斬仙》 最新章節: 第一章重生了(上)(05-14)      第一章重生了(下)(05-14)      第二章身為劊子手(上)(05-14)     

斬仙398 問問他來干什么(下)


  第三百九十五章大乘期的傷勢(下)
  這一拜,幾乎可以說已經是兩女徹底的倒向了呂宗主。..《》廣告全文字txt下載誰都明白五轉丹藥的珍貴,而這樣的丹藥,顯然不是青云宗能夠煉制的,也不是青云宗擁有的。
  身為五轉靈芝玉露丹的服用者,她們比任何人都知道這兩顆丹藥意味著什么,而作為青云宗的長老,她們也清楚,為了這兩顆丹藥,宗門將要付出什么樣的代價,呂宗主將要欠下多大的人情。
  救命之恩,加上呂宗主手中還掌握著的問心丹的資源,足以讓任何人徹底的成為呂宗主的人。
  即便她們的傷勢是因為呂宗主派她們出去找尋密地所致。但兩女都清楚,呂宗主并沒有逼迫她們,而是詢問她們的意見,還許下了得到的密地資源可以任由她們挑選二分之一的好處,所以她們才動心的,怪不得旁人。
  到了大乘期的境界,是非因果,該看得清的也都看得明白,所以兩女毫不猶豫的投向了呂宗主的這邊。
  對呂宗主來說,這簡直就是意外的驚喜。兩位原本反對自己的大乘期長老的投效,也意味著她在青云宗之內從此大權獨攬,再也沒有什么反對之人。而青云宗內部也益發的團結,這甚至比得到了兩位大乘期長老的投效更讓呂宗主狂喜。
  所有人驚喜之余,對于五轉靈芝玉露丹的功效,再也沒有半點的懷疑。..《》廣告全文字txt下載自然,能夠煉制出這種丹藥的楊晨,更是成為了所有人要仰望的對象。哪怕青云宗這種超級大宗門所有主攻煉丹的弟子加起來,也比不上楊晨這一個煉丹師能夠達到的高度。
  “請問宗主,這五轉丹藥,從何而來!”兩位白發麗人幾乎是同一時間問出了這個問題。這問題早在她們服下丹藥的時候,就已經埋在心頭,不問清楚,簡直讓她們如同百爪撓心,無法忍受。
  “這是純陽宮的煉丹大師楊晨專門為你們煉制的療傷丹藥!”呂宗主也不隱瞞,飛快的回答道。
  “純陽宮楊晨?”兩人頓時大驚:“五品煉丹師?”
  楊晨這個名字她們已經不是第一次聽說,問心丹有他,現在五轉丹藥也有他。可據她們所知,楊晨不過是一個金丹期的后輩,怎么可能?
  “小雪和碧瑤仙島的石丫頭親眼目睹楊晨煉丹的。”呂宗主強行壓抑著自己的震驚,假裝平靜的說出了這句。
  現在已經沒有人再懷疑五轉丹藥的真假,但這事實實在是讓人震撼到無以復加,凡間竟然出了一個五品煉丹師,而且還只是金丹初期水準的五品煉丹師,真的讓他修為提升到元嬰或者大乘期的話,那會如何?
  六品?七品?別說靈界,哪怕放在仙界,這樣的品級也已經是煉丹界的超級高手了,現在竟然只是在凡間。
  什么妖孽什么大師,都已經無法完美的表達,只能用一個詞來形容楊晨目前的狀態,前途無量!
  這樣的丹道大師,要是青云宗錯過了,那才是天上地下最大的傻子。這個時候,最要緊的事情,就是把楊晨牢牢的抓住。
  現在最得意的,恐怕就是掌教宮主了。他親眼看到了楊晨的丹藥在短短一個月之內治好了兩個幾乎已經徹底廢了的重傷大乘期高手,這五轉丹藥的藥效再也不會被懷疑,哪怕他不是丹藥的煉制者,依然感覺到那種由衷的驕傲。
  即便在這么多的大乘期高手面前,在青云宗內部的一干高層面前,掌教宮主現在也可以昂首闊步,再不是以前的那種略微還帶著一絲賠小心的狀態,真正的成為了一個平等的合作者。這一切,都要歸功于楊晨這幾顆五轉丹藥。
  一行人再次回到青云宗的大殿當中,分賓主落座,楊晨和孫輕雪的婚事則再次提上了日程。
  “親事且先定下來,至于成婚的日子,到時再說。”主動權發生了徹底的變化,著急的成了青云宗而不是純陽宮,掌教宮主說話的底氣十足:“楊晨也說過,他現在修行的功法不宜破身,等到煉體有成之后,就一并成婚!”
  大家都見過楊晨的體型,都明白楊晨在修行一門獨特的煉體術,掌教宮主這么說,卻是誰也無法反駁,總不能讓楊晨毀了修行來和孫輕雪成婚。
  所幸的是,掌教宮主說先定親,把名分先定下來,這倒是能讓人接受的主意。大家都頷首同意。只要有這個名分,加上之前楊晨和孫輕雪的交情,楊晨還是和青云宗撇不開關系的。
  接下來,除了商定定親的細節,掌教宮主主動的把楊晨愿意二十五年出手煉丹一次的事情也和青云宗一干高層們說了出來,自然,那些條件是一定要說的。
  對于青云宗來說,這是一個大好的消息。楊晨成了五品煉丹師,依舊愿意為外人出手,光憑著孫輕雪和楊晨的關系,青云宗也能夠搶到先手,更不用說青云宗和純陽宮最近數十年來一直是合作愉快。至于說煉丹材料成功率什么的,根本就不值一哂,青云宗還會在乎這點東西?
  掌教宮主這次上門求親,取得了圓滿的結果。定下了親事,楊晨和孫輕雪有了夫妻的名分,救治了青云宗兩位大乘期高手,而且純陽宮和青云宗的合作更加的緊密。
  至于說楊晨救治兩位高手的報酬,青云宗來日自然會奉上。相對于拉攏,區區財物,根本不會被青云宗在乎。倒是用什么來回報楊晨,卻是一件值得推敲的事情,必然要投楊晨所好。
  “我聽說外面有人懸賞追殺楊晨?有沒有這回事?”送走了掌教宮主和石珊珊,呂宗主回到大殿的第一句話,就是問這件事情。
  “有一些傳聞。”外事長老急忙回答道:“據說花紅不低,有不少人動心。”
  “查一查是誰?什么人接下了懸賞。”呂宗主表面上看似平靜的吩咐道:“找出來之后,能殺的,全殺掉!以后我等能不能飛升度劫,可全在楊晨身上,斷不能讓人破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