斬仙》 最新章節: 第一章重生了(上)(05-07)      第一章重生了(下)(05-07)      第二章身為劊子手(上)(05-07)     

斬仙443 有丹方也不一定能煉出丹(上)

第四百四十章買賣不成仁義在(上)
  “毛堂主大駕光臨,有何指教?”楊晨十分禮貌的將毛啟接進了會客室,一路上禮節周全,絲毫沒有任何給人挑剔的借口。
  但越是這樣,毛啟心中就越發的苦笑。楊晨禮數周全,想必開口宰人的時候也是刀刀見骨。可是沒辦法,現在毛啟就得陪著笑臉對這個恨不能殺了的后生晚輩,還得任由他開出條件。
  “是這樣的,也不瞞大師。”有了上一次的經驗,至少毛啟知道,想要楊晨動心很簡單,只要給足夠的好處就行:“我宗門還想從大師這里訂制一批凝神丹,不知道大師可否幫忙?”
  楊晨上次表現出來的貪心的架勢,也是太天門大部分高層一直容忍楊晨活到現在的一個重要的理由。在他們眼中,既然楊晨是可以用一些財貨來收買的,那就沒有必要非得你死我活,完全可以用這種方式來合作。
  要知道,對付一個五品煉丹師,即便是太天門,也要承擔很大的壓力的。能用這種方式來緩和雙方關系同時有限度的合作,也是一個可以接受的辦法。
  “凝神丹?”楊晨直接皺起了眉頭:“上次晚輩已經給少門主準備了足夠的凝神丹,莫非少門主吃了以后還有問題?”
  楊晨聞起來這個問題,毛啟當然不能這么回答。要是吃了凝神丹有問題,你何必又巴巴的靠上來求丹呢?大家聰明人,不用做這種畫蛇添足的事情。
  “保管不善,損失了一批。”毛啟只能用這樣的一個拙劣理由來搪塞,總不能直接告訴楊晨,藥堂的長老想要研究凝神丹,結果沒研究出來,還導致少門主舊病復發這種囧事吧?
  “也就是說,少門主吃了一段時間后,就斷了服藥?”楊晨沒有追究如何的保管不善,大家心照不宣,說出來未免有些不妥。但楊晨還是追問了這個問題。
  “是的。”毛啟遲疑了一下,點了點頭。這個沒什么可隱瞞的,楊晨給的丹藥,當時就是準數,恰好夠李力亨三十年服用的。既然損失了一批,必然會導致李力亨斷藥的結果。
  “麻煩了。”楊晨的眉頭糾結的更緊,口氣中說不出的凝重。只是簡單的三個字的評價,卻讓毛啟忽然有一種不太妙的感覺。
  雖然毛啟還不算是核心長老當中的一員,但是,因為要和純陽宮楊晨接洽這方面的事情,不光是門主,兩位大乘期長老,還有幾位核心長老,全部都和他鄭重其事的說過,少門主李力亨的事情是第一要緊的事情,哪怕是問心丹,也得排在凝神丹之后。
  現在楊晨輕飄飄的一句話,毛啟直接心中就是一沉,急忙的問道:“大師,怎么個麻煩法?”
  “一旦斷藥,前功盡棄。”楊晨的頭搖的很慢,語速也很慢,但其中蘊含的意思卻讓毛啟越發的緊張:“再想要治療,三十年的時間可能就不夠了。”
  聞言,毛啟稍稍的松了口氣。只是時間要延長的話,那倒不是什么大問題。幾十年而已,對修士來說也就是一兩次閉關的時間,李力亨又不是那些垂垂老矣壽元不足的家伙,等得起。
  “還請大師出手。”毛啟不再拖延,直接說出了自己的目的:“太天門必不會虧待了大師。”
  “哦?”楊晨的眼睛頓時亮了起來,盯著毛啟好一會之后,直讓毛啟這個元嬰期的長老都有些心中打鼓,這才開口笑問道:“怎么個不虧待法?”
  楊晨問的實在是太**,就連毛啟這個明知道楊晨會要好處的人,也不由得心中暗暗唾棄,何必說的這么直白呢?
  可是,腹誹歸腹誹,毛啟還是要盡力的讓楊晨滿意,馬上露出了一副笑臉問道:“還是依照上次的規矩,如何?兩柄上好飛劍。”
  “飛劍我已經有很多了。”楊晨直接搖頭,否決了這個提議。
  “那用火種?”毛啟也知道按照原來的價碼肯定是無法打動楊晨了,馬上換了一種方式。
  “可以。”楊晨笑嘻嘻的點頭道:“兩種六品火種,成交!”
  聽到楊晨的話,毛啟差點一頭栽到地上去。兩種六品火種,開什么玩笑?還成交,這也太不把太天門放在眼里了吧?
  沒等毛啟表達不同意的意思,楊晨就已經搶先開口:“毛堂主,毛前輩,不是晚輩獅子大開口,實在是形勢所逼啊!”
  “您也知道,晚輩答應的為碧瑤仙島煉丹的日期已經過了,晚輩這次著急趕回來,就是為了完成碧瑤仙島的委托。”楊晨一連串的話語讓毛啟也不得不傾聽起來。
  “想必毛前輩也知道,晚輩給碧瑤仙島煉丹是個什么價碼。”楊晨明白毛啟肯定清楚這次碧瑤仙島要煉丹付出的代價,這個并不是秘密,幾大宗門都是同樣的價碼,連太天門想要煉制問心丹,估計都是同樣的代價。
  毛啟點了點頭,示意自己知道。這一點上,楊晨和純陽宮還是很厚道的,開出的價碼雖然高,但也能做到童叟無欺。
  “晚輩給碧瑤仙島煉丹,能夠得到至少一種六品火種,還有數種五品火種,再低的就不多說了。”楊晨如同開導毛啟一般,反問道:“換成前輩是晚輩,前輩你會不會為了兩柄飛劍,而推遲得到這么多火種的機會?”
  “不會!”毛啟下意識的接口回答道。回答之后才覺得有點不對,但楊晨要表達的意思卻已經很清楚了。在賺六品火種加上更多其它品級火種和賺兩柄飛劍之間,換成誰也知道該選擇哪一樣。
  很淺顯的道理,傻子都明白,楊晨當然要先賺火種,然后在看看有沒有心情,才會考慮為太天門煉丹。而且還得是有拿得出手的價碼的情形之下,否則免談。
  “財貨身外之物,如果大師幫忙的話,除了這些東西,大師還可以獲得太天門的友誼。”毛啟也忍不住有些著急,說不得也要動用一些對付其他小宗門的手段了,略帶威脅的話語直接出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