斬仙》 最新章節: 第一章重生了(上)(05-07)      第一章重生了(下)(05-07)      第二章身為劊子手(上)(05-07)     

斬仙401 意料之外的好東西(上)

第三百九十八章問問他來干什么
  面對老族長的巨大棍棒,元嬰高手冷笑一聲,不閃不避,頭頂飛速的出現了一個閃爍著金光的頭盔,發散出一陣陣金色的毫光,迎了上去。
  轟,巨大的聲音伴著一堆枝葉紛飛,眾人的視線頓時間被掩蓋在一片細碎的柏木樹葉當中,再也看不清其他。
  “雕蟲小技,能奈我何?”元嬰高手的聲音在眾人耳邊響起,似乎聽起來十分的平靜。不過,熟悉元嬰高手的人都清楚,他越是這般的平靜,心中就越是憤怒。
  兩個金丹期的樹妖,竟然連續的讓他灰頭土臉,這種事情,怎么可能讓它繼續發生?元嬰高手也動了真怒,少不得要給這些柏木妖一些慘痛的教訓。
  “一氣擒拿手!”隨著元嬰高手一聲斷喝,天空中忽的出現了一只巨大的透明巨手,向著地下的一干柏木妖抓去。這是帶著元嬰高手八成修為的一擊,他有信心在這一擊之下,讓這些不知好歹的樹妖盡數暈厥,被他所擒。
  轟,地面上升騰起一蓬覆蓋了整個天空的煙塵,夾帶著細碎的雪花碎冰,漫天飛舞。原本楊晨布下的那個聚靈陣,被這一擊砰然擊碎,周遭的地面甚至都齊刷刷的下沉了數尺之多。這一擊威力之大,簡直讓人咋舌。
  但更讓人驚懼的是,這一擊之下,哪怕攻擊范圍之內的那些普通樹木甚至土石都已經碎裂,但是,百十個柏木妖卻夷然無損,讓人根本無法相信眼前看到的一切。
  一百零八個僅僅是筑基巔峰修為的柏木妖,竟然靠著一個奇怪的陣法將元嬰高手的這一氣擒拿手生生的擋下。看這個數量,應該算是天罡地煞陣,但是,元嬰高手自詡見過不少的陣法,卻從沒有見過這般神奇的陣法,居然能夠擋下自己八成功力的一擊。
  這還不算是最狠的,自己正在震驚于這些鄉巴佬柏木妖的防御,一道無影無形的劍光卻忽的穿透了煙塵,出現在自己的腳下。
  控制飛劍的人卻十分的靈巧,飛劍在他的控制之下,幾乎是毫無聲息,加上本就是木心煉制的,不管從外觀上還是內里,都和普通的樹枝一般,很難分清。飛行的痕跡幾乎和周圍被激飛的一些樹枝別無二致,讓人防不勝防。
  對方就想著借著重重拙劣的偽裝,來偷襲一個元嬰高手。面對戰斗中的元嬰高手的神識,這種偷襲簡直毫無意義。元嬰高手甚至打算直接毀了這把飛劍,給那個飛劍主人一個畢生難忘的教訓。
  元嬰高手滿臉的冷笑,站在空中一動不動。全身的靈力盡出,凝聚在腳下,只等那飛劍飛來,一腳將之踩爛。
  飛劍主人果然中計,直接斬向了高手的腹部,被元嬰高手極其迅猛的一腳踢中。踢中的瞬間,元嬰高手就知道,自己這一腳踢的結實了,飛劍瞬間被一腳踢爆,變成了一片不規則的木屑。
  正在得意之際,元嬰高手忽的胸腹間一陣痛楚,定睛一看,卻是數片細碎的柏木葉子,竟如同匕首一般,刺入了自己的胸腹之間。
  柏樹的分的不規則,而且各個方向都有,這一刺進去,就是一大片的血跡。鮮血登時間流了出來。
  之前的樹枝什么的,根本就是在掩護這幾片柏木樹葉制作的匕首。不夠這些所謂的匕首,簡直就是樹葉,沒有半點的靈力波動,根本就無法察覺出來。
  元嬰高手大怒,自己竟然在一群金丹筑基的樹妖面前受了這等傷害,是可忍孰不可忍?暴怒之下,顧不得其他,伸手就將刺入自己胸腹的柏葉匕首拔了出來。
  這個動作是他受傷之時十分自然的動作,本來接下來就是馬上用靈力止血封住傷口,快速的恢復。但是,他在暴怒之下,卻完全忘記了柏樹葉的形狀,刺入胸腹的幾把匕首被暴力拔出,連帶著幾塊拳頭大小的肉塊也直接被硬生生拔了下來。
  劇烈的痛楚差點讓元嬰高手暈厥過去,總算他修為驚人,硬生生的忍住了。但既便如此,也是顧此失彼,再也無法懸空飛在空中,重重的落了下來。
  一落下來,就掉進了一百零八個柏木妖的大陣當中。這些家伙也著實了得,經過楊晨教導之后,這三十年來除了各自修行之外,就是苦修這個陣法,早已經熟稔的不能再熟,剛剛能夠接下元嬰高手一擊,現在攻擊起來,更是肆無忌憚。
  楊晨傳下的天罡地煞大陣和普通的不同,布陣的樹妖,修為相當,同時出手,同時防御。對方就算是想要破陣,除了知曉破陣竅門之外,就剩下暴力破解。
  暴力破解卻需要極強的修為,尤其是要在一擊之下將一百零置的樹妖盡數重傷才好。但在陣法的作用之下,不管多強的攻擊,總是一百零八名樹妖同時分散承擔,而且樹妖本就防御力強,加上扎根于此,隨時可以將力道引入地下,元嬰高手又不是火屬性靈根,自然無法得逞。
  砰砰砰砰,一連串的攻擊,幾乎次次不落,全部都擊中了太天門的這位高手。一百零八個筑基巔峰的樹妖聯合起來的攻擊力,雖然不能一下置對方于死地,但也絕不是那么容易接下的。
  加之元嬰高手身上還帶著傷勢,一連串的攻擊,讓他更是無暇顧及傷勢,防守的捉襟見肘,狼狽不堪。
  總算撐過了陣法的第一波攻擊,元嬰高手畢竟是元嬰高手,馬上接著一個眾樹妖修為不足回氣的當口,脫開了攻擊。隨手將自己胸腹之間的傷口止血,隨后果斷的召出了自己的本命飛劍。
  “一群給臉不要臉的東西,不下殺手,你們以為爺爺我是好惹的?”身為太天門的弟子,一向是頤指氣使慣了,哪里受過這等的委屈,受傷加上丟臉,讓元嬰高手的憤怒升到了最高點。
  “今日不將你們碎尸萬段,我就枉生為人!”元嬰高手暴喝道。
  話音一出,老族長和木柏就都是心中一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