斬仙》 最新章節: 第一章重生了(上)(05-07)      第一章重生了(下)(05-07)      第二章身為劊子手(上)(05-07)     

斬仙445 凈化山河地理圖(下)

當然,五行宗和乾坤門這些排在后面的,同樣也值得高興。碧瑤仙島的今天,就是他們的明天。用一些身外之物,來換取數十個大乘期高手,這絕對是這一次交易當中最值得稱道的部分。
  其他一直在等待排隊的那些散修們,也同樣高興。大家所求,不過是一顆問心丹而已。現在竟然有可能得到二轉問心丹,怎不讓人欣喜若狂?
  這個時候要是有人動楊晨,那絕對就是在赤裸裸的挑釁幾大宗門以及這些無數的散修高手們了。如果誰嫌自己死的不夠快,盡管可以試試。就連勢力龐大如太天門,估計都不敢冒這個天下之大不韙。
  說到太天門,現在毛啟也有點坐蠟。上一次沒有和楊晨談攏,被太天門高層一通臭罵。雖然是楊晨獅子大開口,但是毛啟在這上面居然沒有長遠的眼光,讓門主和幾個核心高層很是不滿。
  當然,嚴格說起來,也怪不得毛啟。毛啟并不知道李力亨對于太天門的重要性。因為門主他們并沒有告訴毛啟真正的秘密,在毛啟心中,未免也有一絲李力亨是門主私生子的猜測。所以在這內心里面并沒有把李力亨的地位提升到多高。
  自然這就導致了楊晨敲竹杠的時候,毛堂主覺得不值得,雙方不歡而散的局面。
  在太天門的高層看來,如果能夠徹底解決李力亨的問題那是用什么樣的代價都值得的。別說只是兩種六品火種,就算是用七品火種,也是值得的。
  如果李力亨和靈界仙界的前輩溝通上,什么問心丹,什么內察丹,難道靈界前輩還不能指點一番嗎?到時候太天門自己就可以煉制,何必非要看楊晨和純陽宮的臉色?
  這樣的前景,比起兩種六品火種來說,不知道強到哪里去了。結果毛啟竟然還給拒絕了怎能不讓幾個高層惱火?
  要是能當場回去再商量的話,也不會太麻煩。但偏偏毛啟離開之后,楊晨就開始閉關煉丹,一煉丹就是五年半的時間。太天門就算是想要答應,都找不到人,純陽宮掌教宮主那邊一推六二五,只說要楊晨決定,讓太天門更是窩火。
  好容易楊晨出關,卻馬上帶來一個大消息,這么多的問心丹不說還有一半是二轉的。碧瑤仙島本來就有一批,現在加上這批的話,實力絕對會突飛猛進,到時候,說不定太天門道門第一大派的地位都會被威脅到。
  現在太天門又有些猶豫,是上門求楊晨問心丹好呢,還是求凝神丹好。畢竟問心丹的效果是十分顯著的,短期內能夠增加一大批大乘期高手,這對宗門地位來說,也是一個保證。
  但從長遠看還是凝神丹要好。能溝通靈界仙界的前輩好處自然不必說但問題就是,楊晨已經明確說過,這一次需要的時間更久,可能要五十年才能讓李力亨痊愈。五十年之后,李力亨就算是治好了,還能不能和前輩溝通需要多長時間,都未可知。
  這種矛盾的心情讓太天門高層都很不爽當然,最不爽的就是自己的命門被捏在了仇家楊晨手中。低聲下氣的向一個后生晚輩求懇,還是殺了自家六位元嬰高手的罪魁禍首,這種感覺不是一般的難受。
  可現在無論如何也得爭個先手了,不管付出什么樣的代價。因為已經有消書書屋最快更新息傳出來,楊晨既然能夠為太天門連出手兩次,還不算在對外出手的承諾當中,其他宗門自然也有了心思。
  說來說去,不就是付出額外的好處嗎?好東西又不是只有太天門有碧瑤仙島青云宗五行宗乾坤門哪一個在凡間的勢力都不差,都能拿的出足夠的價碼,現在幾大宗門都已經派出了特使和純陽宮接觸,希望能夠讓楊晨出手,額外的煉制一些丹藥。
  甚至不光是大宗門,連一些小宗門也都開始蠢蠢欲動起來。甚至有一個小宗門還打算用一位美艷無雙的女弟子作為代價。
  楊晨同時迎娶四位嬌妻的消息并沒有隱瞞別人,馬上有人猜測,楊晨是不是一個好色之徒?小宗門拿不出足夠的好處,但總有那么一兩個美貌無雙的女弟子,或許楊晨會喜歡。
  這么多人都打算出手,太天門要是還要猶猶豫豫的話,等輪到他們,不知道哪年以后了。太天門可不能容忍這種事情發生。
  毛堂主急急忙忙的再次上門,這一次,門主特意讓他用心魔起誓之后,告訴了他李力亨修行功法的真相,同時也說明了李力亨在服用楊晨的凝神丹期間,兩次都和靈界的一位前輩神識相遇,并短暫的溝通過的事情。
  了解了這一切,毛啟毛堂主終于明白自己犯了怎樣的錯誤,給宗門帶來了怎樣的損失。出發之前毛堂主就已經下定了決心,反正有了門主和幾位核心長老的授權,不惜一切代價,也要達成目的。
  其他宗門找上門來求丹之事,楊晨都交給了掌教宮主來決定。反正只要不耽擱楊晨正常的修行,楊晨也不介意多煉丹藥來增加經驗。同時,這些煉制好的丹藥,都是純陽宮的人情,也是純陽宮日后的一些臂助。
  但唯有太天門的事情,宗門是要讓楊晨來決定的。上次楊晨已經向掌教宮主說過,自己會針對太天門做一些安排,對此,宗門毫無條件的支持。
  于是,毛啟毛堂主到達了純陽宮之后,很快就再次出現在楊晨的面前。
  “大師,你上次說的條伴,兩種六品火種,換取凝神丹,我們答應了!”毛啟也喜歡和楊晨談半,雖然有時候條件苛刻,但大家不用弧線繞那么多的彎子,直接開條件拿籌碼就是,當面鑼對面鼓,比那些需要繞來繞去的談判省了許多事情。
  “毛前輩,那可是五年以前的價碼。”楊晨面對毛啟忽然之間的大方,忽的笑出聲來:“現在,可已經不是那時候的行情了。”Ps:再推好基友石三新書《萬界永仙》,收藏看吧,夠肥了。(未完待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