斬仙》 最新章節: 第一章重生了(上)(05-18)      第一章重生了(下)(05-18)      第二章身為劊子手(上)(05-18)     

斬仙45 那就再來一次(下)

到了這個地步,程文才卻是不答應也得答應了。原先只是想要將楊晨舞弊揭破,然后逼迫純陽宮動手清理門戶。現在徐成信發了心魔大誓,那可就不是他一個人的事情了。
  純陽宮雖然是二流門派,卻也容不得有人信口開河污蔑。質疑可以,拿出證據來,沒有證據,哪怕是太天門的掌門,也不能隨便污蔑純陽宮。如果真的是太天門的掌門出面,或許還真的可以要了楊晨的命,可惜,一個小小的天梯集會煉氣二層的弟子,要讓太天門掌門出面,程文才估計夢都沒有夢過這件事情。
  他程文才的分量,顯然還不夠讓有幾位元嬰坐鎮的純陽宮低頭,現在唯一能做的,就是他證明楊晨舞弊,否則的話,他就得背著一個信口開河的名聲,除了要給純陽宮和楊晨道歉之外,恐怕以后他這個金丹宗師再說什么話,旁人也不會當真。一個和煉氣二層的外山門弟子計較的金丹,又有多少人能看得起?
  程文才有些后悔自己聽信了李清辰的話,上來就二話不說斷定楊晨舞弊。另外,他也有些痛恨那九個金丹,有沒有舞弊他們應該心里有數,卻做出一副曖昧的姿態,讓他判斷錯誤。到了眼前這個地步,騎虎難下,也只能硬著頭皮去湊金丹,再次發動天梯陣勢。
  徐成信卻直接找到了楊晨,楊晨剛剛才從天梯頂上下來不久,正和公孫玲探討公孫玲在天梯中遇到的幻境,聽到徐成信的話,登時笑了起來。
  “還有這種好事?”楊晨幾乎是驚喜的問了出來。他登上天梯,不但讓自己的心志更加的堅毅,而且直接沖進了煉氣三層。再來一遍天梯,豈不意味著自己的靈力又有可能大幅度提升,而且說不定斬仙臺意志還會融合的更多。要不是眾多門派管理之下,天梯只允許一個弟子走一遍,楊晨還想求著人多走幾遍。現在大好的機會直接砸到了楊晨的腦袋上,楊晨當然是喜出望外。
  這時候,徐成信似乎才發現了楊晨身上的變化,驚咦一聲:“你竟然有突破?”隨即臉色一變:“你身上怎會五行靈力齊全?如此駁雜不純,豈不是本末倒置?”
  這個問題,公孫玲同樣質疑過。不過當時看著楊晨反倒是有進境,所以并沒有太過于深究,此刻徐成信同樣的問起,公孫玲也關切的說道:“楊師弟,你切不可誤入歧途啊!”
  兩人的語氣神態,不管怎樣,都是在關心楊晨,楊晨當然知道好歹,也不藏私,向著徐成信答道:“師祖,弟子只是想要知道,其他的五行靈力到底是怎樣而已。”
  “專心修你的火性靈力,其他靈力如何,又能怎樣?”徐成信有些恨鐵不成鋼的樣子,好不容易能登頂天梯,如此的天賦,要是因為貪多嚼不爛而毀了,那才是可惜。
  楊晨也不答話,直接用事實說話。雙手一伸,一只手高,一只手低,伸在自己身前。隨后,高的那只手中,一股紅色的水浪,噴涌而下,如同瀑布一般,落到了低的那只手上。
  這一道瀑布,就如同微縮了上百倍的一條真實的瀑布,濁浪翻騰,直沖而下,連濺起的水花,都一滴不少,如此的真實。
  但看在徐成信和公孫玲的眼中,卻直接讓他們呆在了原地,目瞪口呆,瞠目結舌。楊晨手中落下的明明是水,但是顏色和溫度卻告訴他們,那看到的瀑布,完全是火焰。御火如水,這種玩火的境界,簡直讓徐成信都無法置信,更不用說公孫玲。
  兩個人的表情幾乎都如出一轍,好半天沒有說出半個字來,死死的盯著楊晨手上那翻涌的瀑布,然后眼睜睜的看著瀑布變成了一片橘紅色的沙漠,巨大的沙丘,一粒一粒的小沙隨風而動,廣漠荒涼,甚至本身火焰的熱度,也帶給了他們一種真實的沙漠感覺。
  隨后,楊晨雙手一翻,所有的景色消失的無影無蹤,兩人的耳邊,響起了楊晨的聲音:“抱歉,我現在還只能做到這些,木系和金系的暫時還模擬不出來。”神識大進,事實上楊晨已經可以模擬出金系和木系,但是楊晨卻藏了拙,倒不是怕眼前兩人對他不利,只是不想讓人知道自己太多的秘密。
  連著兩個景色,御火如水,御火如土,徐成信是識貨之人,自然看得出楊晨對火系的控制到了什么樣的地步。徐成信終于贊嘆著開始夸獎:“怪不得朱辰濤也對我夸你,說你御火之術前所未有,我還以為他是栽培后輩,想不到,這家伙還是說的謙虛了。”
  至于公孫玲,更是看的美目溢彩,臉上的驚喜無論如何都無法掩蓋,看著楊晨的目光,似乎也帶上了另一種味道。
  現在不用楊晨多說,兩人也知道楊晨修煉了其他系的靈力是想要做什么。徐成信只是很贊許的拍了拍楊晨的肩膀,然后勉勵道:“看來,果然是后生可畏啊!不過,切記,其他系的靈力,只是參考而已,千萬不能投入太深,舍本逐末。以你現在御火的能力,等你筑基之后,元嬰之下絕對是御火第一,好自為之!”
  “多謝師祖勉勵!”楊晨微微躬身謝道。這是金玉良言,雖然對他不合適,但這份心意卻是要謝的。
  “楊晨,再上天梯,你可有把握?”徐成信又出言確認了一遍。如果楊晨沒把握的話,他可就難做了。
  “沒有問題。”楊晨很是肯定的點頭,這種好事,他巴不得多來幾次,不過楊晨也知道不可能,只是有些遲疑的問道:“不過……”
  “不過什么?”徐成信一把搶過話頭問道。
  “師祖,天梯說到底,就是一座幻陣,幻陣被破,必會反噬主持陣勢之人。”楊晨有些擔心的問道:“如果到時候十位金丹宗師再出點什么問題,弟子恐怕是擔待不起。”
  幻陣反噬,也看威力而定,威力越大的幻陣,反噬越厲害,楊晨一定要把話說在前面,否則到時候再來追究,楊晨可就要煩不勝煩了。
  “哈哈哈哈!”徐成信被楊晨的話,說的開心無比:“好,我這就去問問他們,別到時候傷到了他們自個兒,還要來找我們的不是!”
  ————
  上班了,真想繼續過星期天啊。
  求推薦收藏,謝謝大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