斬仙》 最新章節: 第一章重生了(上)(05-14)      第一章重生了(下)(05-14)      第二章身為劊子手(上)(05-14)     

斬仙446 楊晨是個爽快人(上)

第四百四十三章
  有丹方也不一定能煉出丹(上)
  毛啟差點直接一口血噴在楊晨的臉上。什么叫現在不是那個時候的行情了?說白了只是一來一去兩次而已,價碼就又不同了?
  這一刻,毛啟幾乎就想要站起身來拂袖離去了。敲竹杠也沒有見過敲的這么狠的,毛啟很想問楊晨一句,你知道不知道,你在敲誰的竹杠?你知道不知道太天門一怒的話,意味著什么?
  但毛啟卻沒有問出來,他知道問出來也沒有用處。太天門又不是沒有怒過,派出了六位元嬰高手想要擊殺楊晨,結果是六位元嬰高手瞬間殞命,而楊晨現在坐在他面前侃侃而談,大敲特敲他自己遞上來的竹杠。
  動手?毛啟可沒有這個念頭,純陽宮絕不會在自家的宗門重地允許楊晨出事,絕對有老樹妖或者王永就在不遠處窺視著這里,一旦毛啟敢有不好的企圖,就算他是太天門的外事堂堂主,估計也是照殺不誤。
  “毛前輩,不是我獅子大開口。”楊晨可惡的聲音卻在這個時候響了起來:“想必毛前輩也知道晚輩為碧瑤仙島煉丹的價碼,現在有人出比這個價碼更高的東西,求晚輩出手煉丹。”
  “花費一樣的時間,一邊是比碧瑤仙島更高的價碼,一邊是毛前輩這個價碼,如果換成是前輩你自己,選擇哪一個?”同樣的問題再次問了出來,毛啟甚至都不知道自己該怎么回答。
  從太天門立場上來說,毛啟當然會堅定不移的說先給我太天門煉丹。但設身處地的從楊晨的角度來看,當然是給別家煉丹。而且給青云宗也好,五行宗也罷,這些宗門,哪一個勢力都不下太天門,憑什么要讓楊晨自降身價來迎合太天門?而且還是曾經派出高手要殺楊晨的門派。
  毛啟啞口無言,只能夠悻悻的問道:“那現在是怎么樣的一個價碼?”
  “少門主這次的丹藥,需要的比上次多的多,一爐可煉制不出來。”楊晨臉上微笑著,開始給毛啟掰手指頭:“上次光是凝神丹就用了六年的時間,這一次,至少要十年,足夠晚輩開兩爐問心丹了。毛前輩覺得,應該開個什么樣的價碼?”
  用兩倍的時間,言下之意,至少要兩倍于碧瑤仙島問心丹的代價,那可不是兩種六品火種就能解決的。毛啟此刻恨不能打自己一個耳光,要是當時楊晨一開口,他直接答應的話,哪里還有這樣的事情。
  可現在后悔也沒有用,楊晨的身價的確是擺在了這邊,明碼標價,童叟無欺,由不得毛啟不相信。
  一想到李力亨少門主對于宗門的意義,毛啟也不得不捏著鼻子認下這筆賬,咬牙切齒的說道:“好,兩倍碧瑤仙島的價碼成交,十年之后,老夫來取凝神丹!”
  “慢來!慢來!”正當毛啟氣哼哼的要起身離開之際,楊晨卻開口叫住了毛啟:“毛前輩,十年可拿不到凝神丹。”
  “你在戲耍老夫嗎?”毛啟的眉毛都當場立了起來。前一句剛說要十年的時間,后一句就改口十年拿不到,換成是別的任何人,也會發火。
  好在毛啟執掌外事堂多年,知道什么時候可以發飆,什么時候必須得壓下。強忍著火氣,毛啟惡狠狠的盯著楊晨,等著他的解釋。
  “前輩來遲了,晚輩已經答應了青云宗,要在成婚之后先為青云宗開一爐問心丹。”楊晨笑呵呵的說道:“晚輩四年之后成婚,婚后為青云宗煉丹五年,加上凝神丹的十年,前輩還是等十九年之后再來吧!”
  先來后到,就算是太天門,也不可能把青云宗給擠到后面去。別說青云宗實力不下太天門,光是青云宗孫輕雪和楊晨馬上就要結為夫妻,楊晨就斷沒有舍了自家親戚來討好太天門的道理。
  還有就是楊晨的婚姻大事,毛啟就算是再著急,也不能明著對楊晨說,你的婚事是小事,不足掛齒,還是我太天門的事情要緊。如果毛啟這么說了,那得罪的可不止是楊晨和純陽宮,要知道,青云宗和碧瑤仙島都要嫁女弟子給楊晨的。
  合著上一次舍不得兩種六品火種,馬上就有了這樣的報應,不但價碼提升了數倍,而且時間也直接被延后了二十多年。
  毛啟在心中冒火的同時,對于門主和核心長老他們之前沒有事先告知自己少門主的事越發的不滿。就算是如此低聲下氣喪權辱國的答應了楊晨的條件得到了凝神丹,這一次宗門付出的重大代價,估計黑鍋還得自己來背。
  越想越是氣憤,毛啟忽然之間都不知道自己該用什么來形容自己此刻的心情。悔恨交加?還是怒發沖冠?
  “毛前輩看起來好像要的很急。”楊晨的話音又傳到了毛啟的耳朵里:“若是這般的話,晚輩有一個解決辦法,不知道毛前輩感不感興趣?”
  “哦?什么辦法?”毛啟聞言,頓時間有一種山重水復疑無路柳暗花明又一村的感覺:“愿聞其詳!”
  “晚輩沒時間煉制,但前輩可以找別的人啊!”楊晨笑著說道:“晚輩倒是有意出讓這凝神丹的丹方,不知道前輩是否樂意買下?”
  “你待怎講?”毛啟幾乎不敢相信自己的耳朵,忍不住冒出了一句文縐縐的詞語。
  “晚輩有意出讓凝神丹的丹方,前輩可感興趣?”楊晨沒有猶豫,再次的開口問道。
  “你開價!”聽到楊晨真的是愿意出讓丹方,毛啟這一次精神徹底的振奮了起來,臉上也洋溢出了一種容光煥發的神采,再不是之前的那種無可奈何。說話的聲音也大了起來,底氣十足。
  楊晨見毛啟這般的爽快,心中暗暗的開心,但臉上卻是一副不舍的模樣,有些扭扭捏捏的說道:“毛前輩,晚輩可是看在前輩幾次三番誠心誠意的份上,才愿意給前輩一個面子的。但晚輩可不能平白無故的送了前輩,所以,這價碼會有點高,前輩要心中有數才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