斬仙》 最新章節: 第一章重生了(上)(05-14)      第一章重生了(下)(05-14)      第二章身為劊子手(上)(05-14)     

斬仙401 意料之外的好東西(下)

第三百九十八章問問他來干什么(下)
  發動本命飛劍,那就是不要活口了,書迷們還喜歡看:。元嬰高手的本命飛劍有多厲害,別說老族長能不能用身體鎖住飛劍,就算是鎖住了,估計也會被對方的本命飛劍帶動,身不由己。
  用樹葉匕首暗算元嬰高手的,自然是木柏。他不但煉制了木心劍胚,同時還順帶的煉制的幾把柏樹葉匕首。一擊之下,果然得手。不過,對方實力太強,沒有一擊致命,這才是最失策的地方,其他書友正常看:。
  現在,元嬰高手已經召出了自己的本命飛劍,說不得,家族里的有些人也必須要犧牲了。當然,木柏是絕不會眼睜睜的看著自己的族人被殺的,就算是要死,也要撈個夠本。
  對方的本命飛劍已經祭出,幾個呼吸之內,就在天罡地煞大陣當中找到了一個空隙,嗤嗤幾聲輕響,三位筑基期的柏木妖就已經被刺穿了身體。
  好在柏木妖的要害并不在身體的某一處,即便是受傷,但還是能夠勉強的催動陣勢。
  木柏大急,飛劍急急忙忙的攻擊而出,數十柄柏葉匕首也飛旋而出,從各個方向向著對方攻擊而去。
  一次偷襲能夠得逞,并不意味著第二次還能夠讓對方上當。元嬰高手只是簡單的本命飛劍在眼前一旋,飛到了他身邊的柏葉匕首就被斬成了碎片。
  這些匕首只是木柏順道煉制的而已,品質并不高,遇上對方的本命飛劍,幾乎沒有一拼之力。
  至于其他人,除了老族長之外,幾乎連飛劍都沒有,個個都還是修行楊晨留下來的功法和陣法。靠著陣法,或許可以抵擋一陣,但卻絕不會太久。
  但不管是老族長還是木柏,甚至那些年輕的樹妖,都沒有放棄抵抗。對他們來說,當年既然答應了楊晨,那現在他們就是純陽宮之人,就算是死,也不能另投別派。
  “就算今日我等暴死,他日也有純陽宮為我們復仇!”老族長也亮出了自己祭煉的飛劍,大喝一聲,飛劍斬向了元嬰高手。就算是不敵,也要死戰到底。
  “純陽宮?”元嬰高手一愣,隨即更是暴怒:“原來是純陽宮先下手一步,也罷,今日就送你們去見純陽宮的老祖!”
  確定是敵人之后,元嬰高手徹底的開始瘋狂的殺戮起來,其他書友正常看:。本命飛劍,連著將老族長和木柏的劍胚都斬斷之后,在兩人身上各自留下一個深深的創口,然后靈活的飛進了天罡地煞大陣當中。
  每一次攻擊,飛劍都能夠造成幾個傷員,半柱香的時刻,當受傷的布陣樹妖超過了半數的時候,就再也無法保持完整的陣勢。
  元嬰高手頓時間如魚得水,沒有了像樣的抵抗,連著四五個筑基期的樹妖,瞬間被斬成了幾段,再也沒有了半分的氣息。
  “跟他拼了!”剩下的人陣勢再也無法維持,但每個樹妖的血性不減,悍不畏死的沖了上了去。
  “今日里就將你們這些純陽宮的余孽殺的干干凈凈,看誰還敢和我太天門作對!”元嬰高手聽著那些樹妖的大喊,滿臉的猙獰,下手狠辣,已經轉手又在對自己威脅最大的老族長和木柏身上各自穿了一個窟窿。
  倒不是他不想攔腰斬斷兩人,實在是老族長和木柏的身體之堅硬,哪怕他的本命飛劍,也僅僅是最尖銳的那部分才管用,鋒刃根本無法湊效。
  但就算是再狠的人,身上頭上多幾個窟窿,也不可能再活下來,元嬰高手打的就是這個主意,順手腰斬了兩個筑基樹妖之后,又是一劍洞穿了老族長的胸口。
  “等我殺了你們,再把你們的尸體送到純陽宮!”元嬰高手此刻完全占據了上風,但語氣卻依舊還是那般的猙獰:“我倒要看看純陽宮那個老樹妖會是怎么樣的臉色!”
  “誰這么大言不慚?”沒等元嬰高手的話音落地,兩聲悶雷一般的聲音就從遠處響起。從聲音響起到落入眾人耳中,似乎發出聲音的人就已經趕到了近前。
  兩個彪悍無比的身影呼的出現在空中,分成左右兩邊鉗制住了元嬰高手。元嬰高手大驚之余,剛剛將飛劍收到身前,腳下就一片迷霧升騰。
  不知道這迷霧什么來歷,元嬰高手身體飛速的飛起,但就這么一會的功夫,原本的那些柏木妖,就已經失去了蹤影,不知道消失在什么地方,書迷們還喜歡看:。
  “佘奎謝沙?”看到兩道身影的面孔,元嬰高手的臉上也不由得露出了驚容,聲音中也帶了一絲顫抖。純陽宮異人堂總共就三個人,除了老樹妖桂山友,就是元嬰期的佘奎謝沙兩位。兩人還是最先加入異人堂的,不少宗門高手都知道他們的名號。
  身為妖族,佘奎謝沙在后來的一些戰斗中也表現的極其強悍,博得赫赫兇名。太天門的這個高手敢在木柏他們面前耍橫,面對佘奎謝沙,他還真不敢多大聲的說話。
  “桂堂主也是你能隨便議論的?”佘奎陰森森的一笑,眼中冒出了兇光。對面的謝沙也是同樣的目光。
  兩個家伙在純陽宮當中,除了楊晨之外,最服膺的就是老樹妖桂山友,現在這家伙竟然敢在背后這般的編排桂堂主,那是他自己找死,怨不得別人。
  嗖,元嬰高手卻是二話不說,轉身就逃。別說他一個人,就算是十個他,也不敢同時面對佘奎謝沙這兩個兇狠的家伙。
  “兩位前輩,他殺了我們幾個族人,不要放過他!”卻是木柏的聲音,不知道從哪里響起。估計是看到對方要逃,提醒佘奎謝沙。
  “想跑?”佘奎冷笑一聲,直接現出了本相。數千丈的一條巨大的蝰蛇,身子只是一扭,就攔到了元嬰高手前方,兩顆巨大的眼珠,射出了冰冷的光芒,死死的盯著已經嚇破了膽的對手。
  “留著他的命,問問他來這里做什么?”這一次的聲音卻十分的柔和,讓人聽著如沐春風,正是楊晨。
  “師父,你終于來了!”木柏頓時聽出了楊晨的聲音,大聲的交道。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