斬仙》 最新章節: 第一章重生了(上)(05-14)      第一章重生了(下)(05-14)      第二章身為劊子手(上)(05-14)     

斬仙411 全部都留下吧(上)


  第四百零八章這是中毒不是病(上)
  南海這邊的散修聯盟位于南海中央的一大片群島上。(《》.)這里距離道門的地盤十分遙遠,而且周圍的島嶼眾多,甚至于海水之下還有許多適合修士們修行的地方,這也是道門再次無法施加影響力的原因。
  路途遙遠,高手們不可能傾巢而出不顧老巢的安危,而來幾個小嘍啰卻又無法保證將這里完全控制,這里就成了散修們的天堂。
  這里最大的勢力,是幾個散修聯盟,伏龍洞就是其中的一支。伏龍洞占據了十數個相對來說不算小的島嶼,聯合了數百人,成為幾支力量當中的一個小型的散修聯盟。
  伏龍洞最強大的高手,是一個元嬰巔峰的洞主,兇悍無比,在這個散修的地盤上,也闖下了諾大的名頭,一般人輕易不敢捋虎須。
  楊晨一行一路趕來,卻并沒有直接找上伏龍洞,而是找到了最大的散修聯盟南海盟的地盤上。
  南海盟在南海這邊簡直就是土皇帝,甚至比太天門在道門還要囂張霸道。(圣堂.)一來南海盟的實力的確是讓人震撼,四位大乘期的后臺,占據了資源最豐盛面積最大的數百個島嶼,聯盟中弟子數萬,根本就是一個巨大的宗門。
  只是南海盟并沒有對外的宣稱成立宗門,還是以吸收散修為主。不過,南海盟雖然霸道,但是做事卻講究規矩,這也是楊晨來這里直接找上南海盟的原因之一。
  當然,另一個重要的原因就是,南海盟今后幾百年的發展,楊晨幾乎全部都心中有數,眼下正好有一件事,就能被楊晨利用起來。
  出現在南海盟大門外的只有楊晨一個人,其他人都和公孫玲一起在樓船上歇息,一干高手的到來,并沒有引起任何人的注意。露面的只有楊晨和公孫玲兩個,在這南海之中,兩個金丹期的后輩,還不足以讓人有什么戒備。
  “什么人?報上名來!”楊晨剛一接近南海盟大門五十丈之外,馬上就有人暴喝出聲。
  不能不說,南海盟的確是有霸道的本錢,就連守在門口的,也是兩位金丹宗師帶著十幾位筑基期弟子,幾乎與那些大宗門都不遑多讓。
  “在下楊晨,忝為萬寶樓東主,特地前來拜望邊盟主!”楊晨依足了禮數,送上拜帖。(《》.)只是,楊晨并沒有說自己純陽宮的身份,而是用萬寶樓東主的身份前來拜見。
  邊旭仁是南海盟的盟主,不過,也只是表面上的盟主,真正的幕后是思維大乘期高手,只不過他們一直潛心修行,不愿意管理這些俗事而已。
  “楊晨?萬寶樓東主?沒聽說過!”看到楊晨的拜會禮儀,門口負責的兩位金丹宗師互相對望了一眼,都看到了對方眼中的陌生,隨即其中一個金丹宗師很是不耐煩的一揮手厲聲喝道:“盟主可是你相見就能見的?還不速速退開!”
  幾個人的眼光,都是翹到天上一般,怎會看得起一個從未聽說過的家伙。要不是看楊晨擺出的禮數足夠周全,說不定早把他扔出去了。
  對此,楊晨一點都不覺的意外。想要加入南海盟,并不是什么困難的事情,但是想要見到南海盟的盟主,可就不是那么容易了。邊旭仁和其他幾位高層長久以來都在為一件事情困擾,除非是事關聯盟的大事或者大人物,否則輕易不會出面。
  “還請幾位辛苦,稟報一聲。”楊晨雖然被厲聲呵斥,但是臉上卻沒有半點的變化,依舊還是和顏悅色的沖著對面幾位守門人說道:“在下略懂岐黃之術,說不定能夠幫幾位盟主和長老解決一些麻煩。”
  邊旭仁的親生兒子在兩百年前忽的患了一種怪病,全身酸軟無力,全靠著邊旭仁和其他幾位長老每天輪流度入靈力才能夠續命。
  這個兒子是邊旭仁的心頭肉,也是其他幾個同為長老的結義兄弟的心肝寶貝,從小看著長大,本來資質修為上佳,卻不料想一次出海歷練之后,就莫名其妙的變得如此。邊旭仁和幾位兄弟耗盡心力才保的他一條性命。
  這些事情,聯盟當中的很多人并不是很清楚,楊晨也是前世在百年之后要逃離南海盟之后才知道這些秘辛。不過到了那個時候,南海盟已經是分崩離析的邊緣,再也無法庇護楊晨了。
  現在楊晨說起來自己懂一些岐黃之術,兩個守門的金丹宗師頓時間起了嘀咕。盟中從未傳出過盟主需要什么醫師之類的風聲,楊晨這么說,是什么意思?有心不稟報,卻怕壞了盟主的大師,但如果稟報了盟主不理會,無端打擾盟主,卻也是他們不愿意的。
  楊晨也看出了兩個金丹宗師的猶豫,微笑著說道:“不一定非要稟告盟主,隨便哪一位當值的長老都可以。只是辛苦幾位跑一趟,在下必有重謝。”
  一邊說著,楊晨一邊拿出了一顆中品靈石,看起來足有一二斤的樣子,很輕松的遞了過去。讓別人跑腿,自然不能白跑。
  有這一顆中品靈石,加上楊晨只是讓稟告一下當值長老而不是盟主,頓時讓兩位金丹宗師不再有壓力。兩人對望一眼,其中一個迅速的點頭道:“你且在此等候。”隨即轉身離去。
  過了有盞茶時分,去稟報的金丹宗師飛速的趕回。有些奇怪的掃了楊晨一眼,然后微微躬身做了一個請的手勢,朗聲說道:“貴客請隨我來!”
  只是這么一會的功夫,稱呼上就變成了貴客,想必是很讓那個金丹宗師吃驚的,楊晨這個人從來沒有聽說過,他是怎么知道盟中需要醫師的?
  楊晨卻沒有絲毫的壓力,很隨意的跟著金丹宗師進入南海盟的總盟所在。哪怕是當值的長老,也是邊旭仁的結義兄弟,怎么可能不知道南海盟現在的困境?
  “你是醫師?”在客堂之中,楊晨見到了這位當值的長老。讓楊晨奇怪的是,這長老竟然是一位女子,一瞬間楊晨就想到了長老的身份——邊旭仁盟主的妻子,束蘭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