斬仙》 最新章節: 第一章重生了(上)(05-14)      第一章重生了(下)(05-14)      第二章身為劊子手(上)(05-14)     

斬仙455 太天門的好算盤(下)

不是胡謙義不想前進幾寸,而且以他現在的能力也不可能飛起來。之所以身體騰空后退,卻是因為肩膀腰腹之處,不知道什么時候多了五個鉤子,鉤子十分殘忍的鉤到了胡謙義的身體之中,硬生生的將他拉開。
  可憐胡謙義,身為太天門的長老,大乘期高手之尊,此刻卻如同被魚鉤釣著的魚一般,被人拎在空中,無論怎樣掙扎,都無法掙脫那五個不同顏色的鉤子。
  鉤子不知道是什么材料,但卻是將胡謙義的兩個琵琶骨兩條最下方的肋骨以及一個膝蓋骨勾穿,殷紅的鮮血順著這五個口子流下來,瞬間被地面上突然出現的一道黑紅色的藤蔓吸收。
  隨后,黑紅色的藤蔓就如同蛇一般,纏上了胡謙義的身體,最頂端的藤蔓,甚至直接從胡謙義身上的傷口處鉆了進去,吸血的聲音滋滋作響,令人毛骨悚人。
  活生生的大乘期高手的鮮血,對血妖藤來說是最好的補品,對于融合吞噬了血妖藤的碧玉藤來說,同樣如此。這種級數的補品,可不是每一個都能活生生的留下來,這樣的機會可不多。
  胡謙義直接瞪大了眼睛,臉上一片痛苦的表情,竭力的吸氣,但好像無法呼吸一般,面色憋的通紅,好一會才恢復了一點正常。但整個人好像已經在這一瞬間變得瘦了一圈,臉色也極度的蒼白起來。
  大量的失血加上靈力散盡胡謙義整個人都好像變成了一只軟體動物,軟塌塌的攤在地上,連挪動一支手指頭都覺得困難。
  高高在上的太天門長老,俾睨眾生的大乘期高手,忽然之間就變成了如此的一副喪家之犬的模樣,讓胡謙義無論如何都無法接受。到底是哪里出了錯,怎會落得如此的下場?
  黑紅色的藤蔓自然是阿碧,但阿碧可沒有好心到替胡謙義解毒,只是瘋狂的吸收胡謙義的血液就如同當年占據花婉婷所有的血管一般,現在碧玉血妖藤也做了同樣的事情。
  經過雷劫和陰火劫淬煉的軀體,的確是比普通修士的軀體都要強悍,至少在活力上來說,要強出數倍數十倍,表現在再生能力上,也同樣如此。血液一被吸干凈,軀體就自然而然的開始瘋狂造新血,然后又便宜了碧玉血妖藤。
  勾住胡謙義的,當然是楊晨得自龍宮藏寶庫的五行索鉤楊晨惱恨胡謙義敢傷害兩女,下手不留情,被五行索鉤勾住了琵琶骨,就算是靈力在身,也無法掙脫,更何況連肋骨帶膝蓋全部都洞穿,胡謙義現在就是有天大的本事,也逃不脫楊晨的控制。
  如果再加上碧玉血妖藤纏繞的話,哪怕來一個地仙天仙,也無法把胡謙義從楊晨手中救下來。
  不過楊晨此刻卻是無法關注胡謙義他更在意的是兩女的傷勢。尤其是在此刻重傷的狀態之下平脈散也影響到了兩女,很可能會讓她們的傷勢進一步的加重。
  在陣法的攻擊下,楊晨沒辦法走的更快,靠著金鐘強悍的防御力,硬是抗住了陣法的攻擊,一步一步的走到了陣眼當中。
  好在兩女都在陣眼之中陣法的攻擊不會波及到她們身上,到目前為止她們受到的傷害依舊還是原本胡謙義暗算的傷勢,還要加上平脈散的效果。
  因為傷勢太重,兩女都在昏迷之中,氣若游絲。楊晨二話不說,手中火焰一閃,一支千年老參就化為了汁液,楊晨也顧不得浪費,自己含著一口,口對口的分別度入到了兩女的口中。不管怎么樣,先吊住性命再說。
  周圍的平脈散藥氣仍在肆虐,楊晨眉頭輕輕皺了皺,心念一動,兩道火龍從體內竄出,迎風變成了數百丈長短的巨大火龍,繞著周圍數十里方圓的一陣瘋狂的燃燒,將平脈散的藥氣徹底的焚燒殆盡。
  并不是什么火焰都能夠輕松抵御平脈散的藥效,不過,顯然陰陽焚天火是不在這個局限之內的。很快,周圍的藥氣就消失的一干二凈。
  楊晨收回了火龍,這才將師祖王永和老樹妖從另一個空間當中放出來。胡謙義已經昏迷,陣法沒有人控制,已經徹底的停止了攻擊。
  兩人剛剛在楊晨的空間當中,已經看到了外面發生的一切。一出來,老樹妖二話不說,馬上就開始在陣眼之上扎根。強悍的樹根飛快的將陣法所在的范圍全部包裹,然后老樹妖一發力,胡謙義精心布置的陣法,直接被老樹妖暴力的從陣眼破解,變得七零八落,各處布陣的材料,散落了一地。
  石珊珊和孫輕雪得了千年參液滋潤,臉色看起來稍微紅潤了一點,楊晨這才小心的檢視兩女的身體狀況。
  楊晨和兩女本就有了婚約,所以做這些事情毫無壓力,也沒有什么避諱。一檢查之下,就連楊晨,也不由得倒吸一口冷氣。
  不知道當時石珊珊和孫輕雪進行了怎樣的抵抗,胡謙義竟然將兩女傷的如此之重。孫輕雪全身的經脈,至少都斷了一半,而石珊珊則傷的更重,九成的經脈都被摧毀。按照通俗的說法來說,兩女的修為,算是已經被胡謙義給毀了。
  失去了強大的靈力滋養,兩女原本青春靚麗的容貌,也開始逐漸的發生了變化。只是不到一個月的時間,看起來已經是兩個中年女子,而這種變化還會隨著時間流逝而加劇,一年之內,兩女就會變成她們原本的歲數下凡俗之人的相貌。
  胡謙義拿兩女當做人質,暗算出手傷成這樣,而且還是直接針對兩大宗門的天才弟子,無論從自己的面子上來講,還是從事后防止兩大宗門報復方面來說,他從一開始就沒打算讓楊晨和兩女活著,所以一直就沒有給兩女治療。
  兩女被拖到了現在,傷勢越發的嚴重,要是楊晨再遲來幾天,說不定不用等胡謙義動手,兩女就會芳魂裊裊,魂歸地府。
  好在吞服了參液之后,兩女的狀況也有所緩和,而平脈散,卻也歪打正著,將兩女體內凌亂的靈力盡數消散,看起來已經不是奄奄一息的模樣。(未完待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