斬仙》 最新章節: 第一章重生了(上)(05-14)      第一章重生了(下)(05-14)      第二章身為劊子手(上)(05-14)     

斬仙416 無回海(下)

宇文義的感覺,從來沒有這般好過。哪怕伏龍洞現在上百年的布置已經付之一炬,哪怕嚴格說起來,伏龍洞只剩下他一個人。
  但那又怎樣?宇文義自己已經度過了陰火劫,成為了大乘期高手。所有的犧牲都是值得的。就算是太天門知道了,也只會籠絡宇文義,而不會怪罪他。
  大乘期高手意味著什么,現在宇文義比任何時候都清楚。全身洋溢著的那種力量,那種氣勢提升的感覺,那種幾乎可以說是言出法隨的意境,都讓他徹底的沉迷其中。
  這種感覺實在是太美妙,甚至于宇文義看著楊晨等人,都不著急動手。他更希望從楊晨等人的臉上目光中,看到他們的恐懼,看到他們的絕望。讓敵人徹底的喪失所有的信心,那才是真正的碾壓敵人的做法,那才是真正的享受。
  在宇文義的腦海當中,甚至已經勾勒出了一副精美的畫面。恐懼和絕望占據了楊晨等人的所有情緒,在他們如同朝圣乞求一般的目光中,所有人都集體向他下跪求饒,苦苦哀求之后,卻被他毫不留情的抹殺。
  自己已經成就大乘,南海盟又怎樣?就算伏龍洞現在只剩下一個人,想要恢復往日的盛況,也不費吹灰之力。甚至以后的伏龍洞會比以前更加的強盛。
  對南海盟的計劃,甚至可以提前,雖然這次不知道萬寶樓的這幾個家伙到底給了南海盟什么好處,但是只要帶著這些人的人頭去見邊旭仁,不怕邊盟主不會對這次的事情做出解釋和賠償。
  在太天門當中,自己的地位也一樣可以扶搖直上。用一個大乘期高手來謀奪一個散修聯盟,實在是大材小用了。回到太天門之后,自己一樣可以如同那些大乘期長老一般的位高權重,風光無限。
  想到得意處,宇文義忍不住哈哈大笑起來。他的大笑并沒有刻意的壓抑,反倒是故意的讓聲音傳播開來,方圓數百里之內,人人都聽到了宇文義得意的狂笑聲。
  “螻蟻,你們最不應該的就是在我度劫的時候攻擊我,這是你們一輩子當中犯的最嚴重的錯誤。”宇文義沖著老樹妖庇佑下的一群人瘋狂的笑道:“也是最后的一個錯誤。”
  “糟糕!”遠在百里之外觀戰的邊旭仁,忍不住暗自嘆息一聲。這么好的機會,竟然還讓宇文義度劫成就了大乘,看來是天不亡宇文義。
  楊晨那邊就算有一個大乘期高手,但同樣大乘境界,一旦宇文義發現不敵想要逃走,楊晨那邊絕無可能追及。自己這邊雖然有三位大乘期高手,但是趕過去也絕不可能攔下一心要逃的宇文義。
  今日里走了宇文義,以后南海盟后患無窮。要知道那可是一個大乘期高手,一旦他放下架子開始用騷擾的戰法,就算是南海盟也無濟于事。總不能讓三位大乘期長老時刻的盯著宇文義吧?
  一招出錯,滿盤皆輸。就算楊晨身邊有個大乘期高手,但宇文義要是決心要殺楊晨的話,高手也不可能時刻護衛。
  竟然容忍宇文義在沒有干擾的情形之下度劫完成,楊晨的這一步棋,絕對是走錯了。那個時候,就應該快刀斬亂麻,讓那個大乘期高手攻擊,將宇文義徹底的滅殺,一了百了,何至于到了現在的這個尷尬境地?
  “快,快去圍住宇文義!”邊旭仁也只能是亡羊補牢,向三位南海盟的大乘長老命令道:“今日里決不能讓他逃脫!”
  三位高手也意識到問題的嚴重,誰也沒有二話,飛快的向著三個方向飛去。不求別的,只求楊晨的人能在那邊多撐一會,容得他們把包圍圈縮小。
  宇文義的大笑聲還在繼續,哈哈哈哈的聲音響徹半空,盯著楊晨等人的身影,臉上充滿了嘲諷的笑容。
  “你見過這么傻的家伙嗎?”在宇文義的狂笑聲中,楊晨忽的扭頭,沖著身邊的公孫玲問道。
  “沒有!”公孫玲很配合的搖了搖頭,同樣嘲諷的目光看著宇文義,臉上甚至還帶著一絲憐憫:“可憐的家伙,肯定是高興的太過,失心瘋了。”
  公孫玲的話音剛落,旁邊的余奎謝沙等十個元嬰高手,就如同心有戚戚焉一般,同時齊刷刷的點頭。配合著他們同樣憐憫的目光,場面說不出的讓人無語。
  “唉,大喜大悲是修行中人的大忌,以后我等可要吸取教訓啊!”身后的老樹妖同樣不落人后,語重心長的說道。老成持重的話語,頓時間又引起了中人一陣共鳴,又是一陣齊刷刷的點頭。
  宇文義被楊晨等人的表演氣的幾乎是一佛出世二佛升天,當下再也不顧欣賞什么求饒的場景,沖著楊晨等人大喝一聲:“螻蟻們,納命來!”
  剛喊了一句,楊晨就抬起手來,指了指宇文義的身后。隨后,宇文義就聽到了背后傳來一聲呼哨,接著侯云的聲音就落入了他的耳朵:“嘿,不是螻蟻的家伙,你的對手是我,我等你很久了。”
  侯云的確等了宇文義很久。元嬰期的敵人對侯云來說,一點都不過癮,他是一直等到宇文義成就大乘之后才打算動手的,沒想到宇文義的廢話那么多,這半天都沒有注意到他的存在。
  “我先殺了你!”宇文義大怒,暴喝一聲,沖著侯云就撲了過去,飛劍也隨著他的身形出現在頭頂,就待一劍穿心,將侯云徹底解決。
  侯云目光一亮,手中的大棍全力的掄起,帶著一股呼嘯的風聲,瞬間出現在宇文義的頭頂。
  宇文義飛劍一架,咔嚓一聲炸雷般的響聲,宇文義的飛劍直接被侯云的一棍砸成了碎片。高高落下的大棍余勢未消,徑直的落在了宇文義的腦袋上。
  砰,新晉大乘期高手宇文義的腦袋,就如同一顆被砸中的熟透的西瓜一般,整個的爆裂開來,鮮血四濺。
  侯云只是一下,就要了宇文義的小命。宇文義大乘期的尸體,直接掉落在地下蔓延的血妖藤當中,成了最好的花肥。
  南海盟關注著這邊的眾人,此刻全部都是一副見了鬼一般的表情,瞠目結舌,再也說不出任何話來。(未完待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