斬仙》 最新章節: 第一章重生了(上)(05-15)      第一章重生了(下)(05-15)      第二章身為劊子手(上)(05-15)     

斬仙464 這段時間沒空(下)

周圍的高手們從不知道那個角落里還有人,突然之間大家驚愕的發現,那里居然跳起一個人影,而且還發出了不小的聲音,頓時間都是一驚。
  無數道神識掃了過去,輕而易舉的發現了太上長老的身影。幾個元嬰高手心中有數,走之前可能得到了叮囑,馬上意識到這位肯定就是那個神秘的高手,用來對付王永和老樹妖的主力。
  在一干聚集的高手們發作之前,幾個知曉內情的元嬰高手馬上出聲制止了人們動手的打算。領頭的元嬰老祖馬上沖著老家伙躬身見禮:“拜見太上長老!”
  其他一干弟子們急忙跟著領頭的元嬰拜了下去,頭都不敢抬起來。太上長老,神龍見首不見尾的神秘高手,怎么會出現在這里?
  “我們被暗算了!”太上長老已經察覺到了不對,急忙出聲提醒,但這個時候哪里還來得及。
  “暗算?”領頭之人一驚,隨即馬上發現,自己的靈力竟然再也提不起來,而且自己居然沒有意識到這一點。
  頓時間,領頭的元嬰老祖一頭冷汗刷的沁出。什么時候中的暗算,怎么連太上長老都不知道?
  雖然靈力提不起來,但是大家神識修為還都在,只是,不管眾人如何的用神識探查,都無法察覺到任何的蛛絲馬跡。
  太上長老的神識在山谷之內一遍一遍的刷過。尤其是剛剛楊晨呆著的方向。更是沒有放過,但讓他始終無法理解的是,自己竟然無法察覺到任何人的存在。
  額頭上的冷汗潺潺而下,太上長老卻沒有顧的上擦一下。自己已經有多少年沒有出過汗了,連長老自己都不知道。
  “何方高人在此,太天門辦事,還請閣下行個方便!”太上長老神識探查未果,沖著剛剛覺得懷疑的方向拱手大聲道。
  就在一干元嬰高手和金丹宗師們大惑不解的時候,一個人影忽的就在太上長老拱手的方向百丈之外緩緩的出現。
  碧玉血妖藤在眾人看不到的地方,已經扎入了楊晨的血管當中。飛速的為楊晨解開平脈散的毒素。而楊晨的靈力,也飛速的回到了自己的體內。
  真的有人?看著突然出現的楊晨,一群人頓時間都是一陣發寒。他們此刻全部都是靈力盡失,不管是動用法寶還是逃走。都沒有靈力支持。眼前突然出現的這個人,幾乎就已經主宰了他們的生死。
  “他是純陽宮楊晨!”隨著楊晨向前的腳步,終于有人認出了楊晨的身份。頓時間,一干高手們全部都是亡魂大冒。
  他們聚集在這里,本就是為了覆滅純陽宮,大家都知道這個目的。遲遲沒有動手,只是因為宗門還沒有要求他們動手,估計純陽宮有澹臺島主在,怕同時樹敵太多而已。
  現在他們動手的目標竟然出現在了這里,而且他們同時靈力全失。發生了什么事情,以及將要發生什么事情,幾乎完全可以猜出來。
  “在下等人在此,絕無惡意,還請楊大師千萬不要誤會。”領頭的元嬰高手,幾乎是馬上出聲澄清,不管怎么說,先要保住性命再說。
  對方是五品煉丹師,己方不知不覺的靈力全失,要說和楊晨沒有關系。打死他們都不信。但此刻人為刀俎我為魚肉,說不得太天門的太上長老,也得乖乖的低頭了。
  “確是如此?”楊晨的表現,讓眾人心中都是一寬。肯問話,說明還有一線生機。不至于不問青紅皂白全部干掉。
  太上長老此刻卻已經猜到了胡謙義是如何被人生擒活捉的。估計就如同他們今日一樣,不知不覺間靈力全失。任人擺布。
  “我等認栽,愿隨楊大師到純陽宮處置!”太上長老不愧是太上長老,拿得起放得下,馬上認栽:“想必楊大師也不愿意有更多的麻煩,有什么要求,大師盡管提,只要我太天門能滿足的,絕無二話。老夫愿意用心魔起誓。”
  就算所有人都到了純陽宮,純陽宮估計也是再次發一個照會,太天門這次就算徹底認栽,先賠償了純陽宮的損失,把人贖回去。這筆賬,以后可以慢慢的算,如果非要逞強,全部都折損在這里,那才是得不償失。
  而且長老的話語中,也隱含著威脅。他們要是在這里殞命,不管如何,太天門肯定是第一個要懷疑到純陽宮身上的,這是無論如何都無法避免的。
  別看澹臺島主花長老和掌教宮主都覺得抵死不認能夠蒙混過關,但是從上次明廣若他們的本命法寶丟失開始,純陽宮就已經是最讓人懷疑的對象了。再出了這個事情,想不懷疑都難了。
  一個是威脅,另一個卻是利誘。以毛啟和楊晨交易幾次的情形來看,楊晨是一個貪財之人,只不過胃口越來越大而已。只要能出得起價碼,楊晨連問心丹丹方都賣,別說放人了。
  關鍵還有一點讓太上長老覺得有希望,那就是楊晨只是一個人。說不定就是偶爾碰上了,所以才會先發制人,說不定純陽宮都不知道。只要和楊晨達成交易,能全身而退也不是什么奢望。
  “好說!”楊晨看起來果然上當:“七品火種,萬年靈藥至少十種,每種不能少于一斤,還要加上兩個金丹期的美貌女弟子,如何?”
  “成交!”太上長老毫不猶豫的答應。此時此刻,肯定是先保命為要,不管楊晨提出什么要求,都會答應:“老夫以心魔起誓,決不食言。”
  “爽快!”楊晨上前幾步,走到了太上長老的身邊,哈哈大笑道:“既然長老爽快,在下也痛快,先給長老解開一半禁制,長老可以帶人先走,日后把東西送到我純陽宮。”
  一邊說著,楊晨一邊伸手抓到了太上長老的胳膊。長老只覺得肌膚一痛,似乎有什么東西刺入了自己的血管,但隨即馬上就察覺到,自己剛剛失去的靈力,正在飛速的補回來。
  正想著自己該是恢復之后一掌拍死楊晨,還是估計心魔起誓,兌現承諾,忽的長老意識到了一個嚴重的問題,猛地驚叫一聲:“不好!中計了!”未完待續。。