斬仙》 最新章節: 第一章重生了(上)(05-18)      第一章重生了(下)(05-18)      第二章身為劊子手(上)(05-18)     

斬仙446 楊晨是個爽快人(下)

第四百四十三章
  有丹方也不一定能煉出丹(下)
  凝神丹和凝神丹的丹方,兩者之間如何選擇,就算是傻子也知道。楊晨此舉,一是授人以魚,一是授人以漁,一種是治標,一種是治本,毛啟要是在這個問題上還猶豫不定,那就不是太天門的外事堂堂主了。
  “只要你開出個具體的價碼來!”毛啟此刻,說不出的財大氣粗的表現。
  如果能夠得到凝神丹的丹方的話,就算是這次讓楊晨把竹杠敲斷,毛啟也認了。不就是一些身外之物嗎?太天門財大氣粗,那是讓人想不到的底氣。
  有了凝神丹丹方,就能夠徹底的解決李力亨的問題。而且凝神丹可不止是李力亨能用,就算是其他修士也同樣可以,能夠讓神識凝練,端的是好東西。尤其重要的一點是,有了丹方,太天門從此不用再受制于人。
  幾次來楊晨這里的滋味絕不好受,毛啟是嘗夠了那種難受。能一勞永逸的解決,毛啟自然是巴不得。
  “一種七品火種!”楊晨也不客氣,直接開出了自己的價碼。自己躺到砧板上的肉,不狠狠的宰一刀,都對不起自己對面一副財大氣粗相的毛堂主。
  “咝!”就算是已經做好了挨宰打算的毛啟,聽到楊晨的價碼之后,也不由得倒吸一口冷氣。目光看著楊晨,滿是不可思議。
  “奪天丹的丹方,當年大師你說過,也不過如此吧?”毛啟臉上浮現出了一絲苦笑,知道楊晨會獅子大開口,卻沒想到這一口咬的如此之大,楊晨就不怕吞不下?
  “晚輩可從不賣奪天丹的丹方,只賣調和內丹靈性的丹方。”楊晨卻咬死了這一點。當年楊晨被向家人攀誣,就說他奪了向家的丹方,所以這一點上,楊晨絕不會承認。
  “這凝神丹,難道還能比得上奪天丹?”毛啟卻不會管這些,在他心目中,楊晨要賣的那些丹方,就是奪天丹的丹方。雖然奪天丹的大方子有不少人有,但能夠調和大乘期妖獸內丹的丹方,卻只有楊晨有。不止是毛啟,很多人都覺得,楊晨手中的丹方,才是真正的奪天丹丹方。
  “這就看用的上用不上了。”楊晨笑道:“用不上,那就一錢不值,用的上,那就價值連城。如果用的急的話,傾國之財也無妨。毛前輩要暫時不著急的話,還是之前那個價碼,好說,晚輩不急。”
  這番話,恰恰是說在了毛啟的心頭上。凝神丹,說穿了,就是凝練神識,這本是靈界的丹藥,對于凡間之人來說,效果卻不見得是多好。沒有人仙以上的神識,服用了凝神丹,百停當中的藥效能發揮出一停,就已經不錯了。
  但偏偏在楊晨的安排下,李力亨現在是必然需要這種凝神丹。尤其是這凝神丹還和跨界煉神**搭上了關系,毛啟就不能不小心的斟酌一番了。
  從李力亨的兩次和前輩神識聯絡上的表現看,都是在服用了凝神丹之后。大家也心知肚明,以李力亨現在的修為,是絕不可能做到這一點的。就算是以前創出這門功法的那位前輩,也是到了元嬰巔峰的時候才做到這一點。
  從這個方面考慮的話,以后李力亨就算是痊愈,想要讓跨界煉神**提前發揮作用,就必須要凝神丹的幫助。否則,以李力亨偏修神識的架勢,想要到元嬰巔峰,還不知道要花費幾百年還是上千年的時光。
  楊晨的話說的明白,你不需要,盡管不用買。但你要用的時候,就得一次一次的向楊晨這邊來求丹,相信幾次三番的下來,付出的代價也足夠換取一種七品火種了。
  現在楊晨已經有一種七品火種,就是純陽宮的鎮宮之寶純陽真火。不過楊晨堅信,太天門一定有七品火種。如果在凡間能夠搜集到足夠的高品火種的話,那楊晨的陰陽焚天火將會在經歷了天劫之后,變得越發的圓滿。
  丹方買還是不買,毛啟陷入了沉思之中。楊晨也不催促,就那么坐在他對面慢慢的品名。當然,這次不是端茶送客,而是等著毛啟做決定。
  這個決定相當難做,七品火種來買一個平日里并不值得那么多的丹方,絕對是楊晨在揮舞著雙面利刃在宰人。可一想到以后如果次次求到楊晨頭上的話,那種感覺也絕不會比現在好到哪里去。
  第一種是快刀一把剁下一大塊肉,第二種是鈍刀子割肉,慢慢痛苦,加起來說不定還會割下比第一種還要多的肉,兩者權衡,委實是難以定論。
  不過,上一次在宗門內被劈頭蓋臉的那一通臭罵,讓毛啟迅速的做出了決定。優柔寡斷沒有好果子吃,下次說不定價碼更高。既然已經擺出了一副甘心挨宰的架勢,索性讓楊晨一次宰個夠,以后再也不給他宰人的機會。
  “一種七品火種,成交!”幾乎是咬著后槽牙說出來這幾個字,毛啟的臉色相當的難看,頗有一種風蕭蕭兮易水寒,壯士一去兮不復還的悲壯。破釜沉舟,這一次就將以后能被敲的竹杠一次敲完,以后再也不受楊晨這個后生晚輩的氣了。
  “毛堂主果然是殺伐果斷,晚輩佩服!”楊晨直接在毛啟面前豎起了一個大拇指:“丹方是現成的,晚輩就在宗門,靜候毛堂主那火種來換。”
  毛啟這一次雷厲風行的離開,在他離開之后不久,王永和掌教宮主的身影無聲的出現在楊晨這邊。剛剛的話語,掌教宮主和師祖王永都聽的明白。
  “給他們丹方,會不會不妥?他們要是拿了丹方翻臉的話,你可就危險了。”掌教宮主有些擔心太天門拿了丹方對楊晨不利,所以擔憂的問道。
  “掌教但請放心!”楊晨笑呵呵的回答道:“拿了丹方,可不見得能煉的出丹藥。”
  “丹方上做手腳?”掌教宮主一驚,馬上搖頭:“這可是給太天門送一個動手的借口。”
  “真的丹方!”楊晨直接打消了掌教宮主的擔心:“不過沒有五品煉丹師的水準,給他丹方,他們也只能看著,最后還得求到弟子身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