,沖著楊晨就是冷冷的一笑。手中有大殺器,他已經毫無畏懼。
  “說好的是這個時辰,沒有耽擱就行!”楊晨淡淡的回應了一句,隨后轉向了一邊的那個仲裁:“可以開始嗎?”
  仲裁是另一個門派的一位筑基期的弟子,生死決斗,仲裁只要保證雙方沒有別人暗助就行,倒沒有什么其他的規矩。
  見楊晨問起,仲裁看了看韓建德,韓建德微微的點了點頭。仲裁卻沒有馬上宣布開始,反而是問了兩人一句:“生死決斗,至死方休,決斗之前,二位還有什么要說的嗎?”
  “沒有!”韓建德一搖頭,反正死的那個不可能是自己,說這么多廢話做什么?
  “你呢?”仲裁又轉向了楊晨這邊。
  “冤有頭,債有主,韓道友,我與你往日無冤近日無仇,你主動提出生死決斗,至死方休,黃泉路上,莫要怨天尤人,安心上路吧!”楊晨面無表情的說完這番話,隨后再不開口。
  仲裁左右看看,不動聲色的向下一揮手:“開始!”隨后迅速的后退,退出了兩人之間的圈子。
  韓建德臉上猙獰的一笑,他可沒打算一開始就祭出大殺器,至少在楊晨死之前,也要好好折辱一番,以回應他剛剛這一番話的羞辱。
  還沒等韓建德有什么更多動作,他就眼前一花,大驚之下,喉嚨一緊,整個人似乎都被冰封一般。
  ————
  第三更,求推薦票,收藏,點評,求三江投票,謝謝大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