斬仙》 最新章節: 第一章重生了(上)(05-12)      第一章重生了(下)(05-12)      第二章身為劊子手(上)(05-12)     

斬仙441 蛟骨癸水飛劍(上)

在楊晨外出的前幾個月的時間里,李力亨一直在服用楊晨給的凝神丹。楊晨甚至能夠通過他的神識凝練程度來判斷他吃了幾顆。
  但是,在兩三年之后,楊晨就發現,李力亨的神識凝練度,竟然幾個月沒有任何的變化。
  盡管楊晨給的凝神丹只是輔助神識修行的丹藥,能夠讓神識在一定程度上凝練,但是,這種丹藥卻是靈界的丹藥。對于凡間的人來說,因為神識強度不夠,凝練的程度也有限的很。
  不過,李力亨和太天門的人卻已經是興奮異常。能夠凝練神識的丹藥,哪怕不是李力亨這種神識出了問題的人都可以使用啊?
  也正是因為這個原因,太天門的高層才放任藥堂的幾個長老大膽的研究凝神丹。如果能夠研究出煉制方法的話,那太天門不亞于多了一件神兵利器。
  可惜,以他們現在的煉藥水準,別說研究出煉制的手法,就是連使用了什么材料,都沒有能夠完全弄清楚。白白的消耗了數百顆之后,卻什么都沒有研究出來。這樣的結果,甚至導致了原本李力亨夠用的丹藥,現在也多出了數百顆的欠缺。
  楊晨可是有言在先,半個月一顆,連服三十年,保證痊愈。而且在上一次給太天門丹藥的時候,就已經給夠了足額,而且還是恰好的數量。
  這一下,太天門就有了麻煩。當楊晨起身離開純陽宮前往萬木森林的時候,李力亨的丹藥就已經不多,只夠兩年的用量。
  神識凝練度長久沒有變化,楊晨馬上察覺到了這一點。雖然不知道發生了什么事情,但可以肯定的是,李力亨有了大麻煩。
  于是,在一次李力亨修行的中途,楊晨忽然通過神識問了一句:“可是我太天門弟子?跨界煉神**?”剛問完這一句,也不管李力亨的感受。直接將他的神識印記再次扔進了血色長河之中。
  李力亨這一次仿佛同時置身于地獄和天堂。天堂是自己再次感受到了那股磅礴到無以復加的神識,對方還問自己是不是太天門弟子,是不是修行的跨界煉神**。地獄卻是自己再次犯病,無端的昏迷。
  醒來之后,李力亨第一時間就將剛剛發生的事情稟報了門主。聽到對方竟然知道跨界煉神**,門主和幾個核心長老頓時間又驚又喜。不用問,這肯定是太天門的前輩,否則根本就不知道這功法的名稱。
  要知道。這功法本來就是深藏在太天門密地當中,而且還是被妥善保管,連長官藏經閣的長老都不知道有這種功法,外人更不用說。
  一個神識浩蕩磅礴的前輩,而且知道跨界煉神**,還問是不是我太天門弟子。這一切,都已經表明了那位前輩的身份,絕對是靈界或者仙界的太天門長輩,毋庸置疑。
  那位前輩能夠和跨界煉神**神識想通,想必也是修行有獨特功法的人。說不定已經為此等待了不知道多少年。能夠和下界的弟子建立聯系,那是多么讓人興奮的事情。
  對凡間的太天門來說,這簡直就是天字第一號的大事。哪怕是門主突然掛掉,估計也比不上這件事情來的重要。
  可是,偏偏在這個節骨眼上。李力亨的凝神丹沒有了。不但如此,李力亨還因為沒有連續服用足夠的時間,導致舊病復發,再次陷入了昏迷當中。
  這一刻,太天門的李門主和幾個核心長老連掐死藥堂幾位長老的心都有了。好好的事情,就因為他們信誓旦旦的保證能夠研究透徹凝神丹,能夠復制成功而耗費了數百顆卻功虧一簣。要是這些丹藥都被李力亨服下,豈不是能夠治愈頑疾,從此和靈界仙界的長輩溝通無漏?這還需要什么意識分身下界?
  門主和幾位長老也都十分的后悔。早知道不答應藥堂的幾個家伙。而且。因為之前隱瞞的太過,導致李力亨生病之后。在宗門之內地位大跌,否則怎么會任由那些長老拿走幾百顆凝神丹而不敢吭聲?
  這些都需要接下來的時間查缺補漏,但這是一個長久的事情,不是能夠一撮而就的。可李力亨的問題卻是相當的棘手,沒有凝神丹,舊病復發,好容易看到的希望就此破滅,真讓人不甘心。
  幸運的是,能夠煉制這種凝神丹的人還在,只不過不是太天門中人而已。既然楊晨能夠答應煉制第一次,那么就很有可能會答應煉制第二次。
  問題是,楊晨這個家伙,是太天門上下都恨得牙癢癢的恨不能置之死地而后快的仇人。原本就是看他能夠煉丹,所以才不得不暫時壓下仇恨和厭惡,虛以委蛇。本就已經十分憋氣窩火的事情,難道還要繼續下去?
  一邊是和靈界仙界的長輩們可以及時溝通,省卻了每百年一次付出數位大羅金仙數千年修為代價的意識分身下界。一邊是一個欲除之而后快的家伙,孰輕孰重,似乎很容易做出決斷。
  楊晨就是再可惡,也不過是殺了太天門的一個筑基期的后輩,間接的殺了六位元嬰高手,然后干掉了一大批太天門委托的殺手而已。單純說起來,并不是多大的仇恨,尤其是大家還都明白是李清辰先招惹的楊晨。
  這樣算起來,讓楊晨多活幾年,也并不是多么讓人無法接受的事情。只要以后李力亨的問題解決,那什么時候殺楊晨,也不過就是看大家哪天的心情,且留他一命,讓他為太天門煉丹。
  明明想要楊晨死,但現實卻讓他們必須要下死力的維護楊晨的性命。不能不說,這是一件異常矛盾的事情。這種事情,在一般的政客們之間或許會頻繁發生,在追求超脫的修行界,卻幾乎沒有發生過。偏偏這次就發生在道門的翹楚太天門身上。
  于是,太天門的諸位高層,頂著一種讓人無法形容的情緒,再次派出了外事長老毛啟,讓他和純陽宮接洽。(未完待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