斬仙》 最新章節: 第一章重生了(上)(05-13)      第一章重生了(下)(05-13)      第二章身為劊子手(上)(05-13)     

斬仙456 大麻煩上門(上)

有五轉靈芝玉露丹在手,只要兩女還有口氣,楊晨就能有把握把他們的命救回來。[本文來自文學館.]但是,現在兩女修為盡毀,卻是一個棘手的問題,說不得還要麻煩一些。
  當務之急,還是先把兩女的性命救回來。五轉靈芝玉露丹的藥效太強,修為被毀的兩女肯定是無法承受的,就連一轉靈芝玉露丹,也不是現在兩女可以輕易服用的。虛不受補,如果丹藥中含有的靈力太強的話,那不是救人,而是殺人。
  稍稍的從以前煉制的一顆一轉靈芝玉露丹,切開十份,給兩女每人喂了一份。沒辦法,就算是一轉的靈芝玉露丹,也是元嬰以下的傷勢都可以治療的,此刻兩人最多也只能消受這個分量。
  喂藥是楊晨口對口的先將丹藥化開然后度到兩女口中的,就如同之前度入參液一樣。可惜兩女現在昏迷不醒,否則一定又是一番旖旎景象。
  先使用了平脈散,對于傷勢的穩定是極有好處的。沒有左沖右突的暴亂靈力在體內的破壞,丹藥的藥效可以完全的集中在治療上。
  靈芝玉露丹的療效很不錯,一會功夫,石珊珊的口中就開始微微的發出呻吟,臉上也有了痛苦的表情。雖然比起開始的昏迷來說,這會讓她痛苦,但感覺的恢復,無疑是傷勢恢復的前兆。
  旁邊的孫輕雪卻依舊還是在昏迷之中。不過,兩個人的傷勢不同,石珊珊的傷勢要重很多,全身經脈九成以上損毀,所以在丹藥治療的時候還是有劇烈的痛楚。而孫輕雪則好很多,在昏迷中就被緩緩的治療著。
  暫時來說,兩女的傷勢算是穩定住,短期內不會惡化了。楊晨隨即飛快的找了兩塊巨石,用飛劍一陣飛快的雕琢,雕成了兩個不怎么漂亮的浴缸。隨后小心翼翼的將兩女分別放了進去。然后用四海玄珊液將兩女泡在其中,只露出頭面呼吸。
  做完這一切之后,楊晨才將泡著兩女的浴缸收到了藥園之中,而兩女周圍,全部都移栽了萬年的靈參和萬年玉芝,只是生長中的靈藥逸散出來的那點靈力,就足以滋養現在的兩女。
  安置好兩女,楊晨終于來到了胡謙義的面前。--網.此刻胡謙義早已經被碧玉血妖藤折磨的奄奄一息,沒有了強大的靈力支持。虛弱的就好像久病百年一般,動都不能動一下,甚至比當年的花長老都不如。
  楊晨一揮手,阿碧就知機的將所有的碧玉血妖藤都收了回去。得到了喘息之機,胡謙義的軀體立刻開始緩緩的恢復,不一會,臉上就有了血色。
  不愧是經過雷劫和陰火劫淬煉的身體,即便沒有靈力支持。依舊還是有這么強的生存能力。不過。此刻胡謙義維持活著還行,至于說逃跑,在楊晨,王永和老樹妖三個人面前,想都不要想。別說他現在已經如此的虛弱,就算是他巔峰鼎盛時期,也不可能。
  看老家伙虛弱的樣子,楊晨把剛剛手上還沾著的一點剩下的千年參液抹到了胡謙義的口中。等他稍稍恢復了一點元氣之后。一只手拎起胡謙義,另一只手就開始左右的狂扇起來。
  這一連串的耳光,楊晨幾乎是收斂了全身的力量,只用最輕微的揮手動作。即便如此,胡謙義還是被正反十幾個耳光打的差點暈厥過去,腦袋軟軟的吹著,口一張。十幾顆沾著些血絲的牙齒,直接就飛了出來。
  胡謙義的身份特殊,楊晨現在還不想讓他死。留著胡謙義,送到兩大宗門面前,讓兩大宗門知道襲擊他們弟子的是什么身份,這對太天門來說,絕對是重重的耳光。
  也別說什么同為道門一脈卻下黑手的說法,各大宗門間這種事情已經不是什么秘密。也別說什么為了逼迫楊晨不擇手段這些話,大人物最喜歡的就是成大事者不拘小節這句話。光是一條以大欺小,胡謙義以堂堂大乘期高手之尊,欺負兩個金丹后輩,竟然還將兩女傷成這樣,就足以讓太天門名聲掃地,再也抬不起頭來。
  至于說被人抓了現形的謀害別家弟子的事情,接下來更可以追究,就算是太天門,也必須要給個交代的。沒被人抓住是一回事,但被人抓了現形,這卻是賴也賴不掉的。
  狂扇了胡謙義一通耳光之后,楊晨依舊還是余怒未消。王永和老樹妖根本就沒有阻攔的意思,他們不知道胡謙義的真實身份,但對于敢打楊晨主意的人,兩人都不介意血腥報復。
  楊晨輕而易舉的制住了一個大乘期高手,王永和老樹妖絲毫不覺的奇怪。一路上楊晨就在小心的煉制一種丹藥,他們都看在眼里,想來對付這家伙用的就是這種丹藥。后來楊晨火燒方圓數十里,更是讓他們的猜測更加接近真實。
  對楊晨這種看似不光明正大的手段,不管是楊晨還是老樹妖,都覺得是理所應當。對方是一個大乘期高手,還用如此卑劣的手段來要挾楊晨,哪怕楊晨用再卑鄙的手段對付都是應該的。所以,胡謙義的下場沒有人同情。
  “這家伙是太天門的長老胡謙義。”楊晨直到此刻才說出了胡謙義的身份。
  老樹妖對太天門什么的根本就沒有什么敬畏之心,所以聽著這個名字毫無反應。但王永聽到之后,卻是大吃一驚。
  太天門的長老,而且還是楊晨救過命的家伙,竟然如此的恩將仇報,做出這種事來,還是對青云宗和碧瑤仙島的兩個后輩出手,來要挾一個金丹后輩,這簡直是前所未有的大丑聞。
  恩將仇報,以大欺小,手段卑鄙,不顧道義,隨便拿出哪一個,都是不得了的罪過,這胡謙義竟然一個人占全了。
  “正好把這家伙帶回去,讓呂宗主和澹臺島主也看看,太天門的人是個什么嘴臉。”楊晨的臉上,依舊是一片怒火:“我倒要看看,這次太天門打算如何交代這件事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