斬仙》 最新章節: 第一章重生了(上)(05-14)      第一章重生了(下)(05-14)      第二章身為劊子手(上)(05-14)     

斬仙400 居然有個小洞府(下)

站在七星天雷陣的外圍,楊晨微微的停了一會,似乎在感應陣法當中那些雷光的走向。隨后,楊晨的手中,就多了兩顆比拳頭還要大兩倍的紅色球狀物。
  “那是?”后面看著的眾人雙眼的瞳孔都是一縮:“雷霆石榴?”
  雷霆石榴可以吸收雷光,因為這個特性,很多人在度雷劫之時,都會尋找一些雷霆石榴,來幫忙吸收一些雷劫。
  七星天雷陣陣法雖然強悍,但是也不外乎是雷電之力。雷霆石榴能夠吸收里面的雷電,這個毋庸置疑,但是想要用這兩顆雷霆石榴破掉七星天雷陣,未免有些兒戲了。
  且不說本身陣法是一位大乘期高手布置下的,光是這么多年來陣法自發吸收的雷電之力,就不知道該有多少。這么多大乘期高手進去,估計也最多看看自保。說句不好聽的,兩顆雷霆石榴,還不夠這七星天雷陣塞牙縫的。
  呼呼,兩顆雷霆石榴就在楊晨的用力之下,飛進了陣法當中。一感應到有外物不是遵循陣法獨有的線路進入,陣法馬上被發動起來。轟隆隆的雷光鋪天蓋地的向著兩顆雷霆石榴飛去。
  在場的除了楊晨,都是已經度過了雷劫的高手。對于兩顆雷霆石榴的浪費,并不覺得如何。只是有幾個老成的已經開始搖頭,楊晨這般的不自量力,之前豈不是有些高看了他?莫非楊晨只是有煉丹上的天賦,其他方面不值一提?
  正在大家或搖頭嘆息,或大huò不解之時,楊晨的手中,已經又出現了兩顆雷霆石榴,這一次是另一個方向。
  接下來,眾人就開始看著楊晨圖通變魔術一般,每一次都弄出來兩顆雷霆石榴,扔到某個方位上。而這一掏,竟似沒有窮盡一般,不到一炷香的時間,就已經扔進去不下兩百顆成熟的雷霆石榴。
  純陽宮的一干人等已經看傻眼,到這個時候,他們要是還不明白楊晨已經培植成功雷霆石榴樹的話,他們就是石頭了。
  從天梯回來之時,楚亨就借著當時楊晨在雷霆石榴一事上說大話,想要處罰楊晨,結果不了了之。但那次鬧事,卻讓大家都知道,楊晨有過這樣的想法。
  現在楊晨隨手就拿出兩百多顆雷霆石榴,豈不意味著他已經培植成功不下十株的雷霆石榴?一顆雷霆石榴的果實里有多少種子?楊晨到底培植了多少雷霆石榴?
  這可是個小驚喜,雖然每一顆雷霆石榴最多也就是結二十多顆果實,但如果大規模培育的話,豈不意味著以后純陽宮的那些金丹宗師們要是度劫信心不足的時候,都可以有雷霆石榴來輔助度劫?
  旁人也隱約猜到了這個結果,但是誰也不敢肯定。而且,就算有兩百顆雷霆石榴,也不太可能能破去這七星天雷陣。
  識貨之人很多,大家當然能看的出來,這些雷霆石榴也就是二十年左右的火候,還不是特別的珍貴那種。這樣的果實,效力要打個折扣,光靠這些,估計不足以破陣。
  現在大家已經收起了小覷之心,收起了之前的嘆息,開始琢磨這般的手法,到底需要多少顆雷霆石榴才能奏效?
  讓大家驚喜的是,楊晨手上的雷霆石榴,竟仿佛是無窮無盡一般,一會的功夫,至少又是兩百顆雷霆石榴投入到了陣中。令人不由的驚詫,楊晨這個后輩,手上到底有多少雷霆石榴?
  這個方向上的所有陣勢都已經被激發,耀眼的雷光直接將眾人面前變成了一副由雷光編織而成的大幕。除了雷光,剩下的就是喀嚓不已的雷聲霹靂聲,再沒有其他。
  轉眼間,楊晨手上至少又扔進去一百顆雷霆石榴,前后加起來,已經有五百之數。到了這個時候,楊晨卻已經不再繼續向內丟,反而是手一招,七星天雷陣當中的兩顆雷霆石榴,如同被什么細線牽引一般,飛快的回到了楊晨的手中。
  吸飽了雷電的雷霆石榴,已經變成了另一個樣子,不再是那種稚nèn的紅色,而是成了一顆微微閃爍著光芒的黑紅色。
  手一晃,兩個吸飽雷電的雷霆石榴就消失在楊晨手中,隨即馬上有兩顆紅色的雷霆石榴又出現在手中,被楊晨扔進了陣中,代替了剛剛這兩顆的位置。
  接下來的過程,就是一個循環。每一次楊晨會收回兩顆雷霆石榴,然后扔出兩顆新的雷霆石榴替代。
  “他在干什么?”眾人再一次陷入了疑huò之中。這一收一放,有什么說道嗎?
  “經過煉制的雷霆石榴吸滿雷光之力,可以變成一顆隨主人心意爆炸的法寶,威力不小。”馬上有對雷霆石榴熟悉的人開始解釋起來。
  “他竟然用七星天雷陣來祭煉法寶?”聽著這個結論,眾人都不知道該是什么樣的心思。楊晨這個小家伙,心思之難測,讓他們這些老家伙都自嘆不如。
  誰能想到,讓人聞之色變的七星天雷陣,竟然還能夠有這般的用途?要是被布陣的家伙知道,自己辛苦了百年布置的七星天雷陣,又在這里自然的存在了上千年,吸收了無數雷電之力的陣法,竟然是別人用來祭煉法寶的爐子時,相信他的面孔絕不會有多好看。
  “不對!”當楊晨來來回回的將這些雷霆石榴替換了四次的時候,剛剛開口的那個高手又發現了異常:“他現在拿出來的雷霆石榴,火候比起一開始的可要足上不少。”
  有火候足的雷霆石榴,何苦要摘下來那些未長成的浪費?眾人又是一陣疑huò,誰也無法想通這個問題。不過誰也沒有打擾楊晨,而是不約而同的將目光投向了剛剛開口的那位,等著他下一步的解釋。
  那人仔仔細細的又看了一番之后,臉上忽的顯現出一副震驚的神色,仿佛想到了什么可能,滿臉的不可思議。
  旁邊有人不滿的提醒了他一次之后,他才凝重的開口道:“他這是用剛剛吸收的雷電之力來催發那些石榴樹。”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