斬仙》 最新章節: 第一章重生了(上)(05-14)      第一章重生了(下)(05-14)      第二章身為劊子手(上)(05-14)     

斬仙427 寒梅仙子**(下)

楊晨并沒有讓兩人等待太長的時間,很快就出現在兩人的面前。不過,他是帶著大半座小島出現的。
  海中的小島忽的停止了搖晃,隨后猛地向上升了起來。上升的速度很快,幾乎是一兩個呼吸間,就變得和身在空中的兩人平齊。
  一座小島忽然從海平面上升起來,雖然小島不是很大,但卻也十分的壯觀。尤其是島上帶著的水花不停的灑落海中,而小島還有一些不怎么穩固的晃動,聲音和畫面整體上給人一種異常震撼的感覺,就仿佛親眼見證開天辟地的一般。
  海島的上升還在繼續,升起海平面的部分,已經足足有上百丈高。隨后侯云和公孫玲才看到了楊晨的身影。
  楊晨本人,就在已經飛起來的百丈高數丈方圓的海島下面,海島已經沒有了根,而是被楊晨在下方托舉著,升到了如此之高的地步。
  簡單來說,就是楊晨硬生生的舉著一塊數百丈高數丈方圓的巨大的石塊,跳起在空中。因為一直沒有動用靈力,而是單純**的力量,楊晨現在還在跳起的過程當中,只是一會之后,就開始下落。
  公孫玲大張著的口就沒有合攏過,這一塊巨巖,豈止是萬鈞,百萬鈞,千萬鈞都不止,卻被楊晨直接舉起來跳在空中,那楊晨現在的力量有多大?
  侯云卻顧不得驚嘆,而是一臉的凝重。楊晨人在空中,卻并沒有停止動作,直接將那塊小山一般的巨巖沖著侯云扔了過去。
  泰山壓頂一般的陣勢,讓侯云瞬間變得異常的振奮。他還從來沒有遇上過如此力大的對手,人站在空中,擺出一副認真的架勢。就打算接下楊晨扔過來的這塊巨巖。
  雙手甫一接觸到巨巖,侯云就知道不妙。光是這重量。就不是侯云單純靠著**的力量能夠接下的。
  但侯云卻不想放棄,他還是想要知道自己到底有多大的力道,站在巨巖下方,咬牙切齒的硬生生的撐住了巨巖。
  不可避免的。侯云動用了靈力,當然。只是讓他能夠懸浮在空中,并支撐住這塊巨巖的重量。只是,光靠著**的力量。侯云是無論如何無法支撐這塊巨巖的。盡管腳下因為靈力的緣故站的十分穩當,但身體卻已經被壓的骨骼都開始作響。
  侯云巨大壯碩的身體,似乎已經漲到了極限,膨脹的肌肉幾乎將外袍整個的撐裂,皮膚下粗大的血管,也在巨大的力量強壓下變得激凸。如同環繞在侯云身上的一道道的小蛇。
  粗重的呼吸聲仿佛拉著一個巨大的風箱,呼呼的風聲都讓人感覺擔憂。而響亮的心跳聲就如同一面大鼓在砰砰敲響。不遠處的公孫玲,甚至還能夠聽到侯云血液在血管中汩汩流淌的聲音。
  只是不到十個呼吸的時間,侯云就再也堅持不下去,身體好像直接被巨巖壓彎。侯云只是順勢的撤去了靈力,整個人就被千萬鈞的巨巖直接從空中壓到了海底。
  巨巖砸進海面的瞬間,砸出一個巨大的水花,不一會巨巖就消失在海水中。剛剛還能看到的海島,此刻已經消失的無影無蹤,就仿佛這里從來沒有過海島一般。
  楊晨的身形,很快出現在公孫玲面前,飛梭召出,將公孫玲帶了進去。飛梭化為帆船,靜靜的漂在海面上,兩人就這么在船上坐著,靜靜的等著侯云。
  侯云終于從海水中鉆了出來,光靠著重量,那塊巨巖就是再重十倍也不可能傷到大乘期的侯云。只是,侯云出來的時候,未免有些狼狽。侯云是個較真的家伙,寧可被巨巖下壓,也不從下方飛速逃走,被巨巖砸入海底,無論如何滋味也不好受。
  “力拔山,果然名不虛傳。”侯云知道,楊晨遠遠的還沒有發揮出所有的力量,但卻已經表現出了拔山的境界,剛剛那一個小島,放在陸地上,豈不就是一座小山?感嘆之余,侯云也更加的期待:“力翻江,不知道會是怎樣的厲害!”
  事實上,就連楊晨都不知道,力翻江到底能有多大的威能。但剛剛只靠著**,就將一座海島拔起扔在空中,已經讓他自己都有些震驚。說實話,就算是普通的金丹期高手,也未必能夠做到這一點,而楊晨卻光靠著**力量,就已經超過。
  侯云對楊晨是徹底的服氣,直接扔下一句:“以后你要我做啥就做啥,跟著你,痛快!”怪不得佘奎謝沙都喜歡跟著楊晨出來,現在侯云也終于體會到了那種舒爽的感覺。
  返回的路途中,三人一點都不寂寞。除了品茶喝酒享受公孫玲的美食之外,就是交流修行心得。
  楊晨自然不必多說,侯云雖然一直悶在青穹山洞府當中,但畢竟已經是大乘期,有些方面的領悟甚至比楊晨還要透徹。最大的得益者,就是公孫玲,兩人輪番的指點,讓公孫玲幾乎是避開了所有金丹期修行中可能遇到的問題。
  有如意郎君,有超然法寶,加上山河地理圖當中上百名元嬰高手的幫忙祭煉,而且還沒有什么心境上的磨難,公孫玲就算是想要變弱都不可能。在楊晨不出面的情形之下,公孫玲只要十年,就可以成為純陽宮金丹期戰斗力強悍的第一人。
  當然,還有一個前提,那就是高月的龍角飛劍沒有煉制完成。一旦高月龍角飛劍煉制完成,同樣是龍族的法寶,高月水火靈力雙修,和公孫玲之間誰是金丹高手第一,卻也難說的很。
  不過,兩女誰又會在乎這種虛名?況且,就算是要排座次,也要加上自家的夫君。雖然不知道楊晨現在到底戰斗力如何,但能讓侯云都低頭的,又豈是一般金丹期的高手所能媲美的?
  這一次南海之行,前后已經接近四年的時間,也不知道純陽宮發生了什么變化。唯一知道的是,不管是楊晨還是這次跟著楊晨出來的人,都有了絕大的收獲,對于純陽宮來說,無論怎樣,也都是大好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