斬仙》 最新章節: 第一章重生了(上)(05-14)      第一章重生了(下)(05-14)      第二章身為劊子手(上)(05-14)     

斬仙414 要長久合作(下)

“我伏龍洞和你等無冤無仇,為何對我伏龍洞下次毒手?”人還在半空,宇文義就沖著楊晨厲聲質問道,憤怒的聲音幾乎傳遍了整個伏龍洞的主島。
  “那我萬寶樓又和你伏龍洞有何冤仇?”楊晨冷哼一聲,馬上針鋒相對的回應道。這個時候才想起來要講道理,無冤無仇不能下手,早干什么去了?
  宇文義聽著楊晨的話,差點半空中一頭栽下地來。他怎么會想到一個小小的萬寶樓,從掌柜到伙計全部都是一些筑基期后輩的小商號,竟然會有這么大的底蘊?早知道這樣,打死他也不會同意手下那些小崽子去招惹萬寶樓啊。
  事實上,在中原道門的不少宗門,大家都知道,萬寶樓是楊晨自家擁有的商號。從傳出楊晨成了五品煉丹師的那一刻起,在各地坊市上開著的那些萬寶樓分號,就被當做了重點照顧的對象。沒事哪個敢打萬寶樓的主意?
  偏偏這里是南海,散修聯盟所在,距離中原道門幾乎有百萬里之遙,彼此的消息傳遞,并不是那么的暢通。楊晨是五品煉丹師的消息,還沒有如何傳到這邊來。
  在這些散修們眼中,中原道門的大宗門子弟,就算是九品煉丹師,也和他們沒有半點的關系,這輩子估計很多人都不會離開這片群島,哪里會在乎百萬里之外的大人物?說句不好聽的,連號稱道門領袖的太天門門主,南海這里十個人里估計也有九個不知道姓什么。
  這種情況下,伏龍洞的人對付一個小商號的分號,哪里還有什么顧忌。誰讓萬寶樓的東西在南海這里稀缺呢,巨大的利益馬上讓人動了心。伏龍洞是搶在了前面,即便不是伏龍洞,也會有其他的組織會動手。
  這也正是宇文義郁悶的地方。早知道萬寶樓后臺如此的強悍,規規矩矩的做生意就行了,怎會找來這等的恐怖大敵?
  伏龍洞的基業,說實話宇文義倒沒有怎么放在眼里,但是太天門交代下來的任務,經此一遭,卻是千難萬難了。
  在這個南荒的海上,宇文義幾乎已經布置了一百多年,眼看著只要再忍上百年,就能將南海盟一手掌控,從而為太天門立下大功,自己也會成為南海權力最大的人。
  完全沒有料到,因為對付了一個小小的商號,還是分號,就被如此眾多的高手殺上門來,伏龍洞被掃平大半,而且現在周圍的那幾個島上動手的高手都開始向著主島聚集過來。十幾個元嬰高手,今日里恐怕是要兇多吉少了。
  連七胞胎的壓箱底實力都已經被那個強悍的敵人牽制住,剩下宇文義自己和另外的一個長老,絕不可能是七八位元嬰高手的對手。
  “那是一個誤會,在下愿意賠償貴商號的一切損失,交出動手的所有兇手,賠禮道歉。”該服軟的時候,宇文義也不能硬挺著,馬上向楊晨低頭求懇道:“只要貴方提出條件,我伏龍洞絕無二話,暫且雙方休戰,如何?”
  留得青山在,不怕沒柴燒,宇文義也算是拿得起放的下的人,瞬間就做出了這副低姿態。只要眼前的這些元嬰高手不失,伏龍洞的力量就不會損失太多,以后東山再起有的是機會。
  反正只要再隱忍百年,南海盟就能牢牢的握在手中,到時候太天門的賞賜加上南海盟的資源,宇文義絕對是大乘飛升有望。一切以飛升為目標,何必在乎小小低頭?況且,等到時候,再動用太天門和南海盟的力量去對付這個萬寶樓,君子報仇,百年不晚。
  “總是不見棺材不掉淚,早知如此,何必當初?”楊晨只是淡淡的冷哼一聲,鄙夷的說道。
  “是,是,在下御下不嚴,萬分抱歉!”宇文義仿佛沒聽到楊晨鄙夷的語氣一般,一句還是露著笑臉:“在下愿意百倍賠償貴號損失,先生意下如何?”說話之時,絲毫不覺的他一個元嬰巔峰的高手對楊晨一個金丹期后輩自稱在下有什么丟臉。
  這話說出來的時候,周圍已經飛過來數條人影,正是在其他的島嶼上大殺特殺的幾位純陽宮異人堂高手。
  他們的身影一出現,佘奎謝沙就忍不住齊聲大叫起來:“不許和我們搶對手!”口中喊著,手下卻更加凌厲的攻了過去。他們的四個對手,頓時倍感壓力。
  八位元嬰高手聚齊,加上楊晨公孫玲,還有一個看不出深淺的老樹妖分身,宇文義和剩下的那個伏龍洞的長老,臉色也是一連數變。如果他們加入戰團的話,伏龍洞的這些隱秘家底,全部都要報銷在這一戰當中。
  此刻就算是再后悔一萬次也沒有用,唯有懇求楊晨放過伏龍洞一馬,才是生機。宇文義的口氣更加多了一絲求懇:“這次是我伏龍洞錯了,請看在南海盟的面子上,放過我伏龍洞這一遭,在下必有厚報!”
  “南海盟?”楊晨略帶一絲玩味的提了一下,有些好笑的問道:“這里這么大的動靜,南海盟不可能不知道吧?可是,你看到有一個南海盟的人出面嗎?”
  宇文義也是急于脫身心切,一開始并沒有注意到這一點,楊晨一提醒,他才反應過來,頓時間臉色大變。南海盟這么長時間連一個過來看熱鬧的人都沒有,發生了什么事情,可想而已。
  “閣下如此苦苦相逼,莫非真以為我伏龍洞已經到了山窮水盡之境?”當宇文義意識到楊晨是一定要他們死的時候,再也不復低聲下氣,身形一晃,退回到了剛剛的位置,陰陰的一笑道:“既如此,那就不要怪老夫心狠手辣,全都給我留下吧!”
  也不知道宇文義動了什么手腳,眾人戰斗的區域,數百丈方圓的一塊平地,地面之下瞬間閃爍起了紅色的光芒,伴隨著宇文義瘋狂的陰笑,忽的將除了宇文義和他身邊的長老之外的所有人,全部都籠罩在其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