斬仙》 最新章節: 第一章重生了(上)(05-14)      第一章重生了(下)(05-14)      第二章身為劊子手(上)(05-14)     

斬仙438 太天門的難堪(下)


  第四百三十五章
  圖謀榕樹洞府(下)
  很顯然,楊晨一行有些太過于謹慎了。這段時間,大城主正在閉關修行。沒有了二城主,大城主固然有些勢單力孤,但是帶來了另一個好處。shuhaige.com
  原本的榕樹洞府的資源是要兩個人共享的,現在二城主不知去向,所有的一切都成了大城主的囊中之物。光是靠著這個,就在這數十年間,讓大城主的修為提升了一個小境界,達到了元嬰中期巔峰。所以,二城主的失蹤,對大城主來說,并不是壞事。
  大權獨攬的滋味,遠不是和別人分享能夠媲美的。那種揮手之間天下盡入我手的感覺,揮斥方遒指點江山的味道,也是讓大城主更加自信的一個媒介。而自信,往往對修行有著催化劑一般的效果。
  但任何的東西,都是過猶不及的。一旦超過了那個度,原本有利的東西也會變得有害起來。滔天的權勢和獨占的資源讓大城主無比的自信,但也讓他無比的膨脹起來。
  坐擁數十萬妖族,幾乎已經可以獨霸妖族了。在大城主這種近乎坐井觀天的自我陶醉之中,大城主也由然的興起一種唯我獨尊的霸道,也多了一種舍我其誰的狂妄。
  這天下,還有誰能動我鐵桶一般的江山?腦海中存著這個念頭,大城主已經越發的不知道自己是誰,腦海中除了這種享受的感覺,就只剩下修行。
  自從境界又有提升之后,大城主就已經不怎么再多管洞府的大小事情,都是交給一個自己寵信的后輩。而他本人,則是開始全力的沖擊起下一個境界來。
  閉關修行,自然也不會感覺到外面的動靜。正是這個,給了楊晨和桂山友機會。等桂山友花了三年的時間將榕樹洞府的地下根系全部都煉化的時候,洞府當中沒有任何人察覺到。
  這三年當中,加上之前在路上的一年,楊晨沒干別的,除了修行之外,就只是吸收融合火種,融入陰陽焚天火。也陸續的吸收了十幾種三品火種。陰陽焚天火小有完善,威力小有提升。
  趁熱打鐵,老樹妖當然也知道這個道理。掌控了所有的地下根系之后,老樹妖開始向著榕樹洞府的枝干發起了攻擊。
  榕樹有一個好處,除了主根之外,就是有無數的氣生根。這些氣生根就仿佛一根根的粗大枝干一般,但卻并不是樹枝。老樹妖就是從這些氣生根開始著手。
  因為不是主枝干,所以老樹妖的動作并沒有引起太多人的注意。洞府之內一切如常,沒有絲毫變化,那些修為低的人如何能夠察覺到老樹妖的動作。唯一一個有可能察覺的大城主,還在閉關修行,這正是老樹妖的大好機會。
  不聲不響當中,無數的氣生根也開始被老樹妖一一的掌握,這也意味著榕樹洞府的周邊已經開始淪落入老樹妖的手中。
  這個過程,又是五年,所有的氣生根全部被老樹妖控制之后,榕樹洞府也就剩下一個主干和枝葉了。就在這個時候,大城主終于出關。
  一出關,大城主就要習慣性的用神識探查一下自己的地盤,就如同一位君主在巡視他的國土,視察他的國民一般。但神識只是一探出,就察覺到了不對。
  榕樹洞府,竟然在他閉關期間,不知不覺的被人取走了幾乎一半的控制權,而且還沒有絲毫驚動他,這一下,讓大城主大吃一驚。
  被人搶奪洞府,這在妖族并不少見,司空見慣。但大家可都是大打出手一番之后,失敗的或者認輸,或者被殺死,都要經歷一番驚天動地的戰斗,哪里有這般無聲無息的架勢?
  “何方鼠輩,還不現身!”大城主憤怒的暴喝聲,瞬間傳進了所有在洞府當中妖族的耳朵里。所有人都停下了手中的動作,甚至連正在修行當中的不少妖族,也被這一聲震的妖力一陣翻滾,無數人都是一口鮮血噴出。
  “許久不見,大城主別來無恙啊!”楊晨的聲音,忽的就在大城主的耳邊響起,就如同一個老友在開玩笑一般,平靜而溫和。
  “是你?”大城主卻頓時間開始發狂。這個聲音,如此的熟悉,正是他念念不忘的那個搜集了所有甲木靈液一走了之的可惡家伙。甚至連二城主的生死行蹤,也要歸結在這個家伙的身上,現在竟然不知不覺間要搶奪自己的洞府,是可忍,孰不可忍?
  要是楊晨的話,能在無聲無息之間控制了洞府一半的所有權倒也不怎么稀奇,連他和二城主都無法應付的甲木靈液,楊晨一個人竟然全部都吸收,想必是對這洞府異常熟悉的,說不定這洞府本就是他祖上傳下來的。
  可這個時候,大城主絕不會有主動將洞府歸還楊晨的念頭,腦海中唯一的想法,就是將楊晨殺死。為二城主報仇倒是次要的,關鍵是要將那海量的甲木靈液全部都搶奪過來。大城主可是識貨之人,就算整個洞府的財富加起來,也不及那些甲木靈液的百分之一珍貴。
  “給我滾出來!”大城主幾乎是咆哮起來,身上的氣息瘋狂的釋放,洞府中所有的妖族,都在他大乘期的氣勢之下,瑟瑟發抖,沒有半點多余的聲音。一些修為低的,早就被壓迫的趴在地上,蜷縮成一團,全身抖的如同篩糠一般。
  “大城主好大的脾氣。”楊晨的聲音依舊在大城主的耳邊,就仿佛面對面交談一般的清晰:“我在城外等你。”
  “還我二弟命來!”隨著大城主暴怒的話語,大城主的身影已經出現在洞府之外,隨后馬上就看到了遠處楊晨的身影。
  神識瞬間鎖定了楊晨,大城主心中一喜,絲毫沒有考慮為什么剛開始并沒有察覺到楊晨的蹤影,直接撲了上去。這一次,他要楊晨有來無回。
  只是,還沒等大城主撲進楊晨百丈之內,一個異常彪悍的身軀就擋在了楊晨的面前。侯云早已經等的不耐煩,正要拿大城主來解手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