斬仙》 最新章節: 第一章重生了(上)(05-14)      第一章重生了(下)(05-14)      第二章身為劊子手(上)(05-14)     

斬仙450 準備救人(下)

楊晨說過,就算是給了太天門丹方,太天門的煉丹師也煉制不出來。對于這一點,純陽宮的高層深信不疑。
  五品煉丹師能煉制的丹藥,絕不是任何低于這個境界的煉丹師能夠煉制的。現在純陽宮諸人,只要靜靜的等著時間流逝,然后太天門再次求上門就可以。原本的一份好處,現在變成了兩份半,想想就讓人開心。
  至于說拿了太天門的東西不好交代什么的,諸位高層誰都沒有這個想法。從太天門設計純陽宮開始,就已經是生死仇敵,哪里還會管這許多。
  毛啟這邊心情激動的帶著問心丹的丹方一路趕回,胡謙義長老也是一路護送,回到太天門,毛啟稟報了交易之事之后,一群藥堂的長老們就拿著問心丹的丹方小心翼翼的去研究,而毛啟則是取了十種六品火種,再次踏上了到純陽宮的路途。
  毫無疑問,這一次毛啟絕對是大功一件,問心丹的丹方就已經讓他將前次所有的失誤盡數抹去,接下來,毛啟在宗門的地位絕對會水漲船高。
  這還不算,毛啟還得到了楊晨的承諾,用十種六品火種去換取奪天丹的丹方。凝神丹和問心丹現在還不敢說,但奪天丹絕對是太天門的藥堂可以煉制的口當年伍雄長老也不過是靠著三個元嬰期的三品煉丹師就完成了初步煉制,最后只是楊晨用那些調和的藥粉中和了一下藥性而已。
  哪怕沒有問心丹,這奪天丹也鐵鐵的能讓一位大乘期高手度劫飛升了口伍雄長老就是明證。
  太天門高層一陣歡欣鼓舞,有了這些丹方,從此太天門可以再不用看純陽宮的臉色,不用低聲下氣的求到楊晨頭上,說不定反過來還會將楊晨踩在腳下,這種揚眉吐氣的感覺,才是太天門弟子應有的氣勢。
  凝神丹藥堂幾位最好的煉丹師已經開始煉制。回來拿到丹方之后,許多人才是恍然大悟,原來是這般如此,怪不得以前沒能研究透徹。
  眾人一致認定,這凝神丹的丹方絕對是沒有問題的,符合各種藥理,而且配方也極其高明。
  不過,有兩點卻是十分的麻煩。一是凝神丹用一種火種是絕不可能煉制的,至少需要四種才能夠初步書迷樓最快文字更新無彈窗無廣告成型。而且是某個屬性上等級越高的火種,藥效越好。這也是為什么楊晨會要求用多種火種來換取丹藥的原因之一吧。
  另外一個麻煩則是最后收丹的過程,手法玄奧復雜,需要分心多用才能夠達到目的,從單方看,至少要同時照顧到八個方面才行。而現在大多數煉丹師,似乎最多一心二用或者三用,要兼顧更多的心思卻不容易。
  這兩個條件,暫時來說,太天門的煉丹高手們無一滿足。大家修行之時,都是選擇一種最適合自己的火種來修煉,同時控制多種火種,一旦互相影響,說不定就有被火種焚身而亡的危險。同樣的,收丹同時要應付八個方面,也不是太天門的高手能夠做到的。
  原本高層以為得出這個結論之后,大家又不得不要求到楊晨頭上的時候,藥堂的堂主卻給出了一個解決的辦法,那就是多人聯合煉制。
  凝神丹需要四種火種同時煉制,那就用四個煉丹師,每人一種火種。只要四個人配合默契,未嘗就沒有成功的可能。
  當然,收丹的時候也是一樣。需要照顧八個方面,同時打出八個靈訣來收丹,那么四個人每個人只要打出兩個就行,一樣可以完美解決。
  現在唯一要擔心的就是四個煉丹耳的配合問題,但相信只要大家練習上一段時間,就可以解決這個問題。
  對于藥堂堂主的建議,太天門的高層都是欣然同意的。自家煉丹師掌握煉制手法,絕對要好過次次依賴楊晨。
  也正是因為凝神丹煉制上的突破,讓太天門徹底下了決心,拿下問心丹和奪天丹的丹方。現在問心丹丹方已經到手,李門主似乎已經看到了太天門一統天下的景象。問心丹加上李力亨的雙重保險,太天門就算不想稱霸都不可能了。
  太天門高層振奮的同時,胡謙義胡長老卻另有打算。身為太天門弟子,他當然樂意太天門一統天下,但是,如果在太天門內部的話,他肯定是希望自己的地位更高的。
  已經是大乘期,按道理只要潛心修行,自然可以成就飛升大道。但胡長老顯然還有私心,一大堆的徒子徒孫因為自己受傷,被打壓欺負的不少,這口氣他可咽不下。而且為了爭取那一顆五轉丹藥,他這一系付出了極大的代價,他身為丹藥的受益者,不能不多為這些徒子徒孫們考慮一些。
  隨便找了個理由,胡長老沒有跟著毛啟再跑一趟,而是去了另一個地方。身為大乘期長老,宗門絕不會阻攔長老出去辦一些私事。
  在某個偏僻的地界,胡長老的身形樣貌都發生了一些變化,然后施施然的轉向另一個方向,進了一家小有名氣的小門派當中。
  當然,這門派也只是有那么兩個能鎮住場子的元嬰高手而已,但其中一個卻是煉丹師。這個門派,是胡長老秘密扶植起來的,沒有動用宗門任何資源,純粹是掏自己腰包的結果,里面的人,對他這個神龍見首不見尾的太上長老也是忠心耿耿。
  “這是問心丹的丹方。”胡長老將自己強行記憶下來的丹方在密室中交給了這個叫祝旭元的煉丹師:“你拿起研究看看,能不能煉制出來。”
  “問心丹?”祝旭元登時就是一驚,隨后驚喜交加的接過記錄著丹方的玉簡,兀自有些不敢相信的問道:“楊晨的問心丹?”
  問心丹現在已經打上了楊晨的名號,天下皆知。說起問心丹,大家說的都是楊晨的問心丹。
  默默點了點頭,胡謙義沒有說話。問心丹只此一家別無分店,肯定是楊晨的。
  “弟子最近結實了一個朋友,他知道一些楊晨的秘密。”祝旭元忽的向胡謙義稟報道:“不知道太上想不想知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