斬仙》 最新章節: 第一章重生了(上)(05-14)      第一章重生了(下)(05-14)      第二章身為劊子手(上)(05-14)     

斬仙462 和別人沒關系(上)

這顯然是要楊晨在二十五年一次的出手之外,額外的增加的一次煉丹機會。對此,剛剛掌教宮主似乎已經表過態,所以楊晨也不會拒絕。
  “等到各位前輩的藥材湊齊,解決了眼下太天門這件事情之后,晚輩馬上就開一爐駐顏丹。”楊晨飛快的回答道,沒有半點的猶豫。
  藥材湊齊,這是自然的,不可能讓楊晨自己搭上藥材。至于說解決了太天門的事情,這更是必要的,別說純陽宮,碧瑤仙島和青云宗也是對此異常重視的。
  之所以澹臺島主和花長老一直呆在純陽宮,一來是為了溝通方便,二來就是為了防備不測。太天門后來的行動果然沒有出兩大宗門的預料,在第三封照會發出之前,各種矛頭直指純陽宮,要不是澹臺島主在這里坐鎮,說不定對方早就大舉殺上門來了。
  這也是剛剛楊晨和掌教宮主在商討目前太天門局勢的時候,并沒有回避澹臺島主她們的原因。
  兩人之間的談話,基本上都屬于可以被澹臺島主她們知道的內容。純陽宮付出代價向酒仙居購買消息,這是很正常的交易,幾乎大多數的宗門,都和酒仙居有類似的交易。
  至于說問心丹幫助酒仙沖擊大乘期,就更容易解釋。問心丹就是純陽宮和酒仙居交易的價碼,也只有這樣的價碼,才能換來酒仙居如此周密的服務。
  說起來,那些集中起來的高手們并沒有一舉沖上純陽宮,給純陽宮帶來滅門之禍,還是要感謝澹臺島主她們一行在純陽宮的逗留。
  哪怕是太天門,也不得不掂量一下這個時候沖擊純陽宮的后果。如果單是純陽宮,滅了就滅了。太天門有之前的鋪墊。不會有任何的擔憂。但是敢對澹臺島主動手,那就是另一回事情,不想引發三大宗門混戰的話。太天門也必須得老老實實的不敢輕舉妄動。
  現在第三波照會發出,太天門再沒有了大義名分,自然是危機解除。雖然就算是對方殺過來。純陽宮也不是沒有抵擋之力,但這種事情還是要承情的。幫忙煉制一爐駐顏丹,就是最好的回報。
  這一爐駐顏丹,掌教宮主甚至都想好了,除了原材料之外,不要任何報酬。一方面是還人情,另一方面卻是打廣告。
  楊晨不清楚眾女為什么會如此瘋狂,但掌教宮主可以一清二楚。估計還沒有哪個女子能夠擺脫青春永駐的誘惑吧?尤其是在碧瑤仙島和青云宗,這兩個宗門都是以女子為主。連澹臺島主和花長老都用了駐顏丹,還怕別人不高價來買?
  駐顏丹簡直就是繼二轉內察丹之后的純陽宮的又一項巨大利潤的生意,而且還不愁沒有回頭客。每百年就需要服用一顆。這么多的女子加起來。消費的絕不是一個普通的數目。
  自然,身為煉丹師的楊晨。絕對會因此成為這世上最受歡迎的煉丹師,哪個宗門沒有女修士?只要有女修士,就會有市場。
  駐顏丹搞定女修士,二轉內察丹,問心丹搞定所有修士,還有比純陽宮更厲害的煉丹宗門嗎?就算是丹鼎門全盛時期,也不可能有這么多宗門同時會渴求吧?
  得到了保證的眾女自然是喜上眉梢,個個都開始派人收集藥材。有了楊晨的允諾,不再擔心駐顏丹之后,大家的重點又回到了太天門這一次的局勢上來。
  “太天門這一次會如何應對?”花長老一直在等著消息傳回來,不過現在才剛把照會送到太天門十天,還不到有消息反饋的時候,大家也只能等著。
  “恐怕有幾個太天門的高層要因此而付出代價了。”澹臺島主身為碧瑤仙島的掌門,自然也知道遇上這種事情該如何最大限度的減小損失,還要維護宗門的名聲。說不得只能再拿出一個到兩個有分量的人物,讓他們背黑鍋,然后化解此事了。
  被生擒的胡謙義肯定是難逃一死的,太天門不可能腆著臉皮把胡謙義要回去,注定要任由三家宗門處置,以平息三家宗門的怒火。一人做事一人當,這是理所應當的,只是可惜一個大乘期高手的性命只換了兩個金丹后輩的修為,實在是蝕本。
  只是之前的出爾反爾,估計也是要推出一個重量級人物讓他承認是自己未經宗門同意就隱瞞了事實,引咎下臺接受門規處置,然后太天門向三家宗門付出一定的補償,從而了結此事。
  門規處置還不能太輕,至少也是廢掉修為這種級別,否則難堵天下悠悠之口,身為道門第一大宗,就要有道門第一大宗的氣派和風度,處理起自己人來,也不能手軟。
  已經損毀的名聲,當然只能靠時間一點一滴的彌補,重新建立太天門的信譽。這是個長時間的過程,短時間不會見到效果。
  不管怎么說,太天門這一次完全可以說是損失慘重。一個大乘期高手的性命,一個長老級的重量級人物被廢,宗門名聲掃地,這一次對太天門的打擊不亞于當年的那次山門爆炸事件。
  只是不知道哪個家伙倒霉,會被推出來背黑鍋。估計會是某個斗爭失敗的家伙,但只要是斗爭,就一定會有損耗,太天門內部的損失,遠不止外面看到的這一點。
  說起來兩大宗門已經很滿意,她們和太天門斗了這么久,真正占據上風的還是有了楊晨的這幾次。密地事件算一次,這一次是第二次,對這一次的結果,兩大宗門也是說不出的滿意。
  “就只有這樣啊!”楊晨卻有些失望,雖然知道澹臺島主分析的很對,局勢基本上會向這個方面發展,但還是覺得心有不甘。自己的兩個未婚妻被傷成這樣,就想這么便宜的了解,是不是想的太美了?
  “你還想怎樣?”花長老雖然火爆,但是卻也是知道輕重的一個人,聽著楊晨失望的語氣,忍不住氣的問道。
  都已經這樣了,還不滿足,還想怎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