斬仙》 最新章節: 第一章重生了(上)(05-07)      第一章重生了(下)(05-07)      第二章身為劊子手(上)(05-07)     

斬仙461 說不定能脫身(上)

那邊的女士們只是一開始躁動了一下,隨即就全部靜了下來。能在這里的,修為最低都是金丹宗師級別的,也不會像凡俗女子那般的一驚一乍。
  楊晨不用看都能感覺到,石珊珊和孫輕雪走了出來,然后就聽到一陣吸氣的聲音,隨后兩女就被眾女圍的結結實實,從外面連個影子都看不到了。
  對于駐顏丹的效果,楊晨是絕不會懷疑的。嫦娥仙子日常保養的東西,絕對是能讓天庭的女仙都嫉妒到吐血的好玩意。這駐顏丹,絕對是女子保養駐顏的頂級法寶。
  可惜,楊晨對嫦娥仙子的印象并不是特別的驚艷。沒辦法,送到斬仙臺的美女,就算是再風華絕代,再風姿綽約,也是經歷一番苦斗被擒的,本就身上帶傷,狼狽不堪,哪里還有當年廣寒宮仙子的清冷傲然。在楊晨眼中,嫦娥仙子也是名不符實的。
  因為有這個第一印象,楊晨當然是沒有多大的期待,至少在他眼中,那些無聊的只為了增加那么百分之一的效果卻要付出百分之百的辛苦的丹方,這種丹藥對凡人肯定效果不錯,但他要是再煉制的話,絕對會將這丹方大幅度的簡化。
  腦子里這樣想著,可楊晨還是想要看看實際的效果。只是,那些包圍著兩女的女士們表現似乎有點奇怪,一個個站在那邊,卻不發一言,實在是讓人難以捉摸到底是發生了什么事情。
  “天哪!”
  “不可思議!”
  ……
  就在楊晨以為一干這世上最強大的女子們集體發了癔癥之時。包圍著兩女的眾女才好像如夢方醒一般,發出了一陣陣的驚呼聲。
  楊晨和掌教宮主對望一眼,宮主看楊晨看過來。沖著他一偏頭,示意他上前。畢竟那是自己的未婚妻,上去看看還是名正言順的。反倒是掌教宮主卻不好直接過去,只能站在這邊靜靜的等著。
  這種場合,有澹臺島主和花長老在,用神識探查是十分失禮的行為。所以掌教宮主就算是再好奇,也不敢輕易的動用神識。
  楊晨走過來的時候腳步聲故意的重了一點。也是間接的提醒這些除了自己未婚妻之外的前輩。
  果然,聽到了楊晨的腳步聲,眾女自發的給他讓開一條小道,得以輕松的走到了剛從靜室出來的兩女面前。
  駐顏丹藥果然有效,這是楊晨第一眼看到之后心中的念頭。石珊珊和孫輕雪,果然已經恢復了年輕時的花容月貌,一樣的清冷無雙,一樣的嬌憨可人。
  不對,似乎還有一些小小的不同。仔細看起來。好像是兩女的肌膚比起當年稍稍的細膩了一些,身形看起來也稍稍的更勻滑一些。當然,只是一點點小小的變化。在楊晨眼中,兩女還是他記憶中的兩女,沒有變化。
  看看兩女。應該是沒有什么其他的變化,傷勢也沒有惡化。但眾女剛剛的驚呼聲卻讓楊晨有點不敢肯定了,所以他下意識的伸手,抓起了最近的孫輕雪的皓腕,開始細細的診脈起來。
  楊晨的動作惹得周圍看著的眾女一陣淺笑,但楊晨還是不明白眾女的驚呼是為了什么。難道只是為了兩女變年輕?
  事實上,不用駐顏丹。她們這種修為的人,直接用某些上年份的靈藥也能夠達到同樣的效果。只不過這些靈藥相當的稀少而已,但以眼前這些人的能力,再珍貴的靈藥還不就是幾句話的事情?
  孫輕雪的脈象一切正常,除了她受傷的經脈依舊還是維持那種傷勢之外,并沒有其他的變化。
  楊晨輕舒了一口氣,只要沒出事就好。隨后,他把手伸向了石珊珊。當著這么多人的面,他還沒到肆無忌憚的使用神識探查兩女身體的地步。
  寒梅仙子石珊珊有些抗拒,尤其在這么多的長輩面前,但看楊晨似乎很堅持,稍稍猶豫了一下,還是讓楊晨握住了自己的皓白手腕,臉上微微的泛起一陣紅霞。
  石珊珊的肌膚也恢復了她最青春時候的那種嬌嫩,握在手中,那種滑膩的感覺讓楊晨微微一蕩。剛剛握住孫輕雪的時候,楊晨并沒有在意,他一直把孫輕雪當做是小妹妹一樣的疼愛,沒有什么綺念,但現在握著石珊珊,卻有一種和孫輕雪不同的感受。
  在諸多長輩面前,這樣不好。楊晨迅速的壓下心中的念頭,專心診脈,好在沒人能夠看出來。
  一會之后,楊晨終于可以百分百的肯定,石珊珊服用了駐顏丹之后,除了容顏恢復之外,對傷勢沒有任何的影響。
  駐顏丹就是駐顏丹,沒有一點副作用,除了讓容顏恢復最佳時刻之外,其他的再沒有別的效果。在楊晨眼中,果然是投入產出極為不均衡的一種丹藥,那么些藥材,足以出同等分量的問心丹了。
  確定了藥效之后,楊晨就不明白了,為什么一干元嬰老祖大乘期的高手們都發出那等驚呼聲,連自己的另外兩個未婚妻師父高月和師姐公孫玲都不例外。
  不明白歸不明白,但顯然現在不是問清楚的好時間,沒看眾女那種火辣的眼光仿佛要把他生吞活剝了一般嗎?楊晨才不是沒眼色的人,什么時候該干什么,心中有數。
  “這丹藥藥效還算勉強可以吧!”楊晨只能夠有些訕訕的笑了笑,給出了眾女這樣的一個評價。
  “勉強可以?”孫輕雪的師父花婉婷長老直接用一種讓楊晨都意想不到的語調喊道:“這還叫勉強可以?”
  花長老是第一個跳出來的,緊隨其后的是所有的女士,都是用一種看著怪物的眼光看著他。那種目光,讓楊晨毫不猶豫的會聯想起看到了美食的野獸。
  “這丹藥,我要一顆!”澹臺島主的話比花婉婷長老更直接,也更霸氣:“你開個價吧!”
  澹臺島主的話音一落,頓時間引來一片同樣的要求。
  “我也要一顆!”
  “我也要!”
  “我要三顆!”
  ……
  面對著群雌粥粥,楊晨一副莫名其妙的樣子,這丹藥,這么搶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