斬仙》 最新章節: 第一章重生了(上)(05-07)      第一章重生了(下)(05-07)      第二章身為劊子手(上)(05-07)     

斬仙464 這段時間沒空(上)

楊晨一個人,潛藏在地面之下,靠著倒海碧玉盞包裹著飛梭,飛速的接近了那批人聚集的地方。
  那是一個十分隱蔽的小山谷,周圍都是懸崖峭壁,人跡罕至。這里也沒有什么靈氣,十分荒涼,基本上周圍數百里都沒有人煙。
  酒仙居的人也只是判斷出這批人在這片區域,大概誤差范圍在百里之內。卻不知道具體的位置,連派了幾個喬裝成路過的弟子過來,全部都被無聲無息的滅殺,是以酒仙居后來也不派人進來,只是在周圍幾個方向上各自都放了一批人,盯著這個方向出來的人。
  直到現在為止,酒仙居的人是沒有發現什么異常。楊晨的神識,因為越發的靠近,已經將這些人的修為都摸的清清楚楚。
  最強悍的就是一個大乘巔峰飛升邊緣的高手,這家伙身上有一股神秘的力量,將他本身的實力壓制在大乘巔峰,阻擋了天劫的到來。這神秘的力量,想來就是太天門秘傳的壓制實力的陣法。
  實際上,這些人的修為卻都已經超過了引發天劫的限度。這個陣法,能夠將他們的實力壓制在七成左右,所以,他們的巔峰實力能夠比當年飛升之前的伍雄要強悍至少五成。當年的伍雄遇上他們,也只有逃命的份。
  只是,沒有經過赑風劫的洗禮,終究是無法達成質變,距離人仙的修為,還是差著一步之遙。
  這個太上長老。在人群中反而顯得十分的普通。如果不是楊晨的神識能夠清楚的標定他的位置,一般人根本就無法察覺他的存在。
  這老家伙躲在一個角落里,盤膝而坐,不言不動,但周圍來來回回的那些所謂的元嬰老祖們,卻好像沒有看到他一般,似乎這個人根本就不存在。
  想來這些人也都是一些突然聚集起來的人,彼此之間似乎有好多還不認識。許多人都在互相攀交情說話,顯得十分放松。
  大凡修行之人,如果不是必要的話。一般都不愿意呆在別人攜帶的空間當中。就算是楊晨帶著一些高手外出,也是盡量在樓船上,讓大家自由活動,而不會把他們拘束在空間中。
  這樣做的目的。一來是讓大家舒服一些,不至于憋在小空間當中發悶。二來卻是給大家一種平等交流的味道,不至于讓人誤會自己就必須呆在別人的空間里修行。
  太天門的這批人,也是同樣的想法,所以散落在這個山谷當中。本身山谷就極其隱秘,而且還有數十個元嬰高手坐鎮,加上那個太上長老,基本上不可能有外人能夠接近。
  至少他們自己是這么認為的,所以也不用鉆到一個人的空間法寶當中以保持隱秘。但也正是因為這一點,所以給了楊晨算計他們的致命機會。
  楊晨現在距離他們還有一千多里。以飛梭的速度,不到一個時辰就能趕到。不過楊晨卻也不敢加快速度,那個不知名的太上長老,修為強悍,說不得就能察覺到一絲半分。
  到了百里之內,楊晨更是謹慎,幾乎是用最慢的速度前行。反正這批人一兩天之內也不會離開,哪怕用兩天的時間遁完這百里,楊晨也愿意,只要不被那個老家伙提前發現就行。
  由不得楊晨不謹慎。老家伙們這個境界,說不得神識已經敏感到了無以復加的地步,就算是有倒海碧玉盞,也要千小心萬謹慎,千萬不能功虧一簣。
  這些老家伙雖然修為高絕。但是同樣十分謹慎。要知道,他們只要一動手。幾乎百分百很快就會引發天劫,所以一般情形之下,他們是不會輕易出手。一旦發現不對,肯定是遁走為要。
  已經到了這個地步,楊晨可絕不希望自己的疏忽導致了對方離開。只殺七八十個元嬰高手,現在還消不了楊晨的心頭之恨。也只有這太上長老,才能讓太天門真正的覺得肉痛。
  緩慢小心的幾乎用了三個時辰,楊晨才接近到了十里之內。這個距離,想要釋放平脈散,應該說已經是足夠,不過就怕風向不對,而且對方深藏在一個山谷之中,說不得藥氣無法彌漫過去。為避免功虧一簣,楊晨還是想要保險起見,距離再近一點。
  又花了一個時辰,楊晨在地下潛入到了距離山谷的邊緣,距離那批人也就是百丈左右。這時候楊晨出手,已經可以百分百的保證,藥氣絕對會集中在這個山谷之內,再不會向外飄散。
  正要在地下捏開那個平脈散的蠟丸,楊晨忽的停下了手中的動作,收斂全身的氣息,一動不動的呆在了原地。
  那個無人問津的太上長老,忽的皺了皺眉頭,目光向著楊晨的這個方向掃了過來。不知道是發現了什么,一直盯著這個方向。
  一股強悍的神識,悄無聲息的從地下直接鉆了過來,將周圍的地面幾乎翻了一個遍一般。楊晨發動著倒海碧玉盞,全身如同死物一般,動都不動一下。
  瘋狂的靈力來回至少刷了十遍,好像才心有不甘的退走。而那個老家伙的目光也終于收回,重新恢復成了半瞇雙目盤坐在地養神的架勢。
  這一系列的動作,周圍的那些元嬰和金丹們,竟然沒有一個發現,依舊還在原地修行的修行,攀交情的攀交情,不亦樂乎。
  就在老家伙收回神識的剎那,楊晨就在地下捏碎了蠟丸。一股藥氣無聲無息的開始向著四面彌漫,從地下緩緩的沁出,分散在周圍的空氣當中。
  為了避免被那個太上長老發現,楊晨這個時候甚至都沒有動用阿碧給自己驅除毒素,任由平脈散的藥力分布全身,然后一身靈力飛速的消散。
  那邊的人們,同樣沒有半點異樣,該干什么干什么。
  一炷香的功夫之后,盤坐在地的那個太上長老,忽的好像察覺了什么情形,猛地站了起來。只是,一下沒有控制好力道,身體直接從地上彈起,引起一陣不小的動靜。未完待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