斬仙》 最新章節: 第一章重生了(上)(05-14)      第一章重生了(下)(05-14)      第二章身為劊子手(上)(05-14)     

斬仙434 仇敵的保護(上)

毛啟問的很直白,直入主題,好像是想要接著前面這個交易達成的余勢,把這件事也問清楚并達成交易。
  “你們少門主最近時不時的昏迷,想必很煩惱吧!”楊晨卻不置可否的笑著反問道:“他的神識有一些缺陷,以后這種昏迷會越來越頻繁的。”
  “不知道大師能否幫我家少主診治一番?”毛啟一聽這話,就知道有門,趁熱打鐵的問道。
  楊晨斜睨了毛啟一眼,很是直爽的問道:“有什么好處?”
  “大師你隨便提。”毛啟十分光棍十分配合的主動將竹杠遞了過來,等著楊晨隨意去敲。
  一顆五轉靈芝玉露丹,換到了己土真訣加上一瓶己土真元,現在太天門少門主的問題,需要用什么來換?
  李力亨的神識很有意思,神識標記竟然能一直在楊晨的識海中,隨時為定位羅盤提供方向,哪怕楊晨修行三清訣的神識絲都無法阻隔,這已經充分表明了李力亨神識的特殊。
  連續的幾次之后,楊晨似乎也感覺到李力亨的神識可以做到一些神奇的事情,其中就包括一種他在仙界才聽說的穿越兩界的遠程聯系。
  前世記憶中太天門追殺楊晨實在是有些讓人不解,就算是殺了少門主,也不應該會導致太天門那般巨大的仇恨。但如果牽涉到這種功法的話,那就很有可能了。
  對李力亨來說,實際上他的神識根本就沒有問題,修行也沒有問題,一切都是楊晨搗的鬼。要治好李力亨,其實就取決于楊晨。
  送上門來的竹杠,不敲白不敲,楊晨當然不會放過,直接反問道:“你們有什么?”
  主動想要的東西,也就是己土真訣和己土真元而已。其他的東西。還沒有放在楊晨的眼中。重要的是,楊晨不知道對方的底牌,所以也沒有辦法提出什么具體的要求。
  “令師高月改修水屬性功法,似乎還沒有什么好的水屬性飛劍,我宗門愿意奉上兩支上好的水屬性飛劍,如何?”毛啟試探著開價道。
  兩支飛劍,想對于之前的報酬,實在是有些寒酸了。不過,毛啟卻不敢開價太高。以免楊晨發現什么。而最好的讓楊晨動心的方法,就是直接給高月好處,以此來打動楊晨。
  少門主修行的功法,在門中也都是最高機密,毛啟也只能說是知道一點點端倪,但也只是知道很重要,具體是如何,毛啟也不清楚。
  這種機密。怎么可能因為開價太高而讓楊晨有所察覺?最好的辦法。就是讓楊晨以為只是治療少門主的神識,唯一值錢的地方,可能就是少門主的身份而已,其他的不值一哂。兩支上好的飛劍,已經是太天門能夠開出的極限價碼。
  楊晨這邊也有同樣的考慮,他不能讓對方知道他已經了解這些,治療一個金丹期修士的神識瑕疵,開價也不能太高。只要符合對方少門主的身份就行。
  兩支飛劍,如果是極品飛劍的話,也就差不多足夠。這一點上,雙方各懷鬼胎。
  “上好的水屬性飛劍?”楊晨果然被毛啟打動,猶豫了一下之后,開口求證道。
  “極品的。”楊晨這么一問,毛啟就有了信心。馬上點頭給出確切答案。一邊說著,一邊心中想著,果然是討好高月要比討好楊晨有用。
  “成交!”楊晨直接松口,達成了協議,但還是一副生怕太天門反悔的樣子,補充叮囑道:“東西什么時候拿來,在下什么時候動手煉丹。”
  先把東西到手才開始煉丹,顯然是有些不放心太天門。小門小戶的格局也就是如此,不可能再大了。毛啟達成了所有的目標,笑的如同一朵花一般。心中不免再次為已經死去的六位元嬰高手可惜,直接用好處打動就行,非要動手,可惜啊。
  有高月在純陽宮,想必楊晨是絕不會輕易的加入太天門的。從剛剛楊晨為高月要好處,毛啟就判斷了出來。不過,這似乎以后也是楊晨的一個弱點,加以控制的話,說不定會有意想不到的效果。
  楊晨為自己的女人弄到了功法和飛劍,而太天門得到了夢寐以求的第三枚五轉靈芝玉露丹,同時還有治療少門主神識的機會,合作雙贏的局面,雙方看起來都是皆大歡喜。
  交易達成,毛啟迫不及待的趕回太天門報信,同時準備東西。而楊晨,也起身趕往千秋閣,在那里的萬寶樓等待著太天門少門主李力亨的到來。
  為李力亨診治,楊晨已經不愿意再趕到太天門,索性讓李力亨自己過來。選擇千秋閣,就是為了雙方方便,這個小要求,毛啟一口答應了下來,病人到大夫這里看病,天經地義。
  太天門方面顯得十分的迫切,在最短的時間內準備好了所有的一切。當然,這也可以解釋為對大乘期高手的重視。但不管是楊晨還是太天門都清楚,真正重要的,是李力亨。
  兩個月之后,楊晨在萬寶樓見到了毛啟毛堂主,還有隨行的少門主李力亨。己土真訣和一瓶己土真元,先送到了楊晨的手上,等著楊晨來證實,同樣擺在楊晨面前的,還有兩口絕佳的飛劍,壬水癸水各一。
  確定己土真訣和己土真元的真假,對楊晨來說十分的容易。拿到手一眼就能夠看出來。毛啟臉上含著笑,看著楊晨只是裝模作樣的看了一眼就笑呵呵的收起來,心中滿是鄙夷。這個人煉丹水平還可以,但其他的可差得遠,不懂裝懂,讓人平白的看了笑話。
  只是,這些鄙夷毛啟是永遠不會說出口的,只是深深的埋在心里,連臉上的笑容都沒有減少一絲。等楊晨收起了己土真訣和己土真元,然后又拿著兩把飛劍欣賞了半天,這才輕咳了一聲,示意楊晨應該為自家少門主診治了。
  楊晨也是聞弦歌而知雅意,馬上收起了飛劍,和少門主打了聲招呼,開始為李力亨診治起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